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为大家推荐一本叫《千杯雪酒作别》的小说,这本小说情节设计吸引读者,一环扣一环,而萧景州苏娴的故事核心又将如何开展,在本站可以阅读到这本小说。千杯雪,酒作别第一章 你最该死。阴暗潮湿的牢笼,传来响亮的鞭子声还有女人的闷哼声。

推荐指数:8分

《千杯雪,酒作别》在线阅读全文

千杯雪,酒作别第一章 你最该死

苏娴双手吊在房梁上,唯有足尖勉强够到地面。浸过盐水的鞭子打在身上,苏娴抖如筛糠!

她咬紧牙关,不曾喊过一声。

疼!

在疼也比不上眼前拿着浸过盐水的鞭子不断抽打自己的心疼!

糟乱的发丝下,苏娴抬起冷眸,比带着倒钩的鞭子还要犀利。

“秦景洲,你凭什么打我!”

言语愤怒,心似滴血。

“月儿又何曾做过对不住你的事,让你百般忌惮,不惜下毒害她!”

苏娴勾唇卷起一抹讥讽。

月儿这两个字,喊得可真亲切啊。

‘砰’的一声。

鞭子落在肩膀上,倒钩的刺扎进皮肤里,只一瞬间,鞭子迅速抽离,将白皙光滑的皮肤搅得皮开肉绽。

因为隐忍,苏娴苍白可怖的额头流出豆大汗水,顺着脸颊滴在潮湿的地上。分不清,地上是血还是汗!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清澈的眸底闪过几分复杂的情绪,哆嗦着**,艰难开口,“如果……我说,我没有下毒,你可会……”

“汤药是你端给月儿的,你还敢狡辩?”苏娴信我两个字还没有出口,就被男人凛冽的声音给打断!

苏娴盯着萧景州阴霾绝情的脸,心随着他薄凉的语气逐渐沉下去。

她要真的动手,哪里会让薛霁月有转圜的余地,故而瞥了下嘴,“那怎么没毒死她!”

倏地,苏娴的下巴钳制住,被迫扬起头。

“本王以为你经历将军府被抄的事,会有改进!看来本王的惩罚还是太轻了。”

“那你真是看走了眼,我苏娴认准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你最好看住你的月儿,别到时候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苏娴!”萧景州在薄凉的**里迸出着两个字,脸上难看到极致。“之前你就仗着自己是将军府的嫡女,对月儿百般折磨,你就这么容不下她!”

“因为她该死!”

“你才最该死!”

萧景州原本捏住苏娴下巴的手直接改成掐住她的脖子,苍劲有力的大手逐渐收拢,因为挣扎,绑着双手的铁链伶仃作响。

苏娴能清晰的感受到,空气一点一点被挤出去,她张着口本能的想要呼吸,却只能是徒劳,在绝望中仰起头,迎上萧景州暴闪出浓烈杀机的眼睛。

一瞬间,苏娴整个人都凉了,心冷却下来,浑身抖如筛糠。

因为,她爱的人,真的要杀自己!

“要不是你爹硬将你塞给本王,王妃之位哪轮的你来做?月儿痛一分,本王便会百分千分的还到你身上,最好记住本王今日的话,不要考验本王的耐心。”

苏娴睁大了眼睛,她只觉得天地旋转,眼前发白,似乎又回到那场血腥的杀戮里。

听说萧景州被围剿,苏娴独自带兵冲进去,将伤痕累累的他拽上马。为了引开追兵,她不惜披上萧景州的战袍,以身犯险,差点连命都丧给那场大雪。

如今看着眼前的这幅场面,到觉得讽刺。

萧景州松开手,甩开衣袖,紧绷的脸上凝聚着层层危险和威慑性。

“带王妃下去处理伤口,三日后让她去夫人的房间伺候,夫人一日好不起来,王妃便要一日为奴为婢伺候在夫人跟前!”

小厮们畏惧着上前解开染着血迹的铁链,不敢大声喘气。

苏娴的%.口不再胀痛,缺氧的感觉也在没有,她终究还是没有死成。

在路过萧景州时,苏娴斜睨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

到底是错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