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天虞被那七八个男人围了起来,她紧紧的把自己蜷缩成了一团,可视线却是一直落在人群外的一脸冷漠的凌钧灏身上。

凌钧灏误会她的时候,她没有哭没有绝望,可当别人那样欺负她的时候,他却冷眼看着这一切后,她彻底的心碎绝望了。

她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

错在不该爱上这么一个是非不分的无心男人。

“滚……”她没有力气去喊,心脏上的痛疼已经让她失去了所有的反抗能力,她已经用尽了全力去蜷缩着自己。

心底涌上来的恶心感让她胃部不断翻滚,头晕目眩的她本能的缩缩在角落里,一遍又一遍的喊着,“滚开……求求你们,滚开……”

她没有大喊大叫,因为她清楚的知道,不会有人来救她……那个曾对她用尽世间温柔的男人早就消失不见了。

那群男人相互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从始至终都只是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切的凌钧灏,他们清楚的知道,如果不对这个女人来点儿狠的,那他们今天就别想从这里出去了。

之前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一把拽住阮天虞的头发,对着她的脸就是一记耳光!

“乖乖听话多好,非要让我们来强硬的是不是?!”

凌钧灏的眉头骤然紧蹙,呼吸也在不觉间变得沉重了几分。

跟着他一起过来的司机有些不忍看下去,他抿唇,小心翼翼道,“先生,我们要不要……”

话还没说完,司机就闭嘴了,只是因为此时凌钧灏的面色太吓人了,他哪还敢继续说下去?

“滚……”浑身的疼痛早已让阮天虞麻木了,她就那么望着凌钧灏,对他说,“凌钧灏……滚……滚出去……”

“你们如果连这么一个女人都搞不定的话,那么我留你们也没什么用了。”凌钧灏离开前,不咸不淡的一句话让那几个男人骤然一愣。

阮天虞心底原本还抱着的一抹希望,也被他绝情的语言,和这房门关闭的声音,彻底碾碎。

撕拉——!

阮天虞的衣服直接被扯掉!

如此的行为让阮天虞的呼吸骤停片刻,随之而来的是心脏传来的一阵剧烈的疼痛,她大口大口的呼吸,面色惨白的不像话,就在男人真要对她做什么的时候——

阮天虞用劲最后力气,在意识脱离前,对着门外呐喊道:“凌钧灏,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阮天虞是被抬进医院的,等她被送进抢救室的时候,她浑身都有伤。

当值班医生看到这一切时,都忍不住地倒抽了口凉气。

白天的时候,他们可都是知道这位阮小姐是被凌钧灏给拖走的,可没想到,送回来后,会是这副模样。

阮天虞被推进抢救室后,凌钧灏就那么冰冷地站在门口,最后的时候,他还是让那些人收了手,没再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