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七点左右,离学校还有点距离,不时有学生从街道口匆匆的走过。

“行,就停这儿吧。”

何罗燃叫赵叔把车停在了街角,这边道比较偏,看着萧绛从一旁下车,他把书包递过去。

女生背着书包,慢慢的往前走,书包外面的拉链上挂着的娃娃一晃一晃的,就是昨天他给买的那个拎***娃娃。

何罗燃收回视线,就对上赵叔略带深意的眼神。

“……”何罗燃沉默。

“怎么,不跟绛绛一起去学校?”赵叔问道。

何父是在军队任职,从小对何罗燃实行着军队里的教育,两人关系一直不算太好。初中开始何罗燃就自己上下学,只是偶尔会让家里来接一下。

后来何罗燃上了高中,开始玩起摩托车,就开始自己骑摩托车去学校。

今天跟萧绛一起坐家里的车上学,赵叔以为人改了性子,不过一想到是萧绛,赵叔也不是太意外。

“嗯。”

面对赵叔的问话,何罗燃吭了一声,没直接回答,明眼人都看出来他心情算不上太好。

余光看着萧绛走过了街角,他利落的打开车门,也从另一面下车。

“赵叔,我走了。”

他看着前面萧绛的背影,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明明是他答应的装作不认识,怎么就这么憋屈呢。

*****

校门口,萧绛背着书包慢悠悠的走在前面,她低着头,正在想事情。

“小绛~”

一个女生从背后压过来,压的萧绛往前踉跄了两步。

萧绛有些无奈的扭过头去,就看见她的同桌,她淡淡的喊道。

“杏子。”

苏杏子搭上萧绛的胳膊,右手搂着她。她比萧绛矮一点点,所以自己只能踮起脚走,她倒也不嫌别扭。

苏杏子走路跟她性格一样,一蹦一跳不是个好好走路的,萧绛被她带着步伐也轻快了不少,一时间难受倒是好了不少。

“你这个娃娃好好看,昨天都没有诶。”

苏杏子很快就瞄到了萧绛书包上挂着的娃娃,实在是做的太精致,她忍不住的停住脚步,握着娃娃仔细的瞧。

“在哪家买的?多少钱?”

“我也不知道,别人送的。”

萧绛也不知道到底多少钱,勉强记得店名,只把店名报了出来。

那家店名只要去过的女生都知道,华丽好看是一方面,贵是根本原因。苏杏子吃了一惊之后倒没有想太多,萧绛一看就是家室好的,人还从北区那边的初中过来的,顶有名的初中,在别的市都赫赫有名。

苏杏子再次感叹了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再飘上一眼那个娃娃,八卦之心很快发作了,她用胳膊肘轻轻怼了怼萧绛,坏笑着凑近。

“诶,谁送的啊。”

“没谁啦。”

萧绛有几分不自在,同时眼神有几分躲闪。

昨天没来得及跟苏杏子提起何罗燃,现在她已经知道怎么对着朋友提了。说是自己喜欢的人已经不太合适了,何罗燃已经有了女朋友,她又不想说是自己的哥哥。

苏杏子情商可不低,看着萧绛这幅支支吾吾不肯说的样子就有鬼。

“绝对有问题,说嘛说嘛~”

苏杏子看着萧绛染上些粉色的脸,闹着萧绛非得从人口里听到一个名字。

“我认不认识~哪个班的。”

苏杏子凑近,一边还指着那个娃娃一边刨根问底,看那架势恨不得那娃娃自己长张嘴替萧绛招供。

“快上课了,走吧走吧。”

萧绛有些招架不住,只得用上课作为借口,快步走向教学楼。两人打闹间,她眼角的余光扫到走到前面的高大背影,何罗燃脚步快,就算是比她慢几步,都走在了前面。

她好像只能一直追着他的背影。

现在是,以前也是。

想到这里,萧绛的脚步顿了顿。苏杏子发现萧绛不对劲,小声问道,“怎么了?”

显然她见着了走在前面的何罗燃,苏杏子略带兴奋的戳了戳隔壁小姐妹的胳膊,压低嗓音,“何阎王诶,居然来这么早。”

“何罗燃,今天怎么这么早来学校呀~都没听到你摩托车声。”

一个女生很快凑上来,站在何罗燃的旁边,语气里面很是熟稔,校服上摆被系在腰间,漏出一大截腰线。

……这个声音,是昨天的程娇。

萧绛抿了抿嘴,一时间也没了跟苏杏子打闹的心思。

看着何罗燃看过来的视线,萧绛慢慢的扭头避开了何罗燃的视线,装作对旁边花坛的花起了兴趣。

前面走着俩风云人物,苏杏子八卦之魂瞬间占了上风,她扯着萧绛慢慢的跟在后面,一边小声跟萧绛哔哔。

“看到没,前面那个就是程娇。”

苏杏子一边指手画脚,一边跟萧绛比口型。

萧绛点了点头,肉眼可见的有些蔫蔫的。

前面何罗燃被程娇扯住,又想到昨天的事情,男生皱着眉头转过来,声音低沉,“放手。”

程娇倒也不气恼,笑道,“这两天怎么没见你骑摩托车了?”

“不关你事。”

何罗燃扫了一眼不远处避开视线的萧绛,心情更加烦躁,皱了皱眉,加快脚步进了教学楼。

程娇跺了跺脚,语气里带着些抱怨,“诶,怎么了今天。昨天也……”

苏杏子八卦的触角一下子立起来了,扯着萧绛的胳膊,压低嗓音都能听出里面的兴奋,“我就说吧——他们有一腿——”

看着何罗燃的背影,程娇不甘心的咬了咬嘴唇。何罗燃虽然平日里也不爱搭理女生,但是教养也不会让他多扫人面子。突然间被落了面子的程娇一时间有些难看,她迁怒的往四周看过去。

刚好看见探头探脑的苏杏子,漂亮的眼睛盛气凌人的瞪了她一眼。

苏杏子被程娇莫名其妙瞪了一眼,不想惹事,拉着萧绛打算绕开程娇。

这一动就让程娇看见了站在苏杏子旁边的萧绛。

程娇眯起眼睛,顿了顿。

萧绛规规矩矩的穿着校服,黑色的长发披着,露出一张未施粉黛的小脸。

看着这张脸程娇不禁生出一丝威胁感,但是她也没来得及多想,只是余光扫到了萧绛书包上挂着的只露出衣摆的一个娃娃,熟悉的感觉让她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回头看过去,看着何罗燃背影都快上二楼了。

没多想,程娇又追着何罗燃走了。

“这什么人啊。”

平白无故被瞪了一眼,苏杏子心里也不见得多好受,见程娇走了,扯着萧绛嘀嘀咕咕。

听了他们的对话听了七七八八,萧绛抿了抿嘴唇,神情有些打蔫,劝到,“走吧,杏子,快上课了。”

不过,萧绛还是低估了苏杏子的八卦之心。

即使被瞪了一眼,苏杏子对自己的八卦事业依旧热情十足,利用课余时间跟萧绛把校内风云人物科普了个遍,着重介绍了她们早上遇到的何罗燃跟程娇两人。

何罗燃,高一开学的时候就开着一辆改装过的摩托车来学校,那轰隆隆的摩托车声,半个年级都认识了这人。长得还帅,看上去是坏坏的不良少年,实际上也确实,人迟到早退人样样都行。

对此行径,年级主任,校长权当没见着,偶尔遇到了还好声好气的打招呼,说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那段时间,每天大家大概上午上到第二节课,听见熟悉的摩托车轰隆隆;哦,何罗燃来上学了。下午大概两节课之后,又听见声儿;哦,何罗燃放学了。

没上几天学,冲着何罗燃那台摩托车,也算是全校闻名了。本来吧,要说他野,人只在校外野,校内大半都是好好读书的学生,也惹不到人头上去。何罗燃有时候偶尔下去跟江星棋他们打篮球,也是阳光痞气大帅哥一枚。

直到开学没多久,何罗燃把他班上的那个班主任堵在校外不远的巷子里,直接把人送进医院。

还是何罗燃帮人打的救护车电话。

从那天滴嘟滴嘟的救护车声过后,南区一中就多了个何阎王。

有的人猜是何罗燃那倒霉班主任管得太多了。

一边说着,苏杏子一边感叹,“也就许老头这么佛系的老师能hold住这个何阎王了。”

言语之间全然把何罗燃当成一个不服管教的混混了。

萧绛听到这里已经有些不开心了,又听着苏杏子的感叹,她面色一肃,认真道,“何罗燃不是这种人。”

萧绛的神色认真,看起来有几分的生气。

张娜娜这个时候也转过来,盯着苏杏子,托了托自己的方框眼镜,一板一眼,“苏杏子,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是见着了还是怎么着。一天到晚传播小道消息。”

苏杏子张了张嘴,有些心虚,小声嘀咕道,“我是没见着,但是好多学生都见着了,那班主任都被送进医院了那还有假。”

“那倒是真的。”

张娜娜丢下一句,又转过头埋头学习,仿佛刚刚转过来只是抱不平。

萧绛坐在课桌前,兀自生闷气,她见不得何罗燃这样被冤枉,但是她性格也确实不是跟人吵得起来的。

“绛绛~”

苏杏子推了推萧绛的肩膀,有些讨好的看着她。

萧绛扫了她一眼,闷闷的不讲话,显然还是在生气。

“害,我不说何罗燃坏话行了嘛~”

萧绛扭过头来看着苏杏子,她张了口,犹豫片刻又闭上了。她咬了咬嘴唇,“总之何罗燃不是你想的那样。”

萧绛认识何罗燃那么久,知道何罗燃不是苏杏子口中的那样。

可是苏杏子没跟何罗燃相处过,她也不怪苏杏子对何罗燃抱有那么大的无端揣测。

萧绛气的是大家口里把何罗燃形容成不讲道理的蛮横混混,但是何罗燃确实没跟她讲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不知道事情是什么样的,也没法替何罗燃辩解反驳。

对于萧绛的心理一无所知。

苏杏子瞅着萧绛的神情,暗自感叹这小姐妹该不会真的对那何阎王一见钟情了吧,她瞅了瞅萧绛,发起了愁。

萧绛这细胳膊细腿,文文弱弱的,肯定不是程娇的对手,她转念一想。

“行行行。我们不说他了,我给你讲讲程娇呗~”

说是程娇,实际上还是说的何罗燃的八卦。

何罗燃野归野,但是毕竟长得帅,还会打篮球,人感觉也挺开朗的,出手还大方。刚开学的时候喜欢的女生挺多的,不乏前赴后继的有女生上去表白,其中就包括程娇,不过那个时候的程娇还是走的清纯挂。

面对涌上来的桃花,何罗燃一个心动的都没,直接说抱歉,两个字打发了绝大多数女生。那个时候大家虽然都被拒绝了,但是毕竟也没人占领这个香饽饽,众女生还都暗搓搓的觉得自己说不定就是那女主角命,哪天来个意外的邂逅,没准儿就成了。

那个时候大家都以为何罗燃眼界高,是看不上一中的花花草草。直到后来,打扮出格的程娇将何罗燃的外套还给人,大家才明白,何罗燃原来喜欢那样儿的。

至此之后,程娇就以何罗燃的女朋友自居。又占着跟何罗燃同班的天时地利,把对何罗燃有意思的女生都赶得远远儿的,做得最出格的一次还是把一个女生逼得直接转学走了。

程娇的哥哥又是校外的混混,一般女生也不敢跟她对着干。

久而久之,何罗燃周围就只剩下程娇了。

苏杏子本来的意思是,你看程娇都这么霸道了,咱小胳膊小腿儿的还是离何罗燃远点儿。

没想到萧绛关心点只在于。

程娇以何罗燃的女友自居……所以……

“他们还没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