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打出半句话,手指顿住了。

差点忘了,微博默认登录状态是原主的号,她如果用原主的号直接跟苏琬的粉丝对喷,肯定更给原主招黑。

苏甜深吸口气,冷静下来。

她很快发现客户端可以切换两个账号,连密码都不用输。

一个是原主的大号,@苏甜。

有八十来万的粉丝,微博认证是:知名童星,代表作《家有乖囡》。

苏甜翻遍这个大号,发现每条微博下都挤满了喷子,热评更是没几句好听的。

看来原主虽然有不少粉丝,但绝大多数都是黑粉。

而另一个号@一点都不甜,没有任何粉丝,关注了几十个娱乐圈的艺人。

这八成是原主平常用来吃瓜打发时间的小号了。

公众人物有自己的小号不奇怪,引起苏甜关注的是,这个小号曾经发过几条微博,都是一些看上去诡异颓废的图片。

有的是扭曲变形的人脸,还有烧焦的整束玫瑰……

苏甜没有摄影绘画方面的美术造诣,但仅凭观感,她已经觉得很不适了。

直觉告诉她,这些奇怪的图片一定跟原主的心理状况有关。

苏甜迟疑片刻,最终决定把那几条图片微博转为仅自己可见。

然后在梳妆台前随手照了张自拍,po上小号,附带文字:“新发型。”

无论发什么都被喷被黑的大号,没必要再用了。

原主长期承受网络暴力心理出了问题,自己却也不是铜墙铁壁,看到那些喷子肯定会影响心情,不如干脆眼不见为净。

小号暂时没人关注,但她有预感,很快就能用上了。

*

次日清晨。

苏甜刚起床洗漱完,女佣已经站在衣帽间前恭敬地询问:“苏小姐,需要我们为您搭配今日的着装吗?”

北城三中的校规和她曾经就读的一中差不多。

只要周一升旗时穿校服就可以,平日可以穿常服。

苏甜看了看两名女佣已经提前搭配好备选的几套衣裙,都是清纯少女风。

她从中挑了一条浅灰色的连衣裙,上衣线条柔和,下摆有一层灰白的薄纱,领口略带学院风,低调而不失俏皮。

女佣见过苏甜昨晚刚被少爷领回家时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