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晨曦轻咳几声,“你自己说的,你之前告诉我的。”

闫立冬脸上有些滚烫。

沐晨曦注意到他脸上好像有情绪变化,她心里又是一声冷笑,果然!

她走出去,拿包包过来,并且从包包里掏出来了一个日记本放在桌上不依不饶地说,“你日记本上也写了这句话。”说完沐晨曦又补上一句话,“我可不是故意要翻你日记本的,我只是无意间的看到了这句话。”

闫立冬却矢口否认,“这不是我的,你从哪里翻出来的,我从来没有过这样一本日记本。”

沐晨曦震惊地看着他,他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线。

这却让沐晨曦的心情是更加的郁闷了,她跟闫立东高中时候就认识了,之前她无意中翻到这本日记时,还以为这是他在自己之前找的小***……

可16岁的闫立东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本日记,那么就是说,她,沐晨曦,被闫立冬绿了!

任谁知道自己被绿了都不会开心的。

沐晨曦也一样。

再仔细品品他刚才的回答,“这不是我的日记本。”这说明,闫立冬在16岁的时候就已经有写日记的习惯了,只是不是这本!

这家伙***肯定不少!

沐晨曦再接着问下去,但是闫立冬就一个劲的埋头吃饭,她就只能就此作罢。

日记本的事情,她有的是时间慢慢问。

这时,是沐晨曦的手机响了,她刚摁下接听键接,经纪人关泰熟悉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了出来:“沐姐,明天剧组六点开拍。记得要早点起床。”

沐晨曦右手把垂在自己前边的发丝往后一撩,红色的***浪卷在空气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知道了,小妖精,你还不知道我吗?我肯定早起跟你一起去。”

闫立冬压根没听见电话那头是什么情况,他只看到沐晨曦痛快地答应了别人的邀约,语气熟稔而暧昧!他郁闷了,沐晨曦从小出道,是个万人迷。电话那头的人说不定就怕是她的小***。闫立冬苦涩的自嘲了一声,眼神也暗淡下来,那他又算什么呢?沐晨曦通话结束后,看着眼前像小媳妇儿似地闫立冬,哭笑不得。

不过就是问了几句日记的事情,怎么这家伙突然多愁善感起来了?从前的闫立冬闷不吭声,从来都是她主动找他聊天他才会开口,而且还是万年不变的面无表情,只上次提离婚他大发雷霆,自己还真的被震惊到了。

“不过就是问了你几句日记的事情,犯不着这么委屈吧。”沐晨曦凑过去,一根手指挑起他的下巴,“你怎么?”

闫立冬倔强的转过头去不看她。沐晨曦看着,不像。她想了想,眼珠子一转。

“哎呀,你到底是怎么了?”沐晨曦眼含着笑意,右手捏住闫立冬的下巴,“让我猜猜。难道,你背着我藏了什么***?不敢告诉我?”

闫立冬偏着的头正过来,“我没有!”

沐晨曦就等他这句话了,“难道你,吃醋了?”

闫立冬偏过头去,白色的皮肤下一层淡淡的红晕,但就是不说一句话,沐晨曦放开他,“唉,你现在就吃醋了,以后可怎么办呀。我这,三天两头的有人找我……”

闫立冬果然更加的暗淡了,他转过头去不看沐晨曦。

沐晨曦在闫立冬的头上看见她的老公眼角都隐隐红了,实在没忍心,便轻叹一声,“那你好好的伺候我,要天天给我做饭,我下班你要服务我……那我就考虑考虑多陪陪你。”

沐晨曦原本不期望能够得到回答,毕竟她的老公是一个老实人,没曾想这次她失策了。

“你说的是真的么?”闫立冬转过头来,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的。

沐晨曦呆滞了一会儿,点点头。闫立冬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线,他点点头,“好,我答应你。那你多陪陪我。”

这画风,突变的太突然了吧!沐晨曦转过身上楼去了,脸上烧的厉害。“沃德天!活久见了,这是第一次老公吃醋!”

太可爱了。奔三的沐晨曦心里一阵柔软,恨不得去揉揉闫立冬的脸。

晚上。

沐晨曦沐浴出来,穿了一身轻薄的睡衣。她走出来,用毛巾擦擦自己的湿发,意外的看到她的床上有团小小的鼓起来的包。沐晨曦一阵诧异,她不是告诉闫立冬,他的房间在隔壁了吗?

沐晨曦走过去,小心地掀开闫立冬身上的被子。

被子下的闫立冬裹着浴巾,紧紧地闭着眼,看起来连头发都洗过了,不像是睡着了,倒像是一副等待被临幸的样子。细看之下,他好像还在浑身轻颤。

沐晨曦脸上的淡然的表情有点挂不住。

沃德妈,平时,他们的夜晚生活都是她先躺平等待被睡,眼下这又是一出什么戏码?

被掀开被子的闫立冬睁开自己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看沐晨曦迟迟没有动手,他轻颤着,正准备自己掀开自己的浴巾。

沐晨曦回过神来抚额低叹。就这么放了他?

她“金主爸爸”的面子有点儿挂不住啊。可是不放他,难道就要这么……上了他?

“傻狗,退下。我要睡觉了。”

沐晨曦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一句话。

闫立冬不可思议地看着沐晨曦,随后他坐起来,一脸受伤的样子。沐晨曦看的很无奈。

在沐晨曦暗含警告的眼神下,闫立冬委屈巴巴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掏出手机,看看之前的自己和沐晨曦到底有多少联系,但除了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的短信之外,寥寥无几。

少年的眼里有一丝水光,他走到书桌前,掏出一本小本本,他在本子上郑重其事地写下,“沐晨曦,人物属性,金主大人不喜欢太浪太主动,要矜持!金主大人有后宫!”

要是被沐晨曦知道了,八成要***。

少年心事重重的睡着了。

隔壁沐晨曦心绪却久久不能平静。

6岁青涩的闫立冬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尤其是他今天洗白白后那副任人宰割静静等待的样子,真是见所未见。今天是收获的一天,她get到了很多不一样的闫立冬。

害,羞羞。沐晨曦拿过被子捂住自己的脸。

第二天,闫立冬早早的就起来了,他没有忘记,要给金主爸爸做饭。而且他记得,今天沐晨曦好像要早起跟昨晚那个不明身份的人出去。

他的心情是忧伤的,但手上的动作也没听着,老老实实地淘着米,打算熬点粥给沐晨曦当早餐。

他在厨房饭做到一半,正门被打开。一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雌雄莫辨的人形生物走了进来,轻门熟路的走到客厅,朝着楼上喊:“沐姐,快点下来,人家在等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