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繁玥目瞪口呆了一会儿,立刻朝她竖起大拇指: “高,实在是高,我支持!这小舅舅长相简直极品,陆筠言都没他好看!金钱、权势也不输陆家。 另外我提醒你,一定要找一个条件好的,否则将来你在姜氏集团的地位只会越来越不如姜如茵。我看这个小舅舅很合适!” 姜倾心一怔,这话说的直,倒也是事实。 姜如茵如果再有陆家扶持,她在姜氏的地位岌岌可危。 “行,我现在就去拿下他!” 脑子一冲动,姜倾心直接抢过林繁玥的小包包,从里面找出口红、粉底。 不一会儿一张***的小脸艳光四射。 林繁玥眨眼,“额,你确定你能搞定?” “不就是个男人吗,呵!” 姜倾心把长发撩至一边肩头,端着半杯红酒,仗着一丝醉意和***,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 走的越近,那张精致的俊脸越清晰,干净冷峻的眉,精致的鼻梁。 “hi,打扰一下,能告诉我现在几点吗?” 姜倾心手指在他肩膀上轻轻敲了两下。 男人睁开微醺的双眼,昏暗的灯光中,姜倾心脑子里闪过“妖孽”两个字。 她脑子短路了几秒,定定神,露出一抹绝美的笑:“我认为是我们初次遇见的幸福起点。” 霍栩眼神很快恢复清明,皱眉疏冷的开口:“我不是医生,不治病。” “啊?” “神经病。”男人***的薄唇微动,吐出的话却极为刻薄。 “......” 那一瞬间,姜倾心很想拿出镜子***照照自己。 她不美吗,不美吗。 不过男人的心海底针,要不然陆筠言也不会背叛自己。 “我是真得了病,不过不是神经病,是相思病。” 姜倾心迅速镇定,羞涩的笑了笑,“刚看见你患上的。” 霍栩英挺的眉毛微微上挑,姜倾心趁机连忙说:“有句话怎么说的,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就是我现在的心情。” “行,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男人漫不经心的收回视线,一副懒得搭理她的模样。 姜倾心深受打击,作为淮城一枝花的骄傲有转头想走的冲动,但想到能成为陆筠言小舅妈的画面,让她再次鼓起勇气: “小哥哥,我们能加个微信吗?” 霍栩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闭眼,眉目精致贵气。 “小哥哥,那你能告诉我你电话吗?” “小哥哥,你能告诉我你名字吗?” “小哥哥,你闭上眼的轮廓简直帅的让女人无法抗拒噢。” “......” 完全不知羞耻的声音吵得霍栩耳朵疼,睁开双眼,烦躁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和你结婚。”姜倾心脱口而出。 霍栩嘴角抽了抽。 姜倾心***道: “我要是不想和你结婚,那刚才说的那些话不是耍流氓吗,我条件其实挺不错的,今年二十二,新南威尔士毕业,进得了厨房出的了厅堂,还宠的了老公,挣得了钱,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更不花心。” 霍栩:“......” 他揉了揉眉心,目光古怪。 姜倾心举起手:“我可以发誓,从此刻开始,我只对你一个人好,答应你的每件事都做到......” “闭嘴。” 霍栩耐忍无可忍的起身。 姜倾心仰头,这才发现他真的好高,直逼一米九,而且身材也好的过份。 “想结婚,明天早上十点,带上户口本民政局见。” 男人单手抄着口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姜倾心傻眼,结结巴巴问:“你是在骗我吗?” “你可以试试。”霍栩敛了敛眸,转身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