三个月后。

沐晨曦拍完戏之后回到了医院里,医院一如既往的冷清,来来往往的都是一些穿了病服的人和一些面无表情或是眼睛红肿的家属。她见怪不怪,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上了电梯上了顶楼。

在病房外面,沐晨曦透过那个小小的窗子看向里边。闫立冬还是望着外面,旁边有一个护士在给他清创,沐晨曦有些腿软,但是少年一声不吭的看着窗外,面色隐隐有些阴郁。

医生迎面走过来,沐晨曦转身,医生对她点点头,左手拿着一个文件夹,右手拿着一支笔。“患者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建议回家休养。因为脑内受伤,所以最好是多让他接触一些熟悉的事务,让他拾起遗失的记忆。”

沐晨曦点点头。闫立冬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何况家里还有家庭医生,她当天下午就让齐鸣办了出院手续。

回家的路上,闫立冬表情还很戒备,一双眼睛还是看着外面,一声不吭,竟然是和去民政局的时候的位置一模一样。

沐晨曦看他这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只是轻笑了一声。

车子平稳地驶入了一个铁门里,铁门后面是一条弯弯曲曲的柏油小路,宽度仅供一个车子的进出,路旁边是灌木丛,绿化带很宽,灌木丛后面是各色的花。

这都是深秋了,菊花还开的***,一朵朵吐着艳。

闫立冬从车子驶入这条小路的时候心里头就诧异的很。车子又开了一段时间,停在一栋两层漂亮的别墅面前。这栋别墅很大,两头甚至于有些看不到尽头,堆砌在这栋别墅面前的是一些红砖,但是很显然,这些红砖是用来装饰的,红砖上还有一些金丝边。红砖被掩映在绿丛中,红砖中间是一扇门,门是开着的,闫立冬朝里头看了一眼,便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难道……他真的被***了吗?

他想起这些天***里的人再也没有来找他索债,他门们家欠下的钱可不是一点半点……更是绝对住不起这样贵的别墅的。

沐晨曦踏入门里,脱了身上的外套随时往旁边一放。

她饿了,她要吃饭,但是她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一道目光。

这目光,说不清道不明,只是里面夹杂着欢欣。

也难怪,闫立冬不知道自己已经和沐晨曦生活了9年,也没有后来那么多的算计隐忍,他只是单纯的喜欢沐晨曦,纯粹,直接。

他迅速的理清了现在的思路,然后脑子里想回忆一下自己之前是怎么对待沐晨曦的。

但记忆就是像是条泥鳅,说什么都想不起来,闫立东抬眼看了沐晨曦一眼,他现在也没有别的证据证明这女人说的不对……

那他既然是个被***的人,总该进入角色吧?

他勾了勾唇。

沐晨曦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翻着手机,心里却在想着怎么从他嘴里套出日记里那个女人的身份来,突然感觉身上被盖了一件衣服,衣服上一股淡淡的香皂味飘入鼻子里。

沐晨曦抬眼望去,闫立冬正站在她面前,“现在虽然是深秋不是冬天,但是也挺冷的,你注意点,别感冒了。”

少年带着一口害羞的语气说话,脸上也有一团红晕。

沐晨曦起了撩拨逗弄他的心思,正要撩拨几句,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几声。

少年看了她一眼,这一眼让她想要钻个地缝把自己埋进去。

家里只请了家政但是没有请厨子,所以沐晨曦打算在手机上点餐。沐晨曦打开手机,食指不停的翻动着,思考着要哪一个。少年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随后站起来道:“我会做饭。家里有食材吗?”

沐晨曦放下手机,呆愣的看着他,在她印象中闫立冬可从来没有亲自下过厨房。少年得意的笑了笑,沐晨曦点点头,闫立冬就起身去了厨房,翻开冰箱,里面有葱,鸡蛋,芹菜,里脊肉,培根。他轻车熟路的拿出食材来,又在暗黄的灯光下认真地洗着这些食材。沐晨曦目光痴呆的看着他的手,他的手白白净净的,一如他的人。整个人都是干净清爽的,就连衣服的袖子处也整整齐齐的扎起来。沐晨曦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做饭时这么的赏心悦目。

没过多久,厨房里就有滋滋滋的声音,一阵阵的菜香从厨房里传过来。

再一会儿,闫立冬那已经把衣袖卷到手肘以上的白净的手端了几盘菜上来。

这阵菜香让沐晨曦的胃愈发难耐,她走过来,坐到餐桌上,餐桌上贴心的摆好了碗筷,她连手都不洗,拿起筷子来就想开吃。先吃了一块里脊肉。

这味道,真的是出奇的好。

他们两个交往两年隐婚七年,沐晨曦可从来没有发现闫立冬会做饭。

这会儿可真的是get到了她老公的隐藏技能!但是同时,她又觉得自己之前真的不够了解她老公。

“最后一道菜来咯!”

闫立冬端着一盘汤水,将这菜放在几个菜的中间。这一桌子的菜,放在以前,沐晨曦是绝对不会相信这是她老公做出来的。她满怀惊喜的看着闫立冬,闫立冬也回以一笑,他也坐下,拿自己的碗筷,盛了一碗汤。

沐晨曦看着闫立冬往自己碗里盛了一碗汤,又仔仔细细的挑走了所有的葱,随后放在她面前。

“喝口热汤,暖暖身体。”沐晨曦心里疑惑,闫立冬既然已经失忆,他又怎么知道自己不喜欢吃葱?

闫立冬好像看出了她的疑惑,“你忘了?”

沐晨曦歪着头看着他,好像在说,我忘了什么?

“上次,在医院里吃病号饭,你……”他指着刚被他挑出来的葱花。

沐晨曦想起来了,上次她在医院里吃饭,把葱花全部挑出来了。难为他细心入微。沐晨曦好像又get了闫立冬的一个细心新技能。

***地啜着汤,沐晨曦看着眼前默默吃饭的闫立冬,眼珠子一转,“那句‘如果能够回到当年,我一定不会让她离开,我会想方设法的和她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闫立冬停下吃饭的动作,面色稍有变化,“我没有说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