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永远记得,在他意识模糊的时候,有一双手将他从水中托起。

那双莹白纤细的手腕上戴着一串缀有字母‘S’的银色手链,在阳光下是那样美,熠熠生辉。

他在心里发过誓,要一辈子守护这双手的主人。

他不该怀疑她的。

苏欣瑶抬起头,脸上挂满泪珠,

厉言深眼神闪了闪,最终点了点头:“嗯。”

***后,厉言深才发现手机忘在了车上。

苏欣瑶拿到手机,刚准备上楼,就有电话打了进来。

看到是时悦打过来的,她的眼神瞬间暗沉下来,等了几秒才接通。

江南公寓。

厉言深为苏欣瑶购置的居所。

厉言深将车熄火,“到了,下车。”

苏欣瑶坐在副驾上,不肯动,声音委屈又小心翼翼:“言深,你不上去吗?”

“我还有事。”他的声音很低。

“不是!”

他只是看不惯时悦,明明是为了钱嫁给他,却还要装出一副比谁都清高的样子,那怎么会是爱……

“那你会娶我吗?”苏欣瑶双眼含泪望着他。

厉言深眉头紧锁。

苏欣瑶盯着他,

厉言深的眼神倏地锐利,望向苏欣瑶。

他怎么不记得和她发生过什么。

当初爷爷逼婚,他确实很讨厌时悦,恨她让自己辜负了苏欣瑶。

所以婚后,他尽力在物质上补偿苏欣瑶,故意气时悦,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