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会被姜觅这么一搅和,自然是虎头蛇尾,在全校同学嘻嘻哈哈的欢笑声中结束了。

台上,卢睿喜咬牙切齿地盯着姜觅:“你真以为我怕了你是吧?”

“你当然不会怕我。”姜觅轻轻一笑,“但是,卢老师,我现在也不会再怕你了啊。”

她推着轮椅,从卢睿喜身边经过,压低声音道:“昨天那样的证据,我还有很多。一旦我心情不好,或者出了什么意外,那些证据就会一夜之间被全世界看到。”

五月的艳阳天里,卢睿喜无端端打了个寒颤。

昨天姜觅发到他邮箱的所谓证据,是一段视频。

地点就是姜觅昨天揍周皓***。

原主曾经在那里被周皓拦住***扰过,当时卢睿喜恰好路过,不过他并没有为姜觅主持公道。反而在姜觅向他求助的时候,他还表示那地方不属于学校范围,所以学校管不了。

卢睿喜现在想起来,也理解自己当时为什么会说出那种傻逼言论。

好像那天是周末,他着急去参加一个有钱学生家里组织的party,不想浪费时间,才那样说的,简直蠢到家。

但说了就是说了,那段视频足可以让他身败名裂,以后连工作都找不到。

而姜觅说,她手里还有很多证据。

卢睿喜甚至想不起来,自己还做没做过类似的事情。

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怎么会搞成这样?

姜觅背后的靠山到底是谁?

女保镖推着轮椅从操场往教学楼走,忽然看到前面站了一排学生,她脚步一顿,随即飞快挡在姜觅面前。

“小荷姐姐,没事。”

姜觅话音刚落,前面的人群就爆发出一阵欢呼。

“姜觅,好样的!”

“姜觅,你太帅了!”

“姜觅,继续保持啊。

“我们支持你,气死那头老秃驴!”

……

女保镖松了口气,表情有些不解。

不是说全校学生都不喜欢姜觅吗?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就因为一封检讨,就让大家转变这么快?

“谢谢大家。”姜觅微微一笑,示意女保镖带她离开。

她倒是能理解这些学生的转变。

原主再不受欢迎,也绝对没到跟全校同学都有矛盾的地步。

说白了,大部分同学只是没有自己的判断力,又不想惹麻烦。所以人云亦云,看到大家都欺负谁便跟着欺负,看见别人疏远原主也跟着疏远,显得自己很合群罢了。

但现在,姜觅不是麻烦了。

她那么嚣张地揍了周皓,又嚣张地写了那样一份检讨打卢睿喜的脸,结果卢睿喜愣是不敢拿她怎么样。

这说明什么?

说明姜觅变得强大起来了。

卢睿喜这个教导主任,因为捧高踩低太明显,其实很多学生都不喜欢,只是大部分学生都没有跟教导主任叫板的勇气。

现在姜觅让卢睿喜脸上无光,就是他们的“英雄”。

一个“强大的英雄”,当然能获得掌声和支持。

姜觅进教室的时候,也有人欢呼鼓掌,但声势比外面小很多。

因为这个班上,欺负过她的人太多,他们并不希望她变得强大。

比如她的前桌秦彤。

姜觅是一个人单独坐,没有同桌,但其他人不是。

秦彤的同桌,就是书中的女主虞白。

这就注定,书中三人的戏份,常常会被安排在一起。

虞白和原主都喜欢柏默,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

当然,柏默童星出身,现在已经是很火的流量,喜欢他的人超级多。

但是,原主长得漂亮,又表现特别明显,所以是虞白的眼中钉。

虞白并不是传统意义上那种正能量女主,她敢爱敢恨,瞧不起原主。

但她是学霸,自恃身份,不愿意跟原主正面冲突,基本上都是由好闺蜜秦彤出面教训原主。

秦彤也是个学渣,经常和原主争倒数第一,两人之间矛盾***。

“你那检讨是别人帮你写的吧?”秦彤听到有人对着姜觅欢呼,脸都绿了,大声道,“物理考了18分的人,还能根据病例算出别人出拳的速度和重量,你他妈逗谁呢?哈哈哈……”

姜觅确实算不出来,数值是顾言沣给改的。

但是,那份检讨的重点,也不在数值上吧?

不过,秦彤这样一说,还是有很多人跟着笑了起来。

18分的物理,的确创下了最低记录,值得一笑。

“嗯。”姜觅淡淡应了一声,“我家教帮我算的。”

“家教?”秦彤笑得更大声了,“就你?请得起家教?”

昨天秦彤也逃课了,今天一来就听到学校里在疯传姜觅变得有钱有靠山了,但她没亲眼看到,还是自欺欺人地不愿意相信。

姜觅不想回答她这种白痴问题,打开书包,拿出昨晚顾言沣给她整理的资料。

“哟,这是什么?”秦彤看到姜觅放在最上面的几张资料,是用一枚金色燕尾夹夹起来的,伸手就把燕尾夹拔了过去。

姜觅眼睛眯了下,没说话。

原主手巧,时常会做一些小玩意,或自己用,或送给柏默,大部分是送给柏默的。

柏默要拍戏、赶通告、参加各种活动,其实认真在学校上课的时间并不多。

原主不知道他哪天来,做好东西只能带到学校,碰运气。

但是,她基本上没送出去过。

秦彤不会让她把东西送到柏默手里。

只要看到原主做了好看的东西,秦彤就会直接抢走,然后毁掉。最后还要讽刺原主“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种破破烂烂的玩意,柏默怎么可能瞧得上眼”?

每当这种时候,全班同学就会一起嘲笑原主。

今天也是一样,秦彤欺负原主已经成了习惯,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而且,她也没想改,还想再把姜觅给压回去。

毕竟,周皓家并不是什么特有钱的人家,对他们这些富家子弟来说,也就一般般。

姜觅能搞定周皓,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这是镀的铜吗?”可惜秦彤家里条件也没多好,全靠巴着虞白才能耀武扬威,她没认出金和铜的区别,“姜觅,穷又不可耻,你说你这样爱慕虚荣,有意思吗?狗不嫌家贫,你让你父母怎么想啊……”

她把玩着燕尾夹,在指尖转来转去,结果一个不小心,没控制好力道,将燕尾夹弹了出去。

不偏不倚,落在前排一个男生的头上。

男生伸手抓住燕尾夹,然后转过头来。

姜觅一愣。

那男生正是柏默。

柏默也才十八岁,年纪轻轻就那么火,长相自然是没话说的。只是五官还有些没长开,看起来稚气得很。

跟顾言沣完全没得比嘛,姜觅偷偷吐槽。

“这是金的。”柏默看了眼手里的燕尾夹,用全班同学都能听到的音量说,“我用过这个牌子的燕尾夹,一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块一枚。”

教室里安静了一瞬,然后就像放了一群蜜蜂进来,“嗡嗡嗡”地响个不停。

班上大部分同学都不缺钱用,但文具相对来说,不需要那么高规格。

一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块一枚的燕尾夹,用的人总归不多。

而曾经最穷的同学用上了,他们自然心情复杂。

秦彤涨红了脸,支吾半晌道:“说不定是仿的呢?”

“不是,这里有标志。”柏默指给大家看。

姜觅没说话,心情也有点复杂。

原主那么喜欢柏默,不是没有理由的。

她第一次被人欺负,就是柏默帮她解的围。

只是,柏默的解围,仅仅出于正义。

而原主抱着这一份善意当救命稻草,给柏默的压力特别大,导致他一看见她就想躲。

要是原主听到柏默又帮她说话,肯定能高兴得睡不着觉吧?

只可惜,别的心愿,姜觅可以帮她完成,柏默……她不打算招惹。

“请你把我的夹子还回来。”姜觅没看柏默,对秦彤道。

资料是顾言沣准备的,她之前还没注意到那枚夹子。想来他早算到会有类似的情景出现,才故意用了那样奢侈的一枚夹子,她不能把顾言沣的东西弄丢。

被柏默当众打脸,秦彤也不好再横。虞白告诫过她,平时怎么横都没关系,但要给柏默留个好印象。

但全班同学都看着,秦彤又拉不下面子亲自跑过去替姜觅拿夹子,只好眼巴巴地望着柏默,希望他能把东西递过来。

可惜柏默想了想,却转过头去,把燕尾夹放在课桌上,摆明是不愿意帮她传递了。

秦彤气得一张脸红了白,白了青,实在气不过,推了虞白一下。

虞白也没想到柏默会这样,她稍一犹豫,回头对姜觅说:“夹子18888是吧?我赔你两万块怎么样?”

姜觅写着作业,头也没抬,很平静地说:“我不缺钱,夹子还我。”

秦彤都举起手想打人了,被虞白拦了回去。

她深深看了姜觅一眼,咬咬牙喊道:“柏默。”

柏默回过头来。

虞白说:“能不能麻烦你,把夹子递过来一下?姜觅上课要用。”

柏默迟疑一瞬,说:“谁扔的,谁自己来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