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子里陷入了一阵寂静当中。

昭昭也是刚才那一瞬间才想起来,她这几天来了葵水,不能那个。

陆封寒的动作也停下了。

他没想到昭昭会来葵水,他刚开了荤,正是得趣儿的时候,这几天都想的很。

昭昭有些害怕,说实在的,现在她的身契在陆封寒手里,可以说自己的身家性命也都捏在陆封寒手里。

她虽然没经过多少事,可也知道不能惹陆封寒生气,要是他一个不开心,再把她送回醉月楼可怎么办。

可转念又一想,她是陆封寒花了大价钱赎回来的,应该不会那么轻易就送走吧。

看着昭昭小鹿一样的眼睛,陆封寒有些无奈,他帮昭昭盖好被角:“好,那便睡吧,”然后也躺了回去。

昭昭松了一口气,看陆封寒的模样他应该没生气,她惯来是个凡事不往心里去的性子,一会儿困意就上来了,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昭昭睡得倒快,可陆封寒却好半晌没睡着。

耳边是昭昭均匀的呼吸声,还能闻见昭昭身上的甜香,陆封寒一转过头就瞧见了昭昭露出来的小半张脸。

身体的反应好半天都没消失,美人就在身边却只能看不能吃,真是一种折磨,陆封寒也算是生平头一遭有了这体验。

又过了不知多久,陆封寒才睡着。

而昭昭这一觉则是睡得很是香甜,她像往常一样准备起来,睁开眼就看见了躺在身侧的陆封寒。

他竟然还没走?

昭昭有些惊讶,之前她起来的时候陆封寒早就不见人影了,这还是头一次呢。

这会儿陆封寒还在睡着,眉目英挺,鼻梁挺直,就是眉头微微蹙着,像是没睡好似的。

昭昭坐起来,她看着陆封寒,她现在想下床怎么办?

昨天晚上昭昭太过紧张,喝了不少茶水,这会儿有些忍不住了,可她在里侧,想要下榻就要经过陆封寒,只能从他身上过去。

可昭昭又怕碰到陆封寒,要是把他吵醒怎么办。

早知道她选择睡在外侧好了!

陆封寒睡梦中总觉得有人在看他,而且视线非常的热切,他自幼习武,耳聪目明,几乎是立刻就醒了,然后就看见了正在盯着他的昭昭。

可以说是目光灼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