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之后,第二天一大早,费甜甜就在颜翼辰和几位公司老总打扮的中年人带领下,一路用保镖开道,控制住费氏集团的所有保安,***费白晴所在的办公室。

“哪个是白晴?”那几个公司老总寻觅一圈以后,找到费白晴,立刻嚷嚷着要报警:“你交给我们的方案有问题,你们费氏集团是怎么做事的!快让你们公司董事长费德出来!”

“什么,什么方案有问题”费白晴看着那些将办公室围堵起来的黑衣保镖,惊慌失措。

那几个公司老总打扮的人一脸凶狠:“你给我们公司做了策划以后,我们公司的方案刚一上市就有其他公司用同样的方案抢了我的项目,害我险些破产,你们费氏集团今天,必须给我的损失进行补偿!”

“你们在说什么?我没有!”费白晴很慌乱的开始后退,抬头刚好看到了不远处的费甜甜,一时间也顾不得去想为什么她会在这儿,只能急急忙忙的甩锅:

“我之前做的那几个方案全都是费甜甜的!是费甜甜给我做的!你们找她,这件事和我没有关系。”

闻言,那几个公司老总打扮的人笑了,颜翼辰也勾起嘴角,周围开始有人不断窃窃私语:

“好奇怪,他们是哪个公司的老总啊?我接待客户的时候怎么没有见过?”

“是啊,感觉第一次看到。”

“话说回来,白晴的方案原来都是别人做的啊,我说她为什么业绩这么好呢…”

“亏得我之前还怀疑她就是来自家公司实习的二小姐呢,毕竟她自从***公司以后,每天都是非富即贵的打扮…现在想来应该不是,费家二小姐怎么可能会这样呢。”

“但颜翼辰为什么也在这?莫非这是在拍摄?诶,你们看到摄像头了没?”

职工们悄悄地拿起手机想要偷拍,结果却被颜翼辰身侧的那些保镖和助理们用手拦住。

费白晴听着那些人的窃窃私语,再看看一个个全都收起伪装的“老总”脸都涨红了,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些人都是演员。

是她被耍了。

费白晴看着费甜甜,又看了看颜翼辰,心中无比羞愤:“颜先生,你和我姐姐是什么关系?带着一群演员故意进来污蔑我,是什么意思?”

“我和费甜甜小姐是什么关系,以后你会知道的,至于污蔑你……呵,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自己不清楚吗?”

颜翼辰看着费白晴,脸上表情嘲讽:

“身为费氏集团二小姐,你为了防止费氏其他直系,旁系的子女跟你争夺继承人身分,花钱控制费氏集团高层,使手段成为最优秀的实习生,还逼迫费甜甜替你完成工作方案,你以为自己的这些所作所为不会被人查出来吗?”

本来颜翼辰就是公众人物,身份不凡,现在说出这句话,直接让办公室里面响起了嗡嗡嗡的讨论声。

站在前面的公司经理推了推眼镜,脸色严肃起来。

费白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想不通费甜甜和颜翼辰是什么时候有关系的。

但颜翼辰没再多解释,直接打电话,将费白晴控制费氏集团高层的事情和证据,尽数交给了警察。

让警察将不断挣扎的费白晴给押了出去。

看着离开的警车,费甜甜转身看着颜翼辰:“我要是没猜错的话,费白晴一会儿就该找溥临去保释了,到时候,肯定会告你和我一状。”

“姐姐,我并不是除了影帝以外就一无所有了。”颜翼辰伸手搂住费甜甜的肩膀:“你不要忘了,你不只有我这么一个弟弟。”

咦 对哦。

费甜甜忽然露出了好奇的神色:“说起来,为什么我只看到了你一个?其他几个弟弟呢?”

当年被原主母亲带走的,不是只有原主一个人吗?

颜翼辰抿唇,眼底划过一丝暗淡:“这件事说来话长,当年你被妈妈带走以后,我和其他几个哥哥弟弟就被分开了,到现在为止,我也只找到了一个弟弟,我们原本是一起找到你的,可惜他今天不能来。”

“是谁?叫什么名字?”费甜甜很好奇对方身份。

闻言,颜翼辰忽然勾起嘴角,摸了摸鼻子,无奈摊手:“唔,这个不能说,他不让我告诉你,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切,神神秘秘的。

费甜甜很嫌弃的推开颜翼辰的脑袋,撇撇嘴。

而同一时间,某拘留所。费白晴正握着座机,朝电话对面哭诉:

“溥临,你,你一定要帮我…我姐姐她为了报复我,竟然污蔑我花钱控制公司高层,还说设计害她失去继承人测试资格,让人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