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倩倩给了我一张房卡,他说你在那里等我。”

许倩倩一脸被污蔑的震惊表情,眼泪一瞬间就涌了下来,冤枉的语气:“姐姐,你怎么能这样冤枉我?我什么时候给过你房卡?”

“你明知道我昨天还在国外参加辩论会,我根本不可能回来。”余景辰的语气里充满了失望。

许初夏想要解释,却哑口难辨。

她的确没有任何证据指认是许倩倩给她的房卡。

她当时喝醉了,脑子根本不清醒,完全没有想到,就算他结束比赛提前回来,昨晚也不可能回到国内。

余景辰望着许初夏的双眸里,充斥着浓浓的失望,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爱了两年,视若珍宝的女孩,会做出背叛自己的事情。

“许初夏,我们分手吧。”

冰冷的丢下这句话,余景辰迈步离开了许家。

余景辰的话音落进许初夏的耳中,令她如遭雷劈,整个人僵在那里。

相恋两年的男友,和她说了分手……

余景辰刚走到门口,便遇到了许父回来。

许父走进许家。“发生什么事了?景辰怎么突然走了?”

而且看到他,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范芳yīn阳怪调的声音道:“还不是你这个宝贝女儿做的好事。”

许父蹙起眉头:“发生什么事了?”

“她昨晚和别的男人鬼混,被景辰知道,景辰已经跟她分了手,她还想污蔑是我们家倩倩陷害的她。”范芳添油加醋的道。

一听余景辰跟许初夏分了手,许父抬手就给了许初夏一巴掌,“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许家和余家刚刚达成合作,要是余景辰和许初夏分了手,合作就没了!

许父这巴掌打的很重,许初夏直接被打的跌坐在了地上。

“我许正华没有你这样的女儿!给我滚!现在就给我滚!”

许正华说完,气的转身离开。

许初夏抬眼,迎上范芳和许倩倩这对母女写满得意的目光。

……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打破房间内的寂静。

床上的男子被这阵噪音吵醒,紧蹙起眉头。

“哥,你醒了吗哥?我进来了哟哥?”

“嘀嘀——”两声,房门被打开,只见一道修长俊逸的身影走了进来。

看着坐在床上,似乎现在才睡醒,浑身散发着起床气的男人。

男子惊异的声音。“哥,你不会现在才醒吧?”

他叫顾延非,是顾氏集团的二公子,而他面前这个,就是响彻A市,跺跺脚就能让A市商界抖三抖的顾氏集团总裁,他的老哥——顾延爵。

顾延非嗅了嗅鼻子,为什么他觉得房间里,好像有股奇奇怪怪的味道……

余光瞥到洁白的床单上一抹刺目的猩红,顾延非瞪大眼睛:“哥,你终于铁树开花了?”

顾延爵揉了揉发疼的太阳xué,昨晚的记忆涌入脑海。

“找到昨晚那个女人。”

“我终于要有***了吗?”顾延非激动的声音。

顾延爵抬眼,冰冷的眼神瞥了一眼顾延非,只是淡淡吐出三个字:“补偿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