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凝闭上眼睛,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渗入墨发里。

谁也不知道,其实她会医,而且医术不低,那天晚膳,她察觉饭菜里有毒后,她没有立马点破,而是将计就计。

她不想参加自己相公的婚宴,也不想看到林倾雪那副嚣张的模样,除此之外,她更希望通过这次中毒,让霍司泽意识到有人要害她,结果差强人意。

她到底在期待什么?

在昏睡过去的最后一刻,简凝脑海里浮现出三年前,她跟霍司泽相遇的情景。

一个身份低微,一个受尽白眼,身受残疾。

可她就是一眼看中了他,她以为他们是一样的。

只可惜,命运不由她……

转眼三天过去。

简凝的身体逐渐好起来,就在这时,林倾雪上门了,说得好听是请安,实际上是让简凝让出后院的管理权。

“姐姐,你毕竟是乞丐出身,没上过私塾,也没什么见识,还是让妹妹代替你管理吧。”

林倾雪向来看不起简凝,更恨简凝一进丞相府,就夺走了她哥哥的目光,后来更是连她父亲都对简凝赞不绝口。

明明是一个卑贱的乞丐,有什么资格跟她抢?

简凝不争不抢,淡淡道:“可以,不过你让王爷来跟我说这话!”

林倾雪顿时怒瞪双目,骂道:“贱人,你敢忤逆我的话?”过去的简凝任打任骂,造就林倾雪对简凝很是轻蔑,更是听不得简凝反抗她。

简凝蹙眉,对付林倾雪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真的让她很疲倦。

“如果没什么事,你退下吧。”

林倾雪死死地咬着唇,好像受了什么委屈一样,愤愤离开。

黄昏。

简凝独自一人到花园里走走。

“王爷,你一定要替臣妾做主,臣妾今天去给姐姐请安,她竟然以为臣妾要夺权,不仅辱骂了臣妾,还说臣妾想害她。”

刚靠近花园,简凝就听到这番颠倒是非黑白的话。

林倾雪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靠在霍司泽怀里,仿佛她真的受了委屈,简凝丝毫没有容人之度一样。

“她,性格有点怪,但人还是不错的。”

林倾雪显然没想到霍司泽站在简凝那边,顿时震惊得连哭都忘记了。

简凝拢了拢披风,转身离开。

听到霍司泽说这话,她半点感觉都没有。

她爱了霍司泽三年,为奴为婢地侍候了他三年,换来一句人还是不错的。

对其他女人来说,或许够了,但对她来说,霍司泽深深伤害了她。

他一直在等林倾雪,而她一直在等他。

他等到了林倾雪,她等来一句人还是不错的。

她真的输了!

日月如梭,这个冬天很快就过去了。

初春时,林家兄长战胜归来。

凯旋归来那天,全城的人几乎都出来迎接,唯有简凝,整个冬天,她都在缝一件单衣,这天也不例外。

林云轩匆匆应付完宫宴跟赏赐后,快马加鞭赶到王府。

但简凝不见他,只是让人给他送了一句话:当年你救我一命,如今我还你一命,足以。

当年,真正把她捡回丞相府的人是林云轩,谁也不知道,林母曾把她扔出城外三次,每一次都是林云轩将她捡回去。

最后,林云轩失望离去。

为了庆祝战胜,皇帝下旨两天后在宫内举办欢庆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