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凝自嘲地勾了勾唇,“我知道了。”

嫁进王府三年,在霍司泽最无助的时候陪在他身边,她一直尽心尽力照霍他,却始终比不上他心头白月光。

她竟然输到这个地步!

霍司泽好像很不满简凝的态度,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冷声道:“别出岔,要不然我饶不了你!”

简凝别过脸,淡淡道:“我知道了。”

霍司泽抿着唇,甩袖离开,冷风在屋里呼啸而过,带走屋内最后一丝温度。

简凝抬手,擦擦眼角的泪水,心头一阵发痛。

她永远忘不了三年前,霍司泽掀开她红头盖时的那个表情。

愤怒,惊恐,就好像娶了她是一种耻辱。

她以为时间能改变霍司泽对她的看法,可三年过去了,他对她的厌恶只增不减。

也许,她做再多,也改变不了男人对她的看法。

这场爱,一开始她就输了。

婚宴前一天。

丞相夫人突然找上简凝。

“简凝,在你最落魄的时候,是我们收留了你,给你好吃好穿,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林母一开口,就是道德绑架。

简凝坐在软榻上,手里拿着明天宾客的名单,语气淡淡道:“丞相夫人,你直接说什么事吧。”

林母口中所谓的好吃好穿,不过就是比下人好一点,如果她没有利用价值,林母根本不屑看她一眼。

从她住在丞相府的那天起,林母对她的称呼永远是:那个乞丐!

她小心翼翼做人,努力讨好身边的每一个人,当初林父遇到危机,是她出谋划策解决,如今兄长兵败没有退路,是她在寒冬里一步步跪叩求霍司泽出兵。

一口热饭,换来林府如今的安然,他们还要逼她到什么地步?

“我希望你能把正妃这个位置让出来,毕竟当年王爷喜欢的人是雪儿。”林母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说。

简凝一顿,眸光微凛,“不可能!”

“你说什么?”林母的目光立马变得尖酸起来,“别忘了是谁收留你,没有我们,你早死了!”

简凝抬头,凛然的目光扫过林母,一字一句道:“没有我,你们林府早在两年前诛连三族了!”

两年前,林父跟随的太子犯下大错,太子被废,林父本来要跟着一起受连累的,是简凝想出办法解决。

那个时候起,林父看到了简凝的才华,他有意将简凝嫁给自己唯一的儿子,另外找一个女子代替简凝嫁去王府,但林府上下都不同意。

说到底,只因简凝身份低微!

林母被简凝的目光逼得抬不起头,但想到简凝是一个乞丐出身,她心头不由扬起一股无名火,明明是一个低贱的东西,凭什么能爬到她女儿头上?

这场谈话,无疾而终。

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