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

《追妻缠绵:老婆不许跑》小说简介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追妻缠绵:老婆不许跑》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南朝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第十八章出院领证浅茗从医院出来,一副无奈的表情,付菀笙这么霸道她这次是真真切切的感受了一番。要不是为了这笔钱,她怎么可能会受这份气,不过,不管怎么说,他可算是要和自己去民政局扯结婚证了,在机场请的那些...

《追妻缠绵:老婆不许跑》 第十八章出院领证 免费试读

第十八章出院领证

浅茗从医院出来,一副无奈的表情,付菀笙这么霸道她这次是真真切切的感受了一番。

要不是为了这笔钱,她怎么可能会受这份气,不过,不管怎么说,他可算是要和自己去民政局扯结婚证了,在机场请的那些日子也没白请。

一想到这里,浅茗心里所有的不快顿时烟消云散,笑意盈盈的朝着商场那边走去。

可浅茗还没走多远,手机便响了起来,她见是不认识的电话号码,挂断之后,还没等揣回兜里,又再次响了起来。

“喂,您好,请问哪位。”浅茗认命的接起电话,淡然而又疏离的对着那头说道。

本以为是打错电话的,没想到对面一声声怒斥倒是让浅茗不明所以。

“回来了为什么不直接来剧组工作!是不是不想拍了!”

“我签你当主演不是让你外面耍的!赶快给我回剧组!”

浅茗的嘴角抽了抽,反应了半晌这才明白过来,感情电话那头把她当做童粹,她轻笑一声,“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还给我装傻!童粹!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已经让剧组多花费了多少钱!”

似乎她的话激怒了电话那头的人,怒吼的声音更大了几分,浅茗将电话拿远了一些,她不想这么早就得了耳聋这个病。

不想再被人无缘无故的训斥,浅茗当即挂断了电话,站在原地开始沉思起来。

究竟是谁把她的手机号码告诉给了导演,明明她和管连之间的合同上可没有写要演戏这件事。

正当浅茗有些困惑的时候,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转过身来朝着医院的方向快速走去。

“裴玉琪!是你干的好事是不是!”浅茗找到裴玉琪所在的办公室,一下子推开门,也不管里面是否还有别人,当即要她给自己一个说法。

裴玉琪正想着办法,想要在付菀笙出院前让他爱上自己,可看到浅茗的出现,也打断了自己的思路。

她双手环在胸前,微微抬起了下吧,傲视着浅茗道:“是我做的又怎么样,你现在可是童粹,不演戏你还想怎样。”

浅茗双手缓缓收紧了几分,蹬蹬蹬三步并两步走到裴玉琪的面前,眼睛紧紧的盯着她看,似是要看出一个洞来。

两人僵持不下,从外面吹来的微风吹拂了两人的发梢。

“你别忘了,我和管连之间的交易还没有结束,我要是向她告发你,你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浅茗覆在裴玉琪的耳边,用着只有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悠悠道,她听后不禁抖了抖身子,这件事可千万不能够让管连知道,不然,她是真的不想在这个城市混下去了!

她见威胁的效果不错,这才直起身子,面带笑意的看向裴玉琪,点了点头,旋即头也不回的离开这里。

直到浅茗的身影消失在裴玉琪的视线中,她这才缓过神来,愤恨的跺了跺脚,咬了咬牙,恶狠狠的看着浅茗离开的方向,小声道:“浅茗,你给我等着!”

收拾完裴玉琪后,浅茗这才想起来付菀笙说要让自己买衣服的事情,也不再多耽搁,小跑着离开医院打车来到商场,挑了几套看起来比较合身的衣服,眼睛眨也不眨的买了下来,反正是他的钱,又不会肉痛。

“喏,给你。”浅茗两只手都拎满了购物袋,回到付菀笙的病房将双手抬了抬,给他看了看。

崔少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只剩下付菀笙一个人躺在病床假寐,听到浅茗的声音时,这才缓缓睁开眼睛侧透过看向她。

“嗯,放在那吧。”

付菀笙的话语间不带有丝毫感情,就连看也没有多看她一眼,翻了个身背对着她。

浅茗的嘴角抽了抽,她费了这么大的气力给他买衣服,换来的就是这样对自己?心中忽然觉得有一股气在堵着自己,她盯着付菀笙的背影抬起拳头示威性的挥了挥拳头。

“别以为我看不见,你的小动作我一清二楚。”

也不知道付菀笙是不是后背也长了个眼睛,不然她做什么他都知道,浅茗有些泄气的将胳膊放了下来,蔫蔫的坐在崔少景之前坐的位置上。

浅茗一连照顾了住在医院几日的付菀笙,眼看着就要出院,这才想起要领结婚证的事情。

见他还在吃着医院发下来的午餐,头部微微向前倾了倾,眨了眨眼睛询问道:“等你出院我们就去领证好不好。”

付菀笙拿着勺子的手动作一顿,眼睛瞥了浅茗一眼,随即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吃着。

浅茗有些失落的低下了头,她能够想象自己要拿到这笔钱还真的是有些遥遥无期,想她浅茗什么时候做事会拖延这么长时间,看来这次是真的遇到了克星了。

付菀笙看见她的动作,就像不受宠的柔软兔子般,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嘴角扬起的那抹笑容。

“嗯。”他小声的回应了一个字,也不管她能不能听见。

浅茗的耳朵动了动,猛地抬起头来,眼中迸发出惊喜的意味看向他,“你刚刚是不是嗯了一声!这是不是就代表你同意了!”

付菀笙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勺又一勺的吃着,直到将盒饭中的食物全部吃完后,擦了擦嘴角,这才悠悠开口:“怎么,你想反悔了?”

“不不不,怎么会呢,我期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这要不是在医院,浅茗一定会现在放个鞭炮庆祝一下,她终于要结束这个任务,回到自己心爱的工作岗位上了!

“你等一下,我上个厕所啊。”她想起童粹的身份证还在管连那里,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就匆匆离开病房。

付菀笙见她这么激动,眸子暗了暗,不知道在心里想些什么。

“喂,明天把童粹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带来,付菀笙要和我去领结婚证了。”

管连一听,开心道:“知道了,明天一早我就到!”

她可是期盼这个时候已经很久了,要是再迟点,她还真不知道要付给浅茗这个女人多出多少的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