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夜阿秀心慌的很,朝左侧躺睡不着,朝右侧躺耳朵好像不***了,还是睡不着。

黑暗之中,阿秀偷偷将手伸到枕头底下,碰到了压在那里的小册子。

其实娘亲让她看时,阿秀根本没有看清楚图上的男女在做什么,认出那是两个人,而且是两个衣衫不整的人后阿秀就羞得扔了册子,说什么都不要再看了。

可是明晚她就要与一个陌生的男人做夫妻了。

阿秀怕,还紧张,还羞得慌。

心里像跳进来一把火,烧得她浑身都在发烫。

要不,就看一眼?

好歹知道夫妻圆房是怎么回事,到时候可能会少怕一点?

阿秀目光闪烁,一点一点地将小册子往外掏。

全部掏出来了,阿秀又闭着眼睛犹豫了好久,才翻个身,低头看向册子。

帐子里黑漆漆的,阿秀什么也看不清。

点上一支蜡烛?

爹娘都睡得熟,她躲在帐里看,外面应该发现不了吧?

反正也睡不着觉,阿秀决定大胆一回。

她偷偷挑开帐子,一抬头,惊觉窗前的地面上洒了一地月光。

老人常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晚都二十了,月亮虽然不圆,却还是挺亮。

阿秀拿着小册子走到窗前,打开一页,再低头,发现月光果然照亮了页面,虽然模糊,但也能看清画里的人在干什么。穿繁琐长裙、红缎绣鞋的女子画的并不是很清楚,男主衣下倒是……

阿秀别开眼,嫌弃地皱眉。

怎么那么丑?

黑漆漆短头烧火棍似的。

勉强压下心头的不适,阿秀又翻了一页,见这页的男人模样变了,但依然是烧火棍,阿秀忽然有点恶心,对这本册子的好奇心彻底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