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

《首席总裁夜夜欢》小说简介

《首席总裁夜夜欢》是作者晶晶儿著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首席总裁夜夜欢》精彩章节节选:"少爷!""快去请医生。""您没事儿吧!"保镖佣人被厉司爵手臂上十几公分的伤口吓疯,一个个如打了鸡血的精神病患者。"砰!"男人微白的脸色暴戾如魔,一脚将挡在身前的佣人踹翻在地。"去把她抓回来。"敢在他...

《首席总裁夜夜欢》 第3章:我们没有妈妈了 免费试读

"少爷!"

"快去请医生。"

"您没事儿吧!"

保镖佣人被厉司爵手臂上十几公分的伤口吓疯,一个个如打了鸡血的精神病患者。

"砰!"

男人微白的脸色暴戾如魔,一脚将挡在身前的佣人踹翻在地。

"去把她抓回来。"

敢在他面前逃,苏阮阮真是好样的。

楼下灌木繁茂,粗枝大叶将苏阮阮身上划开无数道伤口,不深却密集如发丝。

她跳楼不到一分钟,灌木丛已然被厉家保镖包围。

"太太,请您回去。"

他们不是傻子,以前太太受宠,现在看来……

也就那样。

苏阮阮躺在泥土里,鼻尖有腥甜的味道。

是她的血液和泥土的香味。

"哈哈!"

苏阮阮笑的眼底泛起白雾。

厉司爵死都不肯放过她。

众人听着女人狰狞的笑,脊背生出冷汗,骄阳下却冷意遍布全身。

她最后是被抬着回去的。

男人坐在沙发上,指尖雪茄缭绕着青烟,将他刀锋一般的眉眼遮住,只剩下浑身嗜血的气息。

苏阮阮被放置在chuang上,是他们曾经无数个日夜爱意缠绵的大chuang。

指尖略过,布料柔软如丝,似水!

"砰!"

一个闷响,苏阮阮用尽了力气从chuang上翻了下来,她躺那chuang上,觉的疼!

心里发疼!

男人脊背挺直动作只是一瞬却生生止住。

带着火星的烟灰落下,正落在厉司爵的手背上,男人眼底晦涩隐忍,却无关痛痒一般。

她居然敢嫌弃他。

敲门声炸起。

"厉先生,听说太太……"

医生抱着急救箱脚底发软。

他看厉司爵的眼神不是在看人,是在看阎王爷。

"滚!"

厉司爵低声呵斥。

说完了嘴角邪魅,笑意不达心底带着玩味:"告诉他们,谁都不要管她,我倒是要看看她有大本事。"

医生愣住,视线望着大chuang,chuang尾有一双**的脚,脚上密密麻麻的伤痕,鲜血已经凝固成形。

这……

心有余悸他却不敢再说什么,敢违背厉司爵,那才是真的活够了。

颔首恭敬,医生合门退出。

房间里静的只剩下呼吸。

苏阮阮望着天护板笑。

苍白的唇上有干枯的血液,黑红的颜色,如怪物的獠牙。

她只是笑,笑的颠倒众生,笑的悲天悯人,笑的无尽凄凉。

笑到她最后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天际将入夜,天空已经变成了晦暗的黄色,月白浅淡挂在天上孤苦无依,星辰渺茫远离着天际。

"你说老板会杀了太太么?"

"不知……嘘!"

地毯上男人的脚步低沉,如他的此时的面容,冷峻的脸上带着神砥贵胄一般的疏远冷漠,好似一个不留神就会要了人的命。

楼下的女佣噤声,屏住呼吸躬身尊敬。

"所有人都回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接近别墅。"

暗哨保镖女佣相互顾盼皆是不解,更有甚者心惊肉跳。

厉司爵会不会杀了太太。

心里猜测却不影响他们逃命的速度。

大厅豪华奢靡,从地毯到墙壁上的油画都是苏阮阮和他亲手挑选的,随便一个都价值连城。

唯有沙发上粉红的毛绒玩具格格不入。

那是苏阮阮的东西。

厉司爵穿过大厅走进了一个小房间,出门的时候手上带了医药箱。

脚步纷叠向前,箱子一角碰到了沙发上软软的毛绒玩具,玩具沿着皮质沙发边缘落下,跌进了黑暗里。

厉司爵脚步顿住,黑色的发掩盖着神情。

良久,男人转身将地上的玩具捡起,仔细拂去灰尘。

玩具还是以前的样子。

萌宠可爱。

厉司爵上楼,卧室里幽暗的光线让人迷蒙恍惚,他脚步微怔,此时的情景好似无数个夜里他晚归时候的样子。

chuang上有个人在等他。

心跳倏然加快,厉司爵指尖发白攥着药箱把手,狠狠的克制。

眨眼男人恢复了冷酷无情的样子。

"人呢?都给的滚出来。"

大厅里忽然有尖锐的女声。

紧接着是脚步匆忙的上楼声音。

厉安安气鼓鼓的在别墅里转了一圈一个人也没见到,更别说是她哥哥厉司爵了。

她上楼直奔厉司爵的房间。

"哥……"

扬手还未敲门,大门从里面打开,厉司爵一张脸阴冷至极。

厉安安不怕,现在怒气正在头上,她才顾不上厉司爵那张死人脸。

"谁在里面。"

她厉声问道。

房间里幽暗,出了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厉安安就是觉的她看到了苏阮阮。

"你来干什么?"

厉司爵声线清寒。

男人上前一步,眼底嗜血杀意。

他危险至极。

厉安安心惊,不敢再有动作。

"你对的起妈妈么?你还护着她,还为她杀了人,哥,你疯了,你爱上了杀死妈妈那个人的女儿。"

厉安安声线哽咽颤抖,眼底尽是怀疑质问。

她在酒吧喝酒,偶然听说了游艇上的事情,厉司爵是什么人?

一点风吹草动足以热闹半年。

更别说为了一个女人动手杀人,厉安安知道那个人,是苏阮阮。

因为她妈妈害的她没有了妈妈。

所以她更恨她。

厉司爵眼底闪过一抹悲痛,这些事情他没忘。

手指攥着门把手,带着手臂上钻心的疼。

"你说话啊!"

厉安安气急。

男人收敛眸子,关上门转身下楼。

楼下清冷,厉司爵挺身坐下,脊背挺直肩膀宽硕,一张脸沉溺在幽深的光里。

厉安安随着男人的脚步下楼。

视线触及粉色,怒由心生。

她将娃娃摔在地上,高跟鞋踩的凶猛。

"去死,都给我去死。"

她愤怒咒骂。

因为她看到了厉司爵爱惜娃娃的样子。

那是苏阮阮的娃娃。

"够了!"

厉司爵怒喝。

厉安安不言语,眼角落泪,像是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

"哥,我们没有妈妈了。"

字字泣血,是他们孤苦无依的真实写照。

厉司爵鼻息凝重,敛眉深沉。

墨染的眸子里幽深深邃,黑的不见底如古潭深井,被人遗忘连月光都照不进去。

视线略过楼梯,浅黄色地毯软糯,点缀着淡绿色的竹叶。

是苏阮阮挑的。

"我会让她付出代价,我会让她生不如死,让她把欠我们的一点一点的还回来,这样难道不比直接杀了她痛快。"

厉司爵收回视线说的清冷,有东西压在心头,压的他呼吸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