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已经和萌萌结婚了吧?还没来得及说声恭喜,以后的日子请你好好对她。我的确不是有意背叛你,不要因为我的事迁怒她。”

嫁给苏子航曾经是她日夜期盼的幸福,可就因为那样一场不明不白的意外,彻底失去了。

现在没有人相信她,她能做的仅仅是将伤害减到最小,起码代替她去履行这一场婚姻职责的妹妹,不要再受到额外的伤害。

“哈哈哈!”苏子航捧腹大笑,一贯温和有礼的面孔竟带了几分扭曲,“我一向知道你蠢,但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能蠢得突破我的想象!我当然不会迁怒萌萌,我谢她还来不及呢,毕竟你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是我和她一手策划操作的啊!”

“什么,你们?”喻小妍的眼睛忽地睁大,当初那样巧合,她不是没有过怀疑,可是她始终坚信男友和妹妹对自己情深意重,绝不可能如此算计自己,此时听了苏子航的话,不由得回忆起那一晚的点点滴滴,越想心越痛。

“为什么,你们没有理由这么做,这么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只要一想到这些天的煎熬痛苦都来自这两个自己最爱的人的算计,喻小妍几乎崩溃地低声嘶吼,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了下来。

“你不会真以为我喜欢你吧?无趣呆板又假正经,碰你一下都不行。要不是你手里有你爷爷留给你的股份,我会放着萌萌不要追求你?”苏子航一步步逼近她,一把扯住她的头发迫使她抬头,“再说,萌萌已经有了我的骨肉,你的股份也被你爸妈抢走补偿给她了,结果我还是得到了想要的,又不是非你不可!”

这些话对喻小妍来说,无异于五雷轰顶,他们结婚才多久,这就有了孩子……他们很早就背着她搞在一起了,只有她自己像个傻子一样以为未婚夫和妹妹都很爱她!

“既然这样,你还来找我做什么?”她强撑着才没有让自己痛哭出声,勉力维持着自己的骄傲,但苏子航却邪邪一笑,猛地一把扯开她的衣领。

“我在你身上耗了三年,难道不该收点利息?那天早上我就看见了,想不到你平时穿得保守,身材还是很有料的嘛。现在萌萌有身孕不能伺候我,你好歹也做了我几年未婚妻,替我解决一下需要不是理所当然吗?”

听到这番无耻之言,喻小妍气得浑身发抖,绝望又气愤地拼命挣扎起来:“别碰我,恶心!”

被她厌恶又冰冷的眼神***了,苏子航想也不想一个耳光狠狠扇在喻小妍脸上:“你个贱人还敢嫌弃我?老子现在就办了你!”

喻小妍从未想过与自己订婚三年之久的人竟是这样无耻的恶棍,被囚多日的她本就气力不继,此刻被打得眼前发花,更是无力反抗。

对方的手已经在解她睡衣的扣子,喻小妍一股恶心直冲喉头,竟是当场吐了他一脸。

被酸气冲天的呕吐物突然袭击,苏子航愣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怒气呈几何式爆炸。

“你竟然敢吐老子,嫌我恶心?你算个什么东西,去死吧!”

随之而来的就是如疾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喻小妍默默忍受着,只觉得自己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

“唔!”忽然她的肚子正中一脚,喻小妍一声闷哼,只觉得腹内剧痛,一股热流顺着小腿慢慢流了下来。

渐渐的地上汇聚了一滩暗红,有什么东西仿佛要离开她的身体。喻小妍似有所悟,声嘶力竭地哀求着:“停下,不要再打了,孩子,我的孩子!”

阁楼上过大的动静惊动了楼下的一家人,喻父喻母带着喻萌萌匆匆赶到,就看见喻小妍倒在血泊里的一幕。

“天哪,发生了什么?子航,你怎么在这里?”

苏子航及时收手,更是将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不关我的事,刚刚我想小妍毕竟和我三年感情,被关这么久也该受到教训,想要来看望看望她。没想到她为了逃出去竟然勾引我,我不能对不起萌萌,拒绝了她,她还纠缠不放,我这才一时情急推了一把,结果她就这样了!”

“不是,不是这样的!救我,救救我的孩子!”喻小妍狂乱的摇着头,极力否认,但身体的疼痛和虚弱让她意识渐渐昏沉,只能喃喃着救命。

“这丫头,到了这个地步还不知道自己错,竟然勾引自己妹夫!”喻母气得发抖,一把抓住喻父的衣角,“老公怎么办?现在她怀了孽种,将来孩子生下来,谁不知道咱们家的丑事,咱们几辈子脸都丢尽了!”

喻父也气的不轻,一行人思索着该怎么处理,却没人想着要送喻小妍去医院。

“爸妈,姐姐这样国内是呆不下去了,不如让她去国外散散心,过几年再回来别人就不记得这事儿了。”

喻萌萌不傻,看到喻小妍身上露出的一点伤痕就知道,恐怕苏子航没说实话。她对这个男人的了解实在很深,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心中对喻小妍又气又恨。

这话正中二老的心意,急忙叫了家庭医生过来,草草处理了喻小妍的伤势就将她送走。

汽车开到半路,喻小妍猛然发觉不对:“你们要带我去哪儿?这不是去机场的路!”

回答她的是打开的车门,车里的人无情的将她丢在了荒郊野外:“大小姐就在这自生自灭吧,老爷和夫人刚刚下了新指令,不想有您这样败坏名声的女儿活在世上。”

无人的荒野很快回归了一片寂静,喻小妍已经连动一动的力气都不足了,一连串的打击让她几乎要放弃生的希望。

就在这时,她忽然腹中一痛,脑子清醒过来,咬着牙缓缓地向来路爬。

她不能死在这儿,即使亲人爱人都抛弃她,她还有血脉相连的孩子,她一定要活下去!

*

五年后,A城机场迎来一辆从F国回航的班机,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率先走出停机楼,萌萌的小脸严肃认真地观察了一下四周,小短手一挥回头喊道:“排好队一个一个出来,我来数!”

说完就见他身后钻出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萌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