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由牛花花著写的小说《千杯雪酒作别》的出现,吸引了书友们的注意力,故事中萧景州苏娴会带来怎样的精彩故事,在本站阅读这本小说吧。千杯雪,酒作别第三章 这是报应。苏娴跪在雪地里,任凭冷风顺着衣襟钻进皮肤里,不到一炷香的时候,便已经浑身发颤。

推荐指数:8分

《千杯雪,酒作别》在线阅读全文

千杯雪,酒作别第三章 这是报应

雪花一片一片的落下来,落在她头上,还有受伤的手背上。血水混为一体,不一会,整个手冻僵,伤口也停止流血。

昏昏沉沉了一段时间,听着屋内进进出出的人也安静下来,想来薛霁月的情况稳住了。

‘砰’的一声,眼前丢过来首饰盒子,当场陷进雪地里,就在苏娴的跟前。

这锦盒熟悉的很,是上次小弟过生日时,她送给小弟的生辰贺礼。

苏娴的手僵硬的向前,颤抖着将锦盒捧在怀里。

被冻僵的手指又粗又红,刚要打开盒子,里面的东西一溜烟儿的滚出来,掉在雪地里,露出殷红的血和白色的骨头。

是小尾指……

上面还挂着一颗红色的痣,正对着苏娴。

“啊——”周围看热闹的丫鬟都吓了一跳。

苏娴匍匐上前,慌慌张张将那半截小尾指捧在手里,心就像被人一片一片的撕开。

她将小尾指贴紧脸颊,小尾指不再从前那般热,比她的身体还要凉。

疼,好疼!

整个人呼吸都是痛的!

“我听你的话,跪了下来,为什么你还要……”苏娴声音抖得不成样子,连话都说不清楚。

“这就是你欺负月儿的下场,如若再有下次,本王直接废掉苏辙的一只手,下下次,本王定会斩了他脑袋,你听清楚了没有!”

萧景州站在苏娴跟前,玉树临风,贵气逼人,比苏娴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要的就是苏娴的臣服!

“我还有说不的权利么?”

“你知道就好!”萧景州声音冷淡。

“姐姐怎么在雪地里,这怕是冻坏了!”

薛霁月在屋内走出来,将自己身上的披风搭在苏娴身上,却被转过头充满血色的眼睛吓得差点摔在雪地里。

“这么冷的天,出来要冻坏了。”萧景州将她圈在怀里,指着地上的苏娴,叮嘱道:“月儿离着她远一些,小心又伤到你。”

“王爷,姐姐不会的!”薛霁月依偎在萧景州怀里,眼睛里透露着不忍心,“王爷还是让姐姐回去吧,这天寒地冻,莫要病着了。”

“既然月儿让你走,你也该磕头谢恩!”他看着她,声音冰冷决然。

苏娴这次没有挣扎,弯下腰,头重重的磕在雪地里。

“滚!”萧景州语气森然,心里没有一点**?,看到她落魄不堪的样子,竟然生出一丝心疼,这一抹心疼被刚才她屋内说的不在意给冲淡了。

苏娴被身旁的两个丫鬟搀扶起来,因为跪的时间太长,腿冻僵麻木,伸不直,几乎弓着身子勉强走两步,佝偻没有人形。

那道身影也消失在拐角,他目光朝着地上那片鲜红色移去,只有地上的血迹证明刚才的事情发生过。

苏娴推开丫鬟们的搀扶,忍不住朝着府门口跑去,她想离开,离开让她痛苦的鬼地方。

跑一步摔一步,最后站不起来。

她捧着那节手指,由起初的哭泣变成嚎啕大哭,嘴里塞满了雪,都化成了水从嘴角溢出来。

如狼狈不堪的畜生,发出最心酸的呜咽。

苏娴为了追求年少的欢喜,终究还是把家族里的人害了。

从那以后,苏娴就像是变了个人,很少言语,就算是下人逼迫她去清理猪圈,她也会二话不说,拿着扫把去清理干净,好像府内没有王妃这一说。

苏娴身上的棱角,也早就被萧景州一根一根连根拔起,随着时间的沉淀,连她自己都忘得干净。

可她从未有忘记,自己是苏家的女儿,不敢忘,在牢狱里受苦的家人。

苏娴照旧伺候薛霁月,给她上茶。

隔着帷帐,依稀能够看清里面相依而卧的人影。

“将军府的案子就要定下来了,王爷可要如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