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打开药粉那瓶直接撒了上去,只见高运身体一抖,直接昏了过去。

“团长,他们在搜寻我们。”

一个满身泥巴散着臭味的人走了过来说道。

“继续隐蔽,将高团长带去后方。”

来的人不会是救兵,一定是刚才的那些漏网之鱼,他们想要运送进来,一定要通过他们。

其他的路早就被封死,这是他们唯一的出路,也是他们唯一能抓住他们的机会。

所有人都开始警戒起来,丝毫不敢放松。

唐禾买了一大堆回去,厉母一眼看见,眼睛都瞪圆了,“你怎么这么败家,买这么多没用。”

厉红红一看虽然也惊到了,但是还是一把拉住厉母,“二姨,这是我们昨天商量好做山楂糕用的。”

听见这句话,厉母愣了一下,随即朝着唐禾吼道:“是不是你鼓捣红红干的?”

唐禾简直无语了,怎么什么黑锅都的她背,她招谁惹谁了。

“二姨,这事是我和松山商量好的,您别怪唐禾。”

厉母冷哼一声,“我还不知道你两,没有她,能好好的搞什么山楂糕?”

“二姨,你看这东西都买了,不做也浪费了,让弟妹先做出来,实在不行,这事我们就不搞了。”厉红红说道。

厉母叹了一口气,“红红你是嫁出去的人了,你婆婆又是个厉害,她要是知道你搞这些东西,回头要为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