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兰高端会所里的酒桌前,一群男人围着一个漂亮的女人。

“苏皎皎,这是五万,你把这桌上的酒喝完,钱你都带走。”

一个纨绔笑嘻嘻的把一摞钱丢在桌上,眼里是不加掩饰的企图。

苏皎皎盯着那一叠钱,又看了看桌上那瓶度数极高的洋酒,胃部早已隐隐作痛。

苏家破产,母亲却被查出肝癌。

可苏家所有财产都被冻结,苏皎皎别无选择,为了赚快钱只能到酒吧销售酒。

曾经的苏家大小姐成了如今人人可采。

面对周围看戏的让人们,她一咬牙:“好,我喝。”

苏皎皎闭了闭眼,伸手拿起酒就往嘴里灌。

喉间似火烧,胃里却像是刀片在搅动,痛得她浑身发颤。

灌完一瓶酒,苏皎皎伸手想要拿钱,一个冷冷的声音从人群后响起:“五十万,再加10瓶。”

男人缓步走来,那些纨绔一见他就立刻让出位置。

空气中有一瞬间的寂静,看清男人脸的那一刻,苏皎皎只觉得心脏都停止跳动。

陆其琛,他回来了。

苏皎皎眼里闪过一丝痛意和难堪,可她避无可避,只能傻傻的站在那里。

陆其琛站在苏皎皎面前,闻着她身上的酒味,眼里的厌恨更甚。

他带着刻骨的恨意开口:“苏家大小姐不染尘埃,怎么做起这种自甘卑微的事?”

看着苏皎皎陀红的脸瞬间煞白,陆其琛心中满是报复的快意。

两年前,他们还是一对恋人。

她是高高在上的苏家小姐,而他不过一个穷小子。

后来,陆母病重,他却收到了苏皎皎的分手短信。

大雨倾盆,他在苏家紧闭的大门前站了一夜,等到的却是苏皎皎满脸不屑:“你走吧,我要的是成为人上人,不是要跟你这种人过苦日子的。”

陆其琛坐下,酒吧的灯光在他脸上明暗交替。

酒保很快拿了十瓶酒过来。

这种高浓度的酒,一瓶已经是极限,十瓶……

苏皎皎心中酸楚,想要解释当年的事:“我当年……”是为了你……

可她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陆其琛打断。

“我不想听你说话,喝。”

苏皎皎的解释再也说不出口,她看着陆其琛痛恨的眼神,心如刀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