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里面,文韬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虽然刚刚惹了麻烦,但是不得不说,手感真好!!

想着那个金发***凹凸有致的身材,文韬竟然有些想入非非了......

“叮......”

电梯门打开,文韬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有些怯懦的走出电梯。

文韬四处张望,看着这豪华的装修,心里满是羡慕:要是自己也能在这种环境里面上班该多爽啊!!!

“文先生,您来了。”

熟悉的雄厚男声再次响起,文韬寻声看去。

一个西装革履,身材匀称的中年男子,正恭敬的快步走到文韬跟前。

“你就是刚刚电话里面的那个人?”文韬看着眼前这个满脸笑意的男人,心里竟有些发慌。

这一看就是正经八百的成功人士,文韬心里不自觉的产生了一种比别人矮一截的心态。

“正是在下,快请坐。”

将文韬安排坐下,便端着一杯上好的龙井茶放到文韬身前的红木桌上。

“文先生,请允许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刘志,是云天集团的总经理。”

刘志恭恭敬敬的做着自我介绍,这让文韬心里更是慌了。

“你找我到底要做什么?”

刘志直起身子说道:“文先生,您还记得十年前您救过一位姓云的老人吗?”

“姓云的老人?”文韬紧张的思索了一下,接着说道:“十年前我是有帮助过一个老人家,是不是姓云我不太记得了。”

刘志笑了笑说道:“事情发生在十年前,您不记得也是正常。您救下的老人就是我们云天集团的董事长,云海。”

“我们董事长没有家人,更没有子嗣,所以,他立下遗嘱,他名下所有的财产,都由您一人继承。”

文韬只觉得眼前发黑,不可思议的惊呼:“什么?!我一个人继承?!”

“是的,文先生。那接下来我跟您介绍一下遗产的具体内容。”

说着,刘志就在办公桌上拿起一份文件:“你所继承的是我们整个云天集团,旗下有已经上市的房产行业的威铭集团,福源集团,餐饮行业的百达集团......”

整整二十分钟,刘志将文韬继承的企业、不动产以及文物宝藏各类财产,全数说完!

文韬认认真真的听着,但始终觉得不可思议,缓缓站了起来,疑惑的看着刘志问道:“你刚刚......说的这些都是我的?”

刘志轻轻点了点头:“是的!”

“这些东西,得值多少钱?”文韬紧张的问道。

刘志先是一愣,随后便笑道:“这个......保守估计应该有个五万亿美金还不止!”

五万亿?!

还是美金?!

文韬只觉得眼前一黑,脚下一软,便瘫坐在地上,想站起来却发现双腿根本没力。

刘志立马恭敬地上前扶起文韬坐回到沙发上,然后又恭敬的端起桌上的茶,递给文韬。

文韬很不好意思的笑着,有些露怯的接过那杯茶。

立马咕咚咕咚喝光了......

这是真的吗?!

这不是在做梦吗?!

文韬看着眼前华丽的大办公室,看着眼前如此正气的男人,他心里一横,管他真的假的!!

反正我本就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他就是个骗子,又能骗得了啥!!

只见刘志从兜里摸出两张卡,恭敬地递给文韬。

“文先生,这张黑色镶紫钻的卡是不限额的,也就是说,只要云天集团不倒,您这张卡想怎么刷,就怎么刷!”

“这张白色镶金色龙纹的卡是帝豪至尊卡,持此卡,可以在帝豪任何会所消费!”

“这两张卡您保管好,这可是身份的象征。”

文韬小心翼翼的接过刘志手里的卡,捧在手里仔细的端详着。

果然是身份的象征啊!!

长这么大,别说见了,听都没听过,镶金带钻的卡!!!

我真的就这么摇身一变,成首富了?!

“那个......我现在就已经继承了?没什么程序要走吗?”文韬试探的问道。

刘志拿过遗嘱说道:“只要在遗嘱上面签个字就可以了,不过,要继承遗产,还有一个条件。”

文韬有些不安的问道:“什么条件?”

刘志将遗嘱翻到最后一页说道:“遗嘱上面特意提到,如果您要继承遗产,就必须娶慕晨晨。”

“慕晨晨?是谁啊?”

“根据遗嘱吩咐,关于慕晨晨的一切信息,我不能透露。”

文韬无奈的笑了笑,心想莫名其妙成了首富继承人就算了,连婚姻都被包办了......

“不过我见都没见过这个慕晨晨,会不会是那种嫁不出去的肥婆或者丑八怪啊?”

作为首富继承人,我肯定得找个美若天仙的女人才对得起自己啊!!!

刘志笑呵呵的说道:“这个文先生大可放心,只要有钱,往棒子国一扔,野猪也能变天仙!!”

“哈哈,有道理有道理。那我现在可以签字了吗?”文韬已经迫不及待了,首富的遗产啊!!!!

刘志从胸前的西装口袋里掏出一支钢笔,恭敬地递给文韬。

拿着笔正要签的时候,文韬犹疑了一下,但是很快,他的眼神就坚定了,随后便在落款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小心翼翼的将两张镶金带钻的卡放进口袋,就进电梯下楼了。

门一开,只见一群保安将电梯口堵得水泄不通,那个金发***也怒气冲冲的站在,不过此时已经将泼了咖啡的衬衫换了,现在穿着一件低领T恤。

“把他抓起来!!”金发***喊道。

随后两三个保安就上前抓住了文韬,带出了电梯。

“我说***,我已经跟你道歉了,你干嘛非跟我过不去啊?”文韬无奈的问道。

一个前台突然说道:“你个臭流氓,居然敢占我们许经理的便宜,也不看看自己那德行,跟个臭要饭的似的,现在就把你送到警察局去,哼!!”

文韬急了,怒道:“凭什么!!”

金发***冷哼一声:“怎么?不敢去警察局啊?那老娘也不能白让你个臭要饭的占了便宜啊!”

文韬愤愤的看着金发***:“那你想怎么样?”

“哼!我今天心情好,也不为难你,你就给我跪下磕个头,这事儿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