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信芳在台上替孟悠答:“她是新来的同学,以后就是你同桌,你们要互相团结,互相友爱!”

井蓝懵懵眨了眨眼睛。

不好多占时间,张信芳交代完,和英语老师说了声,离开教室。

孟悠上课认真,井蓝没找着机会和她说小话,课间得了空,立刻话多的没停。

“你叫什么名字?”

“孟悠。”

“梦游?”

孟悠纠正:“孟子的孟,慢悠悠的悠。”

井蓝喜欢她生得漂亮,笑起来更是好看,也笑:“你名字好听,人也好看!”

孟悠还没说话。

她下一句:“就是眼光不怎么样,竟然喜欢江敬逍。”

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不知道。孟悠哭笑不得:“谁说我喜欢他?”

井蓝:“不是么?你不喜欢他你那天去找他,还给他送牛奶。”

孟悠想了想,试着解释:“我只是,只是……就是想尽量对他好一点。”

井蓝听得这个回答,一脸“我就说吧”的表情:“这还不是喜欢,你不喜欢他你对他好干什么?”

满眼都是“我知道我知道不用害羞”以及“虽然你眼光不好胆子贼大但是不妨碍我喜欢你”的讯号。

“……”

她怕是解释不清了。

-

中午回家,老远就闻到饭菜香,孟悠特意看了眼,隔壁院门紧紧关着,里面没有半点动静,江敬逍似乎不在。

进门,邱虹正往桌上端菜,见她回来,抬眸:“去洗手,吃饭了。”

孟悠嘴上说好,却先跟进厨房去帮忙端菜。

魏显荣回了队里,非休假的时候,家里只有她们两个。落座吃饭,孟悠给邱虹夹了一筷子菜,想到隔壁,多问了句:“姨,江敬逍他中午不回来吗?”

邱虹无奈:“他啊,让他来咱们家里吃饭他不来,要说嫌咱们条件普通,他爷爷奶奶在市中心、省会买的那么多大房子,家里一堆厨师,他也不肯回老宅去住,连吃个饭都嫌麻烦。”

叛逆实在是一等一的教人头疼。

“我们总说都说不听,只能由他去。”

这样啊。孟悠点点头,又给邱虹夹了一块肉,没说话。

吃完饭,孟悠午休歇息。邱虹一直在厨房忙活,上学前分装了两盒点心,让她带去学校:“另一盒你拿给敬逍。”

孟悠应下,到教室,快上课了井蓝还没来。孟悠初来乍到,对秉德的一切都不是很熟,看着桌肚里的点心,犹豫着不知什么时候去找他比较好。

正烦着,旁边隔着过道扎马尾的女生突然叫她。

孟悠:“嗯?”

马尾女生略不好意思:“我看你上午英语课的笔记记满了,能不能借我抄一下?”

孟悠不是小气的人,找出笔记本递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