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昀风能尽早赶去医院陪伴,应该也是陈嫣所希望的。

整个下午,许炤彦带着全队的人做了此次923事件的汇报工作后,终是能得以休息。

天色渐黑,他这才匆匆从消防大楼朝医院赶去。

等许炤彦到了医院,陈嫣还在重症病房没有出来。

让他惊讶和意外的是,季昀风居然一直跪在门口。

季昀风手上头上甚至是脸上还是脏兮兮的状态,只有一身衣服还算勉强顺眼。

许炤彦不理解,就算陈嫣替他抱了煤气罐,替他挡了一份危险,他也不至于要一直这样长跪不起吧?

他正要前去将季昀风拉起,忽见病房里走出来一个模样憔悴的女人。

许炤彦认识,那是陈嫣的母亲。

“不管你跪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让你***见她。”陈母对着季昀风平静说道,语气中尽是疏离。

季昀风长跪不起,嗓音沙哑:“阿姨,我不见她,我就这样……陪陪她。”

“跪着陪她?嫣嫣她又没死,你跪什么跪?你要喜欢跪跪远点,跪这里我糟心,也扰了嫣嫣的清净!”陈母对季昀风并没有好态度。

陈父去世才多久,陈嫣就出了这种事,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陵城赶过来的。

尤其看着病床上浑身绑着纱布的女儿,整张脸连眼睛都看不到……

一想起陈嫣的模样,陈母就无法控制住情绪,鼻头泛酸。

“季昀风,我好好的女儿……怎么就躺进这种地方了呢?”陈母的眼泪无声淌落,看着季昀风带着满满的怨意。

季昀风低着头,背挺得笔直:“对不起阿姨,我没有照顾好陈嫣,让她受伤了,对不起……”

千言万语,都不敌对不起三个字来得更直接。

“说对不起有什么用?说对不起嫣嫣能醒得过来吗?她还能好好的醒来跟我回家吗?季昀风,当年我就说过,你不要跟我们家嫣嫣交往,她爸不让她跟消防员在一起,你明知道你的工作有多危险,为什么yb独家还要带着她一头栽***……”

陈母一边说一边垂着胸口,又急又气,隐隐连气都喘不过来。

季昀风没有说话,眼眶里的泪直直滴落在地板上,溅起一朵朵水花。

“你走吧,这里不需要你,我也不会再让嫣嫣跟你见面了!”陈母重重叹气,她已经没有多余力气发火了。

季昀风下颌角绷紧了几分:“陈嫣救人受伤,我是这次火灾救援的最高指挥官,需要对她负责。”

陈母声音冷了冷:“一口一个陈嫣,你还真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嫣嫣已经辞职了,她只是一个身穿消防服的普通人,要对她负责的,只有我这个当妈的。”

陈母说完,连手里的水壶都忘了去加水,直接转身回了病房,关得严严实实。

不远处的楼梯通道,许炤彦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他的眼中,尽是震惊。

原来陈嫣那个藏头不露尾的男朋友,真的就是季昀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