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敬逍也不管孟悠是什么反应是什么表情,一脸不爽地继续给大学生姐姐削完梨,三两下解决,再用塑料薄手套一裹,交回对方手里,随即撂下刀。

“收她两块。”

扔下这么一句,江敬逍往桌边走,别的一概无所谓。

果然。

孟悠早有预见,但不免还是在心里叹气。没被骂走,她默了默,走到桌边。

一张棕红色折叠方桌,另三个男生围着桌角打牌,占了半张桌面。孟悠站在江敬逍身边,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盒牛奶。

一盒光明牛奶。

刚刚路过便利店的时候顺手买的。

孟悠说:“我刚买的,你喝点润润胃。”

她声音也和眼神一般清润,比银铃多了一份柔意,更加好听。江敬逍听得更烦,坐在街边常见的塑料椅上,睨一眼牛奶,再睨一眼她:“牛奶?”

“你如果不喜欢这个味道的话……”

江敬逍伸手拿起牛奶,却不是拆开,而是扬手——“咚”地一声,扔进了旁边的绿色垃圾桶。

林桉:“……”

楚恒:“……”

打牌的兄弟伙:“……”

太绝了,这么不留情面?

“现在你可以滚了?”江敬逍冷冷看着她,问。

孟悠抿了下唇,微微呼吸两口,动唇:“江……”

“嗯?什么情况?”

突然的一道女声***来。孟悠的话被打断,和其他人一同看向声源。

来人叼着根棒棒糖,拎着一盒点心,一脸懵。看向孟悠,细细打量她的脸,眉头一挑,眼里闪过兴味——不是恶意的那种。

林桉哟了声:“井蓝这么早就来了?”

楚恒倒是没出声,淡淡看她一眼,随后目光回到牌上。

井蓝看了孟悠几眼,快步凑到楚恒旁边:“怎么回事,这个***追江敬逍?她这么猛的吗?这都敢追?”

楚恒无语地瞥她:“……”

楚恒:“你可以再大点声,逍哥肯定听不到。”

井蓝反应过来,瞥了眼脸色本就不好看的江敬逍,缩了缩脖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