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状,楚芸急了,她连忙跑上去,双手挽住男人的手臂。

“你先别走,听我说。”

她的动作,对于他们两人而言,过于亲密。

顾隽之的步子顿在原地,楚芸明显感觉到,她挽住的手臂肌肉收紧了些。

“我就想你和我一块儿吃顿晚餐。”

楚芸解释。

“吃晚餐?我记得昨晚你也是这么邀请我,结果给我下药,”顾隽之扫了她一眼,“所以今天是什么?下毒?”

“”

楚芸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她神情有些别扭,“今天真的不是,就单纯吃顿饭,”

“让程嫂来做。”她特意强调一句。

楚芸巴巴地看着顾隽之,脸上带了期待与几分忐忑。

顾隽之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女人,紧接着视线又落在她挽住自己的手上,青葱白嫩,薄薄的一层手皮下,根根筋络分明。

她抓着他的手,分明是用了力气的,指尖微微泛白。

“你先回去,我忙完了再回。”

他正欲抽出自己的手臂,不料被楚芸抱得更紧,“我不回去,就在这儿等你,你忙完了我们再一起回去。”

顾隽之最终没拒绝她,沉默地将自己的手臂抽回,转身出去了。

楚芸被他晾在办公室里许久,久到她打个盹醒后,办公室里除了她,还是空无一人。

她再一次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百无聊赖地打量着周围。

顾隽之的办公室,装修风格十分契合他的性格。

基本是以灰调为主,除了些必要的沙发茶几办公桌以外,就没有任何装饰性的物品,所以显得他的办公室格外地空荡。

楚芸想不出,一个人得有多禁欲,才能忍受得了这样沉闷的工作环境。

顾隽之一直没有回来,楚芸有些不安。

他不会是想把自己晚上扔在这里吧?

她一下子站起来,快速走到门口,推了门就看见助理坐在外面。

“楚小姐。”

助理叫她一声。

“顾总还在忙吗?”

“是的,他现在有个视频会议。”

闻言,楚芸皱了皱眉,“还要多久?”

“不好说,以前起码要一个小时。”

楚芸点点头,又走进办公室。

只要他不是故意把自己忘在办公室就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有些坐不住了,身上那股异样感又窜了出来。

她被监禁的那十五年,只能一个月洗一次澡,但监狱里面的住宿条件又非常差,时不时会有蟑螂老鼠爬到身上。

除此之外,每日劳改结束后,她身上衣物总会被汗水浸湿,却不能洗澡。

这些都导致她现在对自己的身体过分***,每晚必须定时洗澡,否则就会感到浑身瘙痒,甚至又会出现待在监狱的那些幻觉。

楚芸难受地拨了拨耳边的头发,走到门口问助理,“现在几点了?”

“九点半楚小姐,您身体不***吗?”

助理看她脸色不大好,关切地问。

“没什么。”

楚芸摇摇头,走回到办公室。

已经九点半了,顾隽之应该也差不多要结束了吧她再咬咬牙坚持一下就行。

助理立刻把她的情况告诉了顾隽之。

正在主持视频会议的男人,脸色微变,几句话结束了这场跨国交易,起身迅速离开会议室。

“楚芸?”

顾隽之弯下腰,把手覆在楚芸的额头。

她蜷缩在沙发上,小脸发白,难受地挠着自己的脖子。

见到他来,楚芸的眼神一下子亮起来,她抓住顾隽之覆在额头上的手,“你的休息室在哪里?”

没料到她会这么问,顾隽之怔了两秒才回,“就在办公室里。”

“书柜后面有个移门,推开就是。”

闻言,楚芸匆忙地起来,然后往休息室走去,落下一句话,“我先去洗个澡。”

“”

顾隽之的嘴角,几不可见地僵了僵。

楚芸洗完澡之后,才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她没有换洗衣物!

而且顾隽之还在门外,她也不可能出去拿手机联系程嫂送过来。

纠结了一会儿,她把单薄的浴巾裹在身上,堪堪遮住了几个必遮点,这才走出浴室。

楚芸才出休息室,就感到一双极具穿透力的黑眸,正凝视着自己。

她不自然地咳了两声,“我没有带换洗衣服”

那边的身影站起来,高大颀长,朝着她走来。

顾隽之把衬衫披在她肩上,音质清冽,“先去换上,衣服我让人送过来了。”

楚芸侧脸看了看披在自己肩上的衬衫,面料昂贵,色调黑沉,显然是顾隽之的衬衣。

她心头一热,有些感动。

明明他还在生她的气,行为却不由自主地偏向了她。

楚芸换好衣服出来,顾隽之就等在门口,看见她衬衣下一双笔直白嫩的纤腿,他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

“时间不早了,我让助理送你回去。”

“不行,你说好的陪我回去吃晚餐。”楚芸撇撇嘴,一口回绝。

“现在已经过了吃晚餐的时间,下次吧。”

顾隽之神色很淡,语气却不容拒绝。

“晚餐过了还有宵夜嘛!我可以给你做宵夜吃。”

楚芸再次提议,颇有些兴奋。

然而,顾隽之一句话就浇灭了她的热情,“我不吃宵夜。”

看着油盐不进的男人,楚芸有些恼了,她上前把正要走的顾隽之拽住,仰着脸问,“顾隽之,你这么着急想推开我,到底再怕什么?”

男人倏地反捏住她的手腕,将她抵在墙上。

“我在怕什么?”顾隽之低头,清冷的气息尽数喷薄在她脸上。

就在楚芸以为他会吻上自己的时候,顾隽之微微侧头,几乎将唇贴在她的耳边,一向清冽的嗓音竟然有些嘶哑。

“你现在衣衫不整,邀请我共进晚餐,楚芸,你说我在怕什么?”

他本来捏住她手腕的手,突然落到她的腰上,将她整个人都锢在自己怀里。

楚芸对发生的这些,猝不及防,一时愣住。

顾隽之却很快松开了她,眉眼又隐在昏暗中。

“你这么懂事的代价是什么?又是离婚?”

他像是嗤笑,又像是警告,“楚芸,别再来挑战我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