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

想到刚得到的消息,苏杏子摊了摊手,有些遗憾。

听到苏杏子的肯定的回答,萧绛神情一时间有些复杂。

那何罗燃答应在学校装作不认识,是为什么……

见萧绛没反应,苏杏子以为萧绛还是不信。

“虽然我很想骗你这两人在一起了啦,但是出于对我八卦的负责,我得告诉你,这两人,还没在一起。”

为了证明自己八卦消息的准确性,她还给萧绛看了一下自己建立的一个微信群。

群名叫做【一中八卦组,只跟真料】

人数大概有两百多人。

群公告还煞有介事的。

【公告】:此群只为八卦而生,不限于本校八卦。道听途说消息请注明。我们吃瓜人,只吃真瓜。假料笑笑就过。

……

很是有八卦的态度。

萧绛沉默。

苏杏子收回手机扒拉了两下,扒拉到前面大概九点多钟的消息。

是梅子不好吃么:今天听到程娇对何阎王说,“今天怎么了……昨天也是……”赌一根辣条这两人说不定在一起了。

何阎王的恩怨情仇一下子炸出一波人。有的人说这是真的没跑了,也有人吵吵嚷嚷的说料是真的,但是剩下的揣测就说不定了。

大家都真情实感的吵得仿佛自己是当事人,很符合这个群的意义。

吵架止步于一个人的微信。

一中一枝花:何罗燃跟程娇的关系,我已经八卦的不想八了,扯了很多遍了。两人事情没那么简单,如果何罗燃没官宣都是假的。望周知。

底下见她一说话,大家纷纷停止争吵。

苏杏子小声跟萧绛科普,“这个一枝花,但凡不说话,料都是真的。”

所以她一开口,大家也不鉴别什么了,张嘴吃瓜。

“快上课了,我把你拉进群~”

还没等萧绛拒绝,苏杏子手快就直接把人拉了***。

八卦群里热闹的很,萧绛进群也没有激起什么水花,只是有几个意思意思的欢迎了一下,不过群里面还是挺热闹。

一中一枝花:高一下周就要军训了。(从主任办公室听到的,消息来源保真)

底下带出一片哀嚎。

今年S城比较热,又考虑到学生的身体素质,学校领导很人性化的将军训延期了。大家本以为就延着延着没这回事,没想到还是逃不掉。

苏杏子扒过来跟萧绛哔哔说,真想知道这个一中一枝花到底是谁,怎么每次从她嘴里出来的消息都贼可靠,从没失误过。估计是高三的学姐,不然也不能对何罗燃程娇的事情那么清楚。

萧绛正要继续问的时候,她们班主任也进来了,直接说明了下周就开始军训,大家需要做好准备。

再次印证了那个一中一枝花的八卦。

旁边苏杏子趴回桌子一阵哀嚎。

萧绛也有些头大,她瞅了一眼外面的天气,觉得即使是下周才开始,这天也不能一下子就凉快下来。

果不其然,等到了周一,依旧大太阳悬空照在人的头顶,太阳底下简直无所遁形。一大早车里的气象广播就报告高温预警,这都快九月底了,居然还有高温预警。

萧绛从赵叔车上下来的时候,看着外面的大太阳,整个人都有点发蔫。

“等会儿。”

何罗燃把萧绛扯回车里,拿着防晒霜往她脸上又擦了一层。

“不要强忍着,要是不***就说。”

何罗燃瞅着萧绛,有点不放心。

萧绛闻着防晒霜的味道有些不***,往后躲了躲,又被何罗燃扯回来替她抹匀。何罗燃担忧的看着她,说道。

“要不还是叫赵叔给你请个假?”

那担忧的样子,哪有学校里传的何阎王的架势。

给萧绛抹了一层防晒之后,何罗燃还是不放心,萧绛从小身体就不算特别好,这大太阳的……

“没事的啦,我知道了。”

萧绛怕何罗燃真的去让赵叔请假,赶紧从车上溜下来。她站了一会儿,见何罗燃没有下车的意思,她只得抿抿唇自己走了。

大家都换好了军训服,站在太阳底下,等不远处的班主任领着她们教官过来。

苏杏子站在萧绛前面,她回头跟萧绛八卦她打听来的情报。

周围女生也围在一起听。

据说这一届的教官,都是直接从S城附近驻扎的部队里来的,一个个身体素质倍儿好。

苏杏子说这话的时候,班里女生都往教官堆里瞧。教官们站在一堆,中间围着一个人正在开会,一个个身材高大,露出来的胳膊结实有力,高中那些文弱的男生是不能比。

“何罗燃还行啊。”

这个时候班里的一个女生小声的说。

众女生虽然没说话,但是大家的神情都表示同意。

“程娇你们谁惹得了啊。”

苏杏子这话一出,大家纷纷闭嘴不约而同的换话题了。

主要是前两天程娇好像又带人把喜欢何罗燃的一个高二的学姐给堵了。

消息来源于苏杏子的那个八卦群,真料。

很快,班主任就带着分到他们班的教官来了,那个教官的身材比起其余肌肉结实的教官,显得略微的瘦削,不过挺高的。看着年纪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有着一双桃花眼。

“我姓楼,楼楠,你们可以叫我楼教官。”

萧绛听着前面苏杏子小声的低呼,上学这么几天,已经对她这个朋友兼同桌有所了解,苏杏子想什么她大概知道了。

果不其然,等休息的时候,苏杏子激动地拉着她八卦。

“楼教官好帅啊啊啊啊。”

萧绛被苏杏子晃得七摇八晃的,神情有些无奈,她开口,细声细气的,但却是一针见血,“是挺帅的,那他下手也丝毫没放水啊。”

楼教官看着笑眯眯的,身材虽然比起其他教官显得有些瘦削,但是在萧绛看来,绝对不比其余的教官差,这位可是笑眯眯的一直跟着他们一起站在太阳底下,晃都不带一晃儿的。

这会儿教官们站一起休息的时候,就他还站的笔直,其余教官也隐隐围着他,有种唯马是瞻的架势。

苏杏子也看着那边,口出狂言。

“冲着他的脸我都能多站一会儿。”

对此,萧绛喝了一口即使是放在树荫底下都带着热气儿的水,扯了扯苏杏子的衣摆,把她的水瓶递过去,无奈道,“先喝点水。”

“你还好么?”

苏杏子回过头来看萧绛,听着萧绛的声音好像有些不大对。

“休息会儿好多了。”

萧绛冲着苏杏子笑了笑,她倒也不是硬撑,又喝了两口水,打算要是真的不***就只能跟教官请假了。希望这个教官比较好说话……吧。

还没休息多久,楼教官就走了过来,一步步走的特别板直,一看就是部队里出来的。

人脸上还挂着笑,依旧是那副温柔的桃花眼,“休息好了吧,都起来,继续站。”

“楼教官,再休息……”

班里几个女生想找楼教官撒撒娇,但是看见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都不约而同的收了声,愣是没人敢继续说下去。

楼楠这次倒没有跟着他们学生一起站军姿,只是挑着几个偷懒的男生出来,面对着面罚站。一双桃花眼跟扫描仪似的,动根手指头都能发现。

这下更没人敢偷懒,一个个老老实实的站的笔直。

时间过得挺慢。

萧绛感受顶在脑袋上的太阳,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她默默地盯着阳光穿过树荫在地上投下的光斑,在心里默数着数,感觉脸颊边上有汗珠滴下来。

这个时候下课铃响了,寂静的校园里出现了喧嚣的人声,高二高三的学长学姐出来放松。

而本来站在前排盯着的楼教官,像是看到什么人,扬手打了个招呼,走到队列的后面,似乎在跟来人讲话。

苏杏子压着气声,带点发虚的声音从前面飘过来,“绛啊~我要撑不下去了。我这一倒,你可以申请扶我去医务室,咱俩偷偷休息一会儿。”

这给她俩的后路都安排的明明白白。

萧绛已经听不到苏杏子在说什么了,她默默地盯着前面的一块地,感觉头顶上的太阳仿佛要把人烤化。萧绛缓缓地呼出一口气,她感觉头有些发晕,慢慢的想蹲下去。

高一一班的队伍里传来一片惊呼。

“萧绛!”

苏杏子回过头来,就看见楼教官旁边的一个人快速跑过来。还没等苏杏子自告奋勇,来人一把打横抱起萧绛,就往后面的医务室跑。

电光火石间,苏杏子看清了来人的脸。

卧槽?

何罗燃?

本来想自告奋勇说送姐妹去医务室的苏杏子自觉地收回来迈出的那条腿,默默地目送那个何阎王的背影急匆匆的走远。

这个时候楼楠也慢慢踱步回来,跟自己队伍里的学生面面相觑。

他认识何罗燃,但是对何罗燃在南区一中名声丝毫不清楚,楼楠下意识的替何罗燃找补,“……这有个热心肠的同学送人去医务室也行。”

热心肠的同学。

此话一出,惹得班里大部分知道何罗燃名声的人都默默看过来。

“咳,你们继续站好。”

对学生们看过来的眼神有些莫名其妙,楼楠粗暴的打断了话题,继续盯着学生练站姿。

萧绛这一躺其实也没躺多久。

她醒的时候外面还挂着大太阳,窗户边上还有蝉嘶哑的鸣叫,天气是真的热,不过室内有空调,还吹着徐徐的凉气。

萧绛一时间有点分不清在哪儿,视线慢慢聚焦,看清站在桌子边的是一个熟悉的背影。

那个人影正背对着自己,拿着水壶往水杯里兑水。

这下萧绛算是想起来了,她刚刚在军训,晕倒之前,好像听到了何罗燃的声音。

萧绛盯着何罗燃的背影,不自觉的发起呆。

眼瞅着人要转过来,萧绛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装作还没醒,她觉得有些不自在。

早上还嫌何罗燃说得多,结果没站两节课,自己就晕了,还进了医务室。

就挺丢人的……

这样想着,萧绛装作不经意的,往医务室的枕头里埋了埋。

“还是跟小时候一样。”

何罗燃带着些无奈的声音在床边响起,一边伸出手替萧绛把枕头调整了一下。男生手在她额头拂过,从两人皮肤相接触的地方,传来些许热度。

萧绛闭着眼睛,其实她头还是有点昏昏沉沉的,知道何罗燃在旁边之后,有几分的安心,迷迷糊糊的正要睡过去的时候,听见敲门声。

“咚咚。”

来人意思意思的敲了两下门,走了进来。

“还没醒么。”

这个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