棍子落在后背发出沉闷的声响,仿佛谁家妇人在捶打衣服,抱着木盆出门洗衣服的谭佩珠驻足,眼珠转了转,怯怯地垂头,喊了声,“父亲。”

谭盛礼闷闷地点头,落在她身上的目光稍霁,可谭佩珠像受到了什么惊吓,身形绷得紧紧的,父亲从不打大哥的,男儿要振兴家业传宗接代,身子娇贵,这两日不知怎么了,昨个儿打了几下不过瘾,今早又拎着棍子在门外守着,连早饭都没吃。

莫不是打人如饮酒,沾上就戒不掉了?

好奇心使然,她偷偷拿眼神瞄她父亲,恰好父亲也在看她,四目相对,谭佩珠打了个寒颤,脚底生凉。

“佩珠。”谭盛礼直起身,揍人也是个力气活,几下谭盛礼就气喘吁吁了,“把盆给你大哥,让他去。”

“啊?”谭振兴瞠目,要他去洗衣服,他不会啊。

谭佩珠也震惊,谭振兴是家里长子,要继承家业的,累坏了怎么办。

“洗衣服去。”谭盛礼握着棍子走向堂屋,留下苦大仇深的谭振兴跪着没动,肩膀抽抽搭搭地喊,“父亲。”

谭盛礼头也不回,“不洗衣服你做什么啊,佩珠要照顾你媳妇和孩子,你不去谁去啊。”谭家男儿个个懒得像头猪,空有野心而不付诸行动,功名岂是做梦就能梦来的?

谭盛礼大发雷霆,谭振兴不敢辩驳,灰溜溜的摸着爬起来,后背像火烧似的疼,忍痛接过木盆,刚接过手又赶紧像烫手山芋似的推了回去。

木盆里有孩子换下的尿布,臭烘烘的,臭得他作呕,谭盛礼转身,看到他捂嘴,作势又挥棍子,谭振兴哆嗦,克制住脸上的表情,只留那双黑漆漆的眼神可怜兮兮地望着自个父亲。

“磨蹭什么?洗不干净就别回来。”

谭家男儿十指不沾阳春水,比女儿家还娇气,他要不把这种歪风邪气纠正过来,谭家往后还得更没落。

谭振兴垂头丧气地走了,走到院外,越想越不得劲,没考中秀才的不是他,凭什么让他像个农夫似的干活啊,他回望着青色的院墙,不甘心地提醒,“父亲,二弟还没醒呢。”

兄弟嘛,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滚。”

院里传来声如洪钟的咆哮,谭振兴不敢耽误,抱着木盆蹭蹭蹭地往山下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