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琮的职场路确实不是太顺,在华锦入职一周,和曲妈妈的关系已经濒临破裂,曲家的气氛紧张到极点,今天一早她又和妈妈口角——当然,在曲家永远不存在母女恶言相向的事情,但曲妈妈居然没送她上班,这已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早上好。”

“来了啊,今天把早饭带来吃?”

“是啊,今天坐地铁,觉得快一点。”

“还以为你们家司机放假呢。”

华锦所在的大中心大厦至少两三千人办公,每天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按说很难留意到同事是怎么进出办公楼的,曲琮也是听到这句话,才知道原来同事们慧眼如炬,连这样的小小细节都没放过。她不禁好奇华锦同事间到底存在几个微信私群,这其中又八卦了多少她的事情。

这么想不是自我中心,她学历不够,别人多说几句也很正常,曲琮笑笑说,“哪有司机开家用轿车的,那是我妈妈,她前几天顺路送我。”

这是事务所,不是菜市场,八卦也有分寸,同事笑笑放过她,“快吃吧,被老板看到你在工位上吃东西不太好。”

事务所纸质资料多,而且不是每一份都可以随便重打,有明确严格的内务要求,在工位上吃东西可能会引来昆虫,所以也在被禁之列——这条禁令不算严格,加班上头的时候谁还会特意跑去茶水间吃东西?不过现在是大白天,同事的提醒算是挺暖心的,曲琮先打开电脑,把包放到工位上又拿出一本无所谓的资料摊开,营造出自己已经到了的氛围,这才站起来说,“嗯嗯,我先去倒杯水。”

说着就顺便把星巴克纸袋拎过去——这都是吃过亏的,她前几天来了去洗手间,没开电脑,回来老板已经到了,这就是在老板之后进办公室,在华锦这大概是比【在老板之前走】也就次了一等的大罪。元律师没说她,不过同组成员那几个中年级律师的表情也够受的了。

至于说现在是去‘倒水’而不是去吃早饭,也都有小心机在里面,老板问起来,“咦,电脑开了怎么不见人”,如果她说了‘吃早饭’,同事顺理成章可以转述过去,倒水会更保险些。曲琮目前还没吃过这种亏,不过她毕竟不笨,还是很懂得举一反三、未雨绸缪的,小心一些不会出大过。

在茶水间三口两口,把可颂夹火腿配着热茶塞下去,纸袋折好塞到可回收桶里,她拍拍手端着一杯热茶走出来,和同事眼神一撞,两人彼此一笑,“老板来了没啊?”

“还没呢,今天可能不会很早进来了。”

扯上几句,同事转头瞄向电脑,开始翻看文档,今日上午份的闲聊就到此结束了,曲琮打开OA——老板倒是还没来,但她的活早就被分发好了,今天要写大概两份摘要,还真不算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