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着要不要将阿秀嫁给世子爷魏澜的这件事,刘家展开了一场并不怎么***的探讨。

阿秀的娘亲李氏眼圈红红的,一副劫难余生后的庆幸:“虽然世子爷名声风流,可他毕竟是世子爷,阿秀嫁过去了,现在是世子夫人,将来是国公夫人,一辈子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咱们老家几辈子都没有哪个姑娘有这么好的婚事了。”

阿秀的大哥刘福深思熟虑、洞若观火状:“照我说,咱们阿秀长得俊,世子爷自个儿愿意代弟弟娶阿秀,肯定是看上阿秀的美貌了,等阿秀过了门再生几个儿子,阿秀在国公府的地位就稳了,不怕被人欺负!”

阿秀的弟弟刘贵一脸大仇得报的痛快:“嫁给世子爷好,气死那个姓林的,叫他瞎眼睛瞎耳朵,听风就是雨,我姐长得比天仙还没,让姓林的后悔去吧!”

娘仨一个想法,刘孝山坐在炕头,抽口烟,看向始终低着脑袋扯帕子的女儿:“阿秀,这是你的婚事,你怎么说?你要是不想嫁,爹都依你。”

当初他带着全家来京城,的确是宠着富贵来的,但前提也是希望女儿嫁得好。现在出了变故,刘孝山只想安置好女儿的后半生,面馆生意什么的都在其次,如果女儿不愿嫁给魏澜,他就带全家搬去别的地方住,搬到一个没人认识他们一家子的地方,重新开始。

阿秀不安地扯着帕子。

嫁不嫁?

嫁了,魏家众人没有真心喜欢她的,嫁过去也不会有好日子过,尤其是那位世子爷,长得冷冰冰的,比狗眼看人低的魏沉还可怕。更可怕的是,听说魏澜的那个私生子是个混世魔王,打死过不少丫鬟小厮,简直就是一个小野狼。与凶狠可怖的小野狼比,魏澜身边的美婢都可以忽略不计,这些勋贵公子哥儿哪有不风流的,就说魏沉,说什么与宋姑娘青梅竹马,但据阿秀所知,魏沉身边也有通房丫头,他也去过几次青楼。

名门贵女宋姑娘都不介意丈夫有妾室,阿秀一个乡下丫头哪有资格在魏澜面前争风吃醋?

命比醋重要多了,阿秀最怕魏澜父子,不怕那些女人。

可是不嫁魏澜,她的名声已经坏了,阿秀还能嫁谁?就算她愿意出家当姑子,爹娘留在京城也会继续被人嘲笑,难道她要爹娘兄弟放弃在京城的面馆,灰溜溜再搬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吗?

阿秀舍不得。

停下手,阿秀抬眉,看着爹爹脚上的黑布鞋道:“爹,我嫁。”

李氏、刘福、刘贵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