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眼前的女人没再有所动作,顾隽之又恢复了淡然。

他正欲叫助理进来,却没料楚芸双臂环过他的脖子,垫足了脚尖,轻轻落了个吻。

冰凉的触感让她不由自主颤了颤。

顾隽之的身体陡然绷紧,他有些粗鲁地将楚芸拉开,手锢在她的下巴,食指摸过她柔软的唇瓣,眼底暗色闪烁。

没等他开口,楚芸又朝他贴了过来,双手紧紧地拽着他的衬衫衣领,怎么也不肯松手,甚至还有再次吻上来的趋势。

顾隽之冷漠的脸色出现裂痕,低声训斥,“楚芸!你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吗?”

“我知道!”

楚芸也不畏惧他,迎着他的目光,眸色澄澈明朗,“昨晚过后,我就重新审视了我们的关系,我不想对你一直避而远之,我想要做出改变。”

顾隽之神色稍霁,望着她的目光深远了几分。

“今晚要不你和我回家,要不我和你在公司,你做决定吧。”

楚芸语调坚定。

两人之间又恢复了寂静,顾隽之看着她,过了良久。

他将外套披在她的肩上,依旧没有回答。

但此时他的行动,无疑是给楚芸最好的回答。

她拢了拢外套,跟在顾隽之身后。

她曾经真是被猪油蒙了心!才会想要不顾一切地逃离这个一心对她好的男人!

回到家的时候,程嫂瞧见他们俩人一块儿回来,不由得愣了愣。

顾隽之神色照旧往里走。

楚芸冲着她善意地笑笑,又问,“厨房里还有生鲜吗?”

“没有了,”程嫂被问得稀里糊涂,但看见楚芸脸上的失落,她解释道,“生鲜一般都是当天买,没用过的也会扔掉,隔天的不新鲜您有需要吗?我可以现在去超市买些回来”

“不用麻烦了,”楚芸叫住她,“面条还有吧?”

“有的。”

于是,楚芸的脸色又明朗起来。

她侧目看向顾隽之,“你先坐坐,等五分钟我的面就好!”

说完,她就往厨房跑去,脚步轻盈。

“先生?”

程嫂一脸震惊,“夫人会烧面吗?”

在她的印象中,楚芸一直都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儿,厨房这种地方,和她怎么也联系不上。

“你过去帮着点。”

顾隽之吩咐她。

他在原地静默驻足片刻,这才在沙发上坐下。

楚芸讲的五分钟,其实花了约莫十五分钟。

她将面端出来的时候,看见顾隽之还在,松了口气。

“快尝尝!”

楚芸将面碗放在茶几上,她就地盘腿坐下,满脸期待地望向顾隽之。

顾隽之并未立即开吃,他看了程嫂一眼,“去把羊绒毯拿来,给她垫在地上。”

“好的。”

楚芸笑意盈盈地看着他,突然觉得自己首战告捷。

顾隽之吃面的时候,楚芸就在边上看着,他丝毫没被她影响。

吃相优雅,举手投足间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

看着他把整碗面都吃完,楚芸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

“好吃吗?”

“你做的?”顾隽之反问。

“对啊,你可以问问程嫂。”

“是啊先生,这都是楚小姐亲手做的呢!”程嫂脸上也带着意外的笑容。

顾隽之点点头,拿了湿巾擦嘴,“还不错。”

“那我以后经常煮给你吃。”

楚芸将这话脱口而出,兀地,空气凝滞了片刻。

她觉得男人投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突然变得灼热,烫得她整颗心尖都热了起来,心跳也开始不稳。

顾隽之沉吟半晌,站起来,“不要经常进厨房,油烟味大。”

楚芸的心跳渐渐平稳些,她笑眯眯地回了句,“是!”

她是月牙眼,此时一笑,眼睛弯弯得越发动人。

顾隽之嗯了一声,淡着脸转身,嘴角却不自觉地微勾。

楚芸并没有立即跟上,等他上楼梯之后,她帮着程嫂收拾碗筷。

“程嫂,你以后就叫我夫人吧。”

十五年前的她,任性得不允许让任何人叫她顾夫人。

以至于公司助理,管家佣人全部都称呼她楚小姐。

现在想来,当时的自己,真是狼心狗肺,放着那么好的老公不要,还削尖了脑袋要离婚!

程嫂又是一愣,很快脸上就染了激动的色彩。

“诶!好!夫人,顾夫人!”

她是由衷得高兴,夫人终于想通,要和先生好好过了!

楚芸回到自己的房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今晚就止于一碗面,她总觉得有些不甘心。

于是,她翻身下床,快速走到顾隽之卧室门口,抬手轻扣两下。

“你睡着了吗?”

听见她的声音,顾隽之过来开门,“还没。”

楚芸不由自主地捏了捏衣角,这才红着脸小声问,“你今晚把东西都搬回主卧吧?”

顾隽之看了她有一会儿,才淡声道,“我晚上有事。”

“都晚上了还要忙吗?”楚芸皱皱眉。

两人正说着,顾隽之的电话响起,他看了眼屏幕,复又转头看向楚芸。

他似乎是上下扫了她一眼。

“先回去睡觉吧,有事情明天再说。”

“诶”

还没待楚芸开口,顾隽之就接起电话,往房间里面去了。

她叹了口气,原以为今天首战告捷,谁知败在这最后一关上

楚芸无奈只得回去,她好不容易入睡,却又在夜里一梦惊醒。

梦里面是十五年前,顾隽之平静地撕碎结婚证的场景,紧接着画面一转,楚厢小鸟依人地依偎在他怀里,两人笑得开心,俨然幸福一家人的模样!

她坐起来,擦了擦额头的汗,又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

凌晨两点。

她突然觉得口干舌燥,准备下楼倒杯水喝,路过顾隽之的房间,却瞥见里面的灯还亮着。

他卧室的门半掩着,楚芸拧眉,蹑手蹑脚地走***。

房间里面没有人,桌上的笔记本还亮着屏幕。

上面是一些公司报表数据,笔记本周围还散落了几份文件。

她暗暗叹一口气,有些心疼顾隽之,然后弯下腰开始整理桌上的文件。

“楚芸?”

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

听见他的声音,她下意识抬头看他,蓦地就红了脸,慌忙地将脸别开,“你你的衣服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