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声音带着恐惧:“我们还不上钱,那些要债的把你哥打伤了,还说,一个星期之内还不上钱,就……就弄死我们……”

时悦悚然一惊:“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妈,你别着急,我马上过去找你。”

“好,你带点钱过来,你哥的住院费还没交上。”

“嗯,我知道了。”

时悦挂了电话,坐在梳妆台前,心中久久难以平复。

爸爸去世的时候,只留下一间小型服装厂,妈妈不懂做生意,是刚考上大学的哥哥放弃了自己的设计梦,辍学经营起来,年纪轻轻撑起了他们这个家。

想到这些年哥哥为家、为自己的吃的那些苦,时悦的眼泪掉了下来。

她擦了一把眼睛,将自己所有的现金和卡都找了出来,算了算,加在一起不到十万块,离五百万差的太多。

时悦带着全部家当,打车去医院。

坐在出租车上,脑子里还想着那五百万。

她深吸一口气,给厉言深拨电话。

无论如何她要凑够这些钱,哪怕是求他。

这次不再是手机上的一封邮件,而是明晃晃的白纸黑字,晃得她眼眶酸热。

这次厉言深是来真的?

她收回视线,强装出笑脸:“结婚证在爷爷那,就算我签了字也没用。”

厉言深冷笑:“只要你签了字,爷爷那我会想办法。”

时悦的心狠狠颤了一下,手下意识的抚上平坦的小腹。

一个小时前,医生告诉她,这里已经孕育了一个小生命,她和厉言深的孩子。

她抬起目光,看向厉言深,眼神平和又坚定:“我不会和你离婚。”

嫁给厉言深是她从十七岁开始的梦想,两年前终于如愿。

后来,时悦才知道,她和厉言深的婚姻是厉老爷子拿自己的命威胁来的。

而厉言深爱的,是她的闺蜜苏欣瑶。

明明是她先遇见的厉言深……

呵,爱情这东西,果然没有先来后到,

时悦的唇嗫嚅了一会,想要解释,最终又咽了下去。

她不说话,厉言深权当她是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