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

《天才萌宝:神秘妈咪从天降》小说简介

主角叫沈蓓一宁少辰的小说是《天才萌宝:神秘妈咪从天降》,它的作者是婤子创作的总裁豪门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宁少辰对于这些女人之间的话题,一向无兴趣,所以,这边的动静并没有让他有反应,倒是宁小熙却是盯着高雯,小脸上有着明显的鄙夷,装!“宁少,宾客已到齐,前面问,是否可以入场了。”柳絮进门,询问着宁少辰。宁少...

《天才萌宝:神秘妈咪从天降》 第16章我们之间,不可能 免费试读

宁少辰对于这些女人之间的话题,一向无兴趣,所以,这边的动静并没有让他有反应,倒是宁小熙却是盯着高雯,小脸上有着明显的鄙夷,装!

“宁少,宾客已到齐,前面问,是否可以入场了。”柳絮进门,询问着宁少辰。

宁少辰将手中的书放下,起身走到高雯身后,俯身打着高雯,“很美。”他温柔的赞美着,充满磁性的声音让一众女眷迷失了自己,这么完美的男人,世间少有。

对于宁少辰的赞美,高雯显然非常受用,面露微笑,这时化妆师们正好收了手,一起站到了一旁,负责人毕恭毕敬的说道:“宁少,都好了。”

不同于之前的温柔,闻言,宁少辰只是冷洌的“嗯”了声,然后便牵起高雯的手“走吧。”

接着,一众人,便前拥后护的跟着两人往门口走去。

柳絮也牵起了宁小熙的手“走吧,臭小子。”

宁小熙却甩开他的手,坐回原来的凳子上,看着门口,一动不动。

“你这是做什么?”宁少辰脸色微变,闪过一丝不悦。

“我等我小妈,你们先走吧。”

“小妈?”

众人闻言,开始小声的议论开,高雯阴沉沉地看了眼宁小熙,面上却温柔地问道:“小熙,你小妈,是谁?”她这做后妈的还没嫁过去,又从哪来一个小妈?想着之前离开的沈蓓一,她手指掐进了掌心之中,一个保姆,居然叫她小妈?呵!

但,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小妈……就是Smallmom……”宁小熙看着高雯,皮笑肉不笑的解释着,看似一脸无害,高雯的脸色却又沉了几分。

这孩子,她这几年,那么费力的讨好他,他却从来不给她好脸色看,那保姆才来多久,居然都叫上人家“小妈”了……

心里的恨意滋生,待她正式嫁入宁家后,第一件事,便是把这碍眼的臭小子弄走。

“先走吧,你留下来陪他。”宁少辰瞪了眼宁小熙,拉着高雯,转身离开,并吩咐柳絮先留下来。

但,宁少辰的默认与不解释,让众人又是一阵唏嘘,对宁小熙口中的小妈,更多了份好奇。

沈蓓一回来时,休息室里,只有宁小熙和柳絮,她将手中的鞋子递给柳絮“这是高小姐的。”

柳絮看着沈蓓一,上下打量了一番,眉头皱成一团,今天这么大的日子,这么大的场合,她居然依旧穿着那套之前的衣服,白衬衫,灰蓝色针织马夹,洗得发白的牛仔裤。

二十七八的女人,又没有结婚,遇到这样难得一见的大场面,就算是个保姆,不也该尽力打扮一番?毕竟,灰姑娘的故事,不是完全不存在的。

可……这女人……

“沈小姐,我要带小熙去前面了,你……”她是保姆,她自然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去前厅,沈蓓一倒也没觉得什么,她松开宁小熙的手“你快去吧,等完事了,你再来找我,我在后厅等你。”

说完,便转身,朝着后厅走去,那里有酒店的服务员,还有会场的工作人员,那是她应该呆的地方。

宁小熙眼里闪过一抹心疼,却最终什么都没说,小手塞进口袋里,握了握某样东西,下定了决心。

因为只是订婚宴,不像结婚那么隆重,在接受了媒体的一干询问和大家的祝福后,便进入了相互敬酒的环节。

夏宇在搜索了整个会场都没有看到沈蓓一时,心里开始着急了起来,明明,刚刚看到她在这的。

“阿宇,你陪我跳支舞吗?”欧阳敏敏拉着夏宇的手臂,撒娇道。

她从小到大,便是天之娇女,身旁的人无不是围着她团团转,只有夏宇,对她一直是不冷不热。

夏宇低头看了她一眼,有些烦燥的拉扯了下脖子上的领结。

“你先去旁边喝点东西,我去下洗手间。”

说着,也不管欧阳敏敏的反应,修长的腿迈开,走向大厅后面的后厅。

果然,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在看手机的沈蓓一。

心里惊喜。

“蓓一”

沈蓓一闻声,明显身子颤抖了下,她缓缓抬头,看着夏宇,扯着嘴唇笑了笑“夏宇”

后厅,是一些所谓“下等”人会呆的地方。

很少会看见有前厅的人进入,所以,夏宇的出现,把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了过来。

沈蓓一皱了下眉头,“那个,你找我有事?”她的语气有着淡淡的疏离。

夏宇自然也感觉到了,他不由分说地拉着她的手,朝着门口走去,然后找到了一个空的房间,把沈蓓一带进去,关门。

“你干吗?”沈蓓一用力甩开他的手。

“我和那个女人之间没有什么,她是我爸给我安排的。”他急切的解释着。

沈蓓一抿唇,夏宇会和她解释,多少让她那可怜的自尊心,好过了许多。

“你,不用和我解释。”

其实,她心里很明白,就算夏宇依旧对她好,他们之间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有宁小熙,无论这个孩子是怎么样有的,但,她生过一个孩子,却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他们注定是不可能会有结果的,别说在这种上流社会,就是普通的老百姓家里,她这样生过一个孩子的,一般家庭也接受不了。

所以,对于夏宇,从初始,她便只能选择做朋友。

想到这,她表情暗淡,当初接受母亲建议时,她不明白,母亲口里所说的那句,要付出一生的代价,是什么含义,此刻,她似乎懂了。

显然,她不在乎的态度,刺激到夏宇了,他一把将她扯入怀中,然后,低头,便吻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