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层往那边是并购重组团队的,然后知识产权团队在更远那边,我就不带你们两个过去了,你们两个虽然还没正式分组,但基本不太可能会被分到那两个组去,那边归别人管。”

“茶水间在这边,厕所在这边,这一层有比较多的电梯口,我们从A、D两个口上来是最近的,然后等下行政会给你们录指纹,不过我们的考勤没有太严格。”

如果是顶尖内外所的话,入职可能会有一个很完整的流程,明确职级和律所内的一些规定,华锦的入职相形来说要散漫一些,是元律师的秘书带两个新人认识律所,秘书大概四十多岁,周围人都叫她张秘,两个菜鸟入乡随俗。

“目前还是用门禁卡来打卡,然后OA软件的话,等下直接下在手机里就好了。然后三餐所里都有补贴,一餐补贴30块,但是要实报实销的,那个报销流程我等下教你们用。如果加班的话,打车费也是实报实销,流程等下发给你们邮箱。”

和律师、律师助理不一样,律所秘书不要求专业背景,不过张秘语速依然很快,曲琮再次感到一丝异样——她上的大学在本地算是名校,亦是名列985之列,可以说老师和同学间不太会有什么反应迟钝的人,不过在华锦,所有人似乎都默认谈话对象是不次于自己的聪明人,话可以说得很快很含糊,也只用说一遍,任何一个敢于二次确认对话内容,或是居然无法跟上对话的人,可以自动辞职。

“至于具体的工作内容,等会元律会给你们分配的,”张秘一边说话一边在微信上收消息,她似乎是看到了什么,顿了一下,把原本正在收束的对话又放开来。“——本来我只说这些就够了,不过元律今天有点不***,所以我就再说一些帮助你们节省时间,一会可以更有效的沟通。”

“我们所规模和TOP所比起来不是特别大,但这几年业务也做得很好,随时可能有新的发展,你们也看到了,在我们这里工作,福利是不比J氏这种Top内所差很多的,但是在人事上不是那么千篇一律,我相信你们也会有一些在别所工作的同学什么的,但不要把别所的规矩套到这里。”

新人入场,老人照例是要恩威并施,张秘说得很快,也没太多不同的表情,不过曲琮身边的成少春已经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这让她有一丝慌乱——两个人在楼下就撞见了,同为新人自然要互相照应,当然也免不得互通履历,成少春看上去就是个老鸟,又干又瘦,眉头纹路也重,至少有30多岁的样子,实际上也比她大了四岁,他在国内读完大学,工作了两年才去纽约读的LLM。

曲琮也曾想过出国读书,做过功课,成少春读的是纽约大学,能读得起这所大学的法学硕士,他家肯定殷实:纽约大学很少派奖学金,LLM光学费一年就要四五十万,课本费什么的还没算在里面,没有一百多万是下不来的,而且这决计不可能是成少春工作攒下来的钱,因为本科律师可以进的律所,在工作的前两年压根就赚不到多少钱。——当然,以如今中国的房价来说,卖套房子大概也可以解决,但如果不是家里有钱,大多数学生会倾向于申请同层级更愿意发奖学金的学校。只是一个选择,就可以看出成少春的家境,而他的打扮和谈吐更说明了这一点。

学法的家里人脉很重要,有钱人家当然不会缺乏人脉,能去纽约大学读书,智商也绝对不是问题,成少春还在纽约一所不错的白人所实习过,实习方向就是公司业务,曲琮家条件虽然也还可以,但只能说是不输,其余从学历、工作经验到实习经历都拼不过,曲琮的同学有一部分考公务员,进体制内工作,一部分进企业做法务,另一部分会申请进国内本土的大所,做诉讼业务,甚至还有一部分走学术路线,申请出国读SJD——法学高等学位分了好几种,LLM只读一年,约等于法律硕士,JD要读三年,可以当做是法律博士,SJD则是学术类法律博士,读SJD的一般都从事法律理论研究,回国直接进高校任教,不过SJD是要冷门得多了,大部分法学生都很实际,这毕竟是最理性的专业,他们很知道金钱在现实生活中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