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怪气+网抑云,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奇葩组合?这样的组合,即使是给那些一流宗门,那些一流宗门都不敢要,因为没有任何人觉得,自己能够教得了,两个如此的奇葩。

特别是当奇葩资质还不行的时候,这就更加断绝了那些宗门收徒的意图,再加上两个奇葩少女的背景都不简单。

一旦教不好的话,还会得罪她们两个身后的人,这就是得不偿失了。

所以,在整个太岳山上,敢收她们两个当弟子的。

估计,也就只有林易,会收她们为徒了。

其它宗门对这两人几乎是避而远之,恨不得离她们要多远有多远。

但是林易不介意,弟子越奇葩......

弟子越废物,他越喜欢!

越看,就越是顺眼!

林易很快就给褚清测试了一下资质,果然正如集镇玄幻版“人才市场”上的那些人所说的一模一样,褚清的资质也是低的离谱,资质检测石检测过程中居然也是毫无反应。

也就是说这种资质的凡人,若是踏上修行之路,不是说不行。

而是难度是别人的千倍、万倍,别人花一年的功夫,可能就煅体好几重天了。

可是这种低劣资质,一年时间,怕是屁都没有一个。

最少得十年时间,才有可能能够煅体。

而且,这也仅仅只是有可能而已。

如果用人的资质来比喻的话,褚清和龙珑就是属于“破烂”!

不过,资质什么的都没关系!

林易表示,喜欢捡破烂!

“来,认识一下!”林易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褚清的眼神那可是越看越顺眼,因为褚清在他眼中就是一个会行走的系统奖励。

他侧过身,微笑介绍道:“这位,就是你的大师姐,龙珑。你们两个,都是为师的关门弟子,不要让为师失望啊!”

“龙珑,从今往后,褚清就是你的师妹了。一道宗提倡门内和谐。”

“身为师姐师妹的你们,可别起什么冲突。”

褚清看着眼前的黄裙少女,她可以看得出来对方年龄比自己小。

甚至有没有成年,都是一个未知数。

但她也知道修行不能光看年龄,有的天才十几二十几岁,就比得上人家百年苦修。

褚清行了一个礼,说道:“师妹褚清,见过龙珑师姐。”

龙珑莹莹一笑,憋力道:“师妹你好!”

至于为何说话这么的憋力?那是因为龙珑担心一个不小心就说错话了。

毕竟她每次开口的时候,脑海里率先出现的词汇总是那么几句:不会吧、真的吗、有一说一、其实嘛、你细品......

只要一个不留神,只要一个不小心,这种阴阳怪气的语气格式,就会脱口而出。

也不知道她这是跟谁学的,这可能就是没有经过社会的毒打吧!

不过从这方面上看她还是有逼数的。

至少她没有对自己人阴阳怪气。

褚清忽然之间反应了过来,她看向眼前比自己最少要小两岁的龙珑,犹豫了一下之后,便向旁边的林易,好奇问道:“师......师尊,龙珑师姐如果是我的大师姐的话,那是不是说明,整个宗门里面就只有我们三个人?”

林易稍稍点了点头,面露微笑,很是敞亮地回答了她的这个问题:“是的,你是为师我目前收的第二位弟子。”

第......第二位弟子?褚清张了张嘴,忽然感觉自己加入的一道宗,不是一个靠谱的宗门。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除了加入一道宗之外,还能够加入其它的宗门吗?

很显然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太岳山上的其它宗门,根本就不收她为徒,具体的原因,其实褚清心里面的也很清楚。

自己并非是一匹千里马,有宗门愿意收她为徒,她已经很满意了。

甩开心头中的杂念,褚清抿了抿唇瓣,如瀑般的三千青丝,随着轻风微微舞动,她语气十分认真,且带着一丝倔强,说道:“师尊!弟子今后,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不,你让我失望的话,我这个当师傅的,会更开心!

林易心里头如此般的说了一句,当然心里头的这一番话,他是不可能当着两位卧龙凤雏的面说出来的。

“天色不早了,你们二人都是凡人,现在上山的话,可以赶在天黑之前,回到一道宗。”林易抬头看了看火辣的太阳,语气一顿,继续说道:“修行一途资质重要,心性也重要,徒步走回宗门,可以磨砺你们心性中的坚毅。”

很显然这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林易凝气七重天的修为虽然不低,但想飞回去的话,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更别说还得带着两个拖油瓶了,只能委屈两个徒儿,走着回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