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修远进门时家里已经传来饭的香味,他将包挂在挂钩上,“我回来了。”

穿着围裙的戴着防烫手套的林苑,正捧着汤从厨房里出来,她展颜一笑,“老公,你回来了?饭已经做好了。”

“辛苦了。”齐修远递给她一张面巾。

林苑心虚地擦擦额头上莫须有的汗,干笑两声,“这有什么可辛苦的?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齐修远挑眉,“所以,你想抓住我的心?”

林苑一愣,随即眼睛乱瞟,话说这人怎么那么会抓重点呢?

齐修远笑笑也不逗她,晚饭有他最喜欢吃的油爆虾,他吃了一口,再次确定,他老婆的厨艺怕是无人能敌了。结婚三年,哪怕日日吃着她做的饭菜,也依旧吃不够。

吃饭时电视里在说猪肉涨价的事。

林苑听着新闻忍不住蹙眉,相亲时齐修远的工资只有五千,虽然后来涨到了一万二,可这依旧不足以应付他们的生活,房租每个月八千,剩下的钱加上她的工资,也不过勉强够生活的,前几天她刚交了房租,房东隐隐透出口风要涨房租,这几天猪肉又涨价了,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毕竟每次物价上涨她都要找借口说自己涨工资了,找借口这种事很累的好不好?

这次找什么借口呢?拿到了季度奖金?不行,这个借口两年前用过了,拿到最佳明星员工?她公司总不能次次把最佳员工颁给她吧?要么是过年后公司调价,集体涨工资?这年头经济不景气,公司都在裁员,这借口似乎也说不过去。

林苑想的头秃,最终咳了咳,“最近菜价越来越贵,猪肉都涨到38一斤了,一百块钱去菜场都买不到东西了。”

齐修远微顿,推了推眼镜,“交完房租存款没有多少了吧?”

“是不多了。”

“抱歉,我会努力工作的。”

“没事啦,”林苑自问自己嫁给齐修远并不是为了钱,再说她有钱,要什么东西可以自己买,齐修远有钱没钱对她来说影响不大,她不想给他太大的压力,“还能应付,猪肉涨价我们不吃猪肉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