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清的年龄大概比龙珑大两岁,年龄应该是在18岁左右,身材也比较高挑,应该有个1米7多的身高,窈窕的身材让她的背影看起来很是纤细的同时,又有着不俗的曲线。

虽然是大家族的大小姐,但是身上的穿着装饰,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她身上的穿着服饰,并没有多么的奢华,甚至还没龙珑穿的好。

不过身上的那种独特气质,让人可以得知。

在褚家她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毕竟她是褚家的大小姐。

是褚家当代家主唯一的一个女儿。

那自然会是家族里的掌中宝。

是褚家里面的掌上明珠。

穿着打扮较为朴素,可能是因为她的这种特殊性格使然,在林易的眼中,这种明明没有任何抑郁,却偏偏整个人都丧气十足的家伙,简直就是网抑云的超级进化版本!

毕竟人家网抑云大多只是在网络上,装一装然后吸引一下网友点赞。

但这个褚清现在,很明显,就是入戏太深了。

已经把“丧”、“抑郁”刻在了骨子里面了。

怪不得玄幻版的“人才市场”里面,这么多人觉得她的脑子可能有问题。

再加上,资质也非常差劲的原因。

就算太岳山上的那些宗门,想给褚家一个面子也给不了。

毕竟脑子出了问题的修行者。

那很有可能走火入魔的!

万一哪天把人家的大小姐教到走火入魔了,那么迎来的将会是褚家的怒火。

虽然其它宗门不想要她。

但林易却盯上了她了!

无它,唯废物尔!

“褚姑娘?”在温然如玉的同时,又如春风迎面的声音,忽然从褚清的身后响起,让这位网抑云少女不禁一怔,脚步也为之一顿。

疑惑的侧身回头一看,她就看见,自己的身后,站着一对俊男靓女。

男的是她从小到大,见过最帅的,比她爹爹还要帅。

女的,也是她从小到大,见过最漂亮的。

也就比自己差了一点点,不自觉的瞅了眼龙珑身上的“一马平川”。

褚清居然从自己身上找到了个优点。

起码她低头是看不到自己脚的。

男的她觉得非常的陌生,倒是这年纪不大的黄裙少女,不知为何......让她有种熟悉感,就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褚清那一张较为清冷的面容,带着一丝丝的抑郁之气。

一对万般星辰也及不上的双眸,携带着一种浓郁至极的丧气。

但这种抑郁和丧气,依旧遮掩不住,她那惊人的容貌。

她不由带着三分疑惑,三分惊奇,以及四分警惕:“你们是?”

也得亏林易一副好皮囊,这若是一个丑汉叫住了她的话。

褚清估计就二话不说,直接喊暗中保护自己的人了。

是的,在暗中,的确有几个人在保护她。

毕竟怎么说也是褚家大小姐,在鱼龙混杂的集镇当中。

孤身一人,肯定会遇到不知名危险。

没有人保护,那绝对不可能。

而林易也能够感受到周围,最少有两三道警惕的目光,投在自己的身上,那估计就是褚清暗中保护她的护卫了。

林易并不介意这些护卫,依旧带着沐浴春风的温和笑容,也没有拐什么弯子,直接就是开门见山的说道:“褚姑娘一心想追求修行,虽屡屡碰壁,但却依旧坚持不懈。”

“如此坚毅的道心在修行界,实属难得。正好我也起了惜才恻隐之心,如果褚姑娘不介意的话,可以入我一道宗。”

“无论是修行所用的法门、亦或者修行所用的资源,一道宗都不会缺。”

说到了这里,林易笑道:“其它宗门觉得褚姑娘的资质不适合修行,但修行有的时候看的并不是资质,而是道心!”

身后的龙珑,觉得师尊大人在胡说八道,资质和道心这两种东西,这个褚清确定有?

看着褚清浑身都散发着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丧气。

龙珑就感觉,这番话有一些不太靠谱。

嗯?不对!龙珑啊龙珑,你为什么又在质疑师尊大人?

师尊大人崇尚的那可是有教无类!

而且像师尊大人这样的修行者,收徒时岂会看走眼吗?

虽然这个褚清看着资质不行。

表面上道心似乎也不行。

但师尊大人肯定是从这个褚清身上,看到了所有人都没有办法看到的的东西!只不过是因为我还未修行,太过弱小了,所以我没有办法,看得见那些东西。

对!肯定就是这样的!

师尊他收褚清为徒。

肯定有他的用意!
龙珑顿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看向褚清的时候眼神也变成了羡慕,自己身上有没有和褚清差不多的特殊点,让师尊大人能够看见呢?
应该也是有的吧?否则的话,师尊大人又怎会收我为徒呢?
果然!师尊大人和太岳山上的那些妖艳***,就是不一样!
别人看不出她龙珑的天赋,唯独师尊大人看出来了!
不过,自己的天赋,究竟是什么呢?
要不改天找机会问问师尊大人?
龙珑内心戏里那种的心声,与她嘴上说出来的话,完全是两个极端。
或许这是阴阳人的自我修养?
“我的道心,适合修行?”褚清一时之间,有点反应不过来,她来太岳山碰运气,其实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整个太岳山。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宗门,愿意收她为弟子。
这些宗门,要么说她心性不行,要么就是说她资质不行。
甚至有些宗门还觉得她的脑子有点问题。
结果让褚清没有想到的就是,居然有宗门主动向自己抛出橄榄枝!
这是她一直以来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顿时之间就觉得有些如梦似幻。
“我......”褚清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她有些紧张的捏着衣角。
她没有应对这种事情的经验。
这是她第一次遇见这种事。
居然有人给她抛橄榄枝!
答应?还是不答应?褚清一时之间有点犹豫了,她其实并不介意一道宗名气怎么样,她只是不希望自己一直都平凡下去。
反正在褚家里面的时候,自己只能够当一个普通人,毕竟自己并不适合修炼家传法门。
万一加入了一道宗后,自己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呢?
哪怕只是碰碰运气,哪怕只有一线希望。
自己应该也要抓住这一线希望吧!
“我一直以来都想渴望被人懂,却从未被人真正理解过。一度之间,我甚至想决定放弃了,但希望与机会,却突然对我笑了。”
褚清自言自语似的说出一番,让人听着感觉非常脑阔疼的逼话。
也不知道这些语句,她究竟叨叨过多次了。
然后,她那丧气至极的眸中,露出了极其罕见的希冀。
这是一种,对于未来的无尽希冀。
“弟子褚清,拜见师尊!!”
林易笑道:“大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