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她瞧见便喜欢,央求过他几次,他都没舍得给。

原来是送给宋慧心的……

傅启川明显感觉出她看见他回来,那暗淡下去的脸色。

刚刚不是还挺享受?

是在怪他回来的太早了吗!

“慧心。”江抒怀点点头。

“抒怀哥,原来你在这里呀,幸好刚刚在来的路上遇见了启川,否则我再去江家可就要跑空了。”宋慧心有些埋怨的嘟起小嘴。

启川?

叫的可真亲密。

傅启川从来不允许她这么唤他,原来他所有的好都只给了眼前这个女人。

十八.九岁的年纪,明媚耀眼,怪不得能赢得傅启川的心。

江抒怀下意识的看向云瑶,不动声色的抽出手臂,“慧心,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宋慧心心底有些不满,但面色不动,“金玉堂新出了一道甜品,我正想邀请你与启川一同品尝呢。”

“云瑶受伤了,我便不去了。”江抒怀说道。

宋慧心这才把目光扫向云瑶,眸中有着一闪而逝的嫌弃,这就是要跟抒怀哥订婚的女人,她不会把抒怀哥让给别人的!

“启川,怎么办?我好想与你们吃那家的蛋糕啊。”她求救似的看向傅启川语气撒娇。

“云瑶,一同去。”傅启川看向她。

宋慧心不经意间勾起得意的唇角,傅启川迷恋她,只要她说的话,他无不应允。

云瑶一股火上头,凭什么宋慧心想去,她就要跟着去,她低沉道:“我不去,我不***!”

“云瑶,你是额头受伤,不是嘴巴受伤!”他不由的冷喝出声,这女人越来越放肆,竟敢在众人面前给他耍脾气。

她明显看出他眼底的怒意,最终只得妥协的跟着他们去了金玉堂。

金玉堂是雾城最高端的西餐厅。

四人两两入座。

两个大男人去了前台点餐。

此刻只剩下二人。

宋慧心摘掉手套,面色阴沉,“云瑶,识相点就不要跟抒怀哥订婚,否则有你受的!”

云瑶微微挑眉,不是听不出她言语间的威胁之意,“宋小姐,夹在两个男人之间你很享受吧,你应该知道,他有多喜欢你。”

宋慧心当然知道傅启川对她的企图。

可那又如何,她就喜欢被男人追捧的感觉,尤其还是像傅启川那样的男人。

“至于我跟江公子的订婚,只要你有本事,我完全同意不订婚!”她无所谓的耸肩。

宋慧心恨得牙根痒痒的,她要是能破坏这场联姻,她也就不用威胁她了!

“云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破事!”宋慧心使劲扯开她旗袍的领子,露出里边大片青紫的痕迹,“都能爬上自己哥哥的床了,也配让抒怀哥娶你?”

她有一瞬间的懵,被宋慧心当场揭穿自己最肮脏的一面,她止不住的浑身颤抖,“你是怎么知道的……”

宋慧心***推她。

碰的一声,自己跌坐在碎裂的瓷碗上,手臂划开一道鲜血。

“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