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

凉水润过嗓子流进胃里,总算是缓和了一些。

她擦了擦唇瓣,面色白的吓人,撑着树休息了一会儿,轻声道谢。

小张憨厚的抓了抓后脑勺:“不…不用谢,小姐你现在好些了吗?需不需要去医院?”

老爸交代过,不论怎样,一定要保护好小姐。

阿初虚弱的摆了摆手:“没事没事,我就是有点晕车,已经好多了。”

小张这才松了口气。

“你快回去吧,我自己***就可以了。”

小张愣愣的点头,看着她进了警局这才开车离开。

▁▁▁▁▁

女主就是这里的实习警察,是原主的学姐,比原主大一岁也比原主聪明能干,就是因为性格高冷不善与人交际,所以人缘不太好。

不过很受局里的男警官欢迎,毕竟长得好看身材又超好。

抱着小七,阿初满怀忐忑的踏进了警局。

虽然不是小位面的人,但是警察在她心里一直是比较神圣的职业,所以有一丢丢的小紧张。

进门后迎上来了一个清秀的小男生,身穿警服,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脸上带着温和阳光的笑,很有感染力: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她愣了愣,取下背包找了好一会儿这才找到证件递了过去,尴尬的笑了笑:“你好,我叫穆宁初,是来报到的实习警官。”

男生随便翻了翻她的证件便还给她:“原来你就是老大说的新人啊,跟我来吧,警服还有相关物品都已经准备好了。”

阿初把小七放到肩上,双手接过微微颔首:“谢谢。”

刚没走出几步,身后便传来嘭的一声巨响,两人忙回过头。

只见一彪形大汉一手拿着消防斧,一手拿着菜刀,直直的冲了进来,对着就近的电脑桌子还有人就是一通乱砍。

“我要杀了你们!!狗警察!”

“俺卖了这么多年的卤肉!从来就没听说过不让卖的!”

“要是俺娘醒不过来了,老子就让你们这些狗警察给俺娘陪葬!!”

“俺砍死你们!!!”

“狗警察!!”

动作太快也太突然,当即有一名警察被砍伤了手臂,血流不止。

其他也有不少人受了伤。

男生似乎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格外镇定,抄起一把椅子丢了过去为被堵在门口的警员争取逃脱机会,边扔凳子边高声朝里屋喊:

“冷姐!有人闹事了!!”

阿初的注意力一直都在从一开始就退到角落的女主苏黎身上,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冲自己砍过来的斧头。

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风,她这才反应过来,忙侧身躲开。

然那人似乎和她杠上了,菜刀一抬又砍了过来。

阿初一边躲着一边纳闷,这人为什么偏偏只砍她?

在躲避的间隙目光扫了四周一眼,顿时欲哭无泪——其他人都躲到后面了,就只有她傻傻地站在前面,不砍她砍谁?

一开始迎接她的男生深呼吸了一口气,抄起旁边的警棍便要扑过去。

刚挪动半步,却被人抢先一步英雄救美。

眼见着刀刃离自家宿主越来越近,小七的毛炸了一圈双目隐隐发光。

正要出手救宿主,却见一身着警服的人干净利落的将警棍甩了过来,打偏了刀刃的方向。

菜刀深深地嵌入了旁侧的办公桌里。

阿初默默的抹了把冷汗,后背微微发凉,正欲拔腿跑开,腰上却横出了一条手臂。

纤细却紧实有力。

她一惊,抬眸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