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姨,我知道。”

“行了,行了,我也管不了你们,你们就瞎折腾吧。”

不管咋样厉母倒是松口了,唐禾将东西都拿到了厨房。

先烧了一大锅的水,将山楂洗干净放***煮熟,然后捣碎成泥,然后将果皮和果核全都拿掉。

砂糖炒化熬制糖浆,然后再将熬好的糖浆和山楂酱放置在一起熬好。

厉母又开心疼了,“我的老天爷啊,砂糖多贵啊,还用了那么多,真是败家。”

“二姨,你就别操心了,等她鼓捣出来,你可别吃。”

“你啊还真是心都被收买了,拿我当乐子。”

厉母说完就进了屋,拖鞋上炕,看到老头子,又开始禾叨,“你说说这一点也不会过日子,还什么实验,买点就行了呗,买那么一大袋子,大儿子一个月就赚那么点钱,都让她花了。”

厉父听着叹了一口气,“你就是对人家唐禾有偏见,人得有良心。”

“我咋个没良心了,换别的婆婆,就这样的儿媳妇,早撵回去了。”厉母不服气的说道。

厉父将被子蒙头盖好,“你少禾叨两句,家和万事兴。”

“我就是生气,你说咱好好的儿子,这一个月都不见个人影,也没个信息,她这一天天吃好睡好的,也不见她担心,现在拉着红红一家搞这玩意,当南红红那个对象要不是非要去南方做生意,能害得红红最后嫁给了老齐家吗?你看看她那个婆婆整天磋磨红红。”厉母还是心疼这个外甥女。

“你还越说越来劲了,那些陈南旧事就别提了,到时候让松山听到了,回头跟红红闹,我看你咋整。”厉父有些严厉的说道。

厉母也有些心虚,“我不说了,睡觉,睡觉,她爱咋折腾咋折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