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当首富继承人是花生小编在花生小说淘来的一本男频小说,该小说的作者是逗比色,其讲述了林天秦若菲的爱恋故事,目前连载中,重生当首富继承人精彩节选:她清楚的记得,有一次她在学校被人欺负,林天二话不说一个人就冲过去帮她报仇,那时候对方并不知道他的身份,林天被打了个鼻青脸肿,还要逗她开心。

推荐指数:8分

《重生当首富继承人》在线阅读全文

重生当首富继承人第4章 风流债

林悦不知道什么时候鬼鬼祟祟的摸了进来,小心翼翼的把门关上后,坐到床上叹了口气道:“菲菲姐,不是我说你,我哥虽然花心了些,但对你真的没话说,上次想要强你,也是因为知道了你和那个男人还有联系,他一向高傲,这种事他怎么受得了?今天他还跟我说了,会改过自新,如果是以前的他,你觉得你今天这么主动,他会熟若无睹吗?”

其实林悦也有些诧异,但对于自己老哥,别人只道他是纨绔,她却知道,对待家人,林天从来都是帮亲不帮理的。

她清楚的记得,有一次她在学校被人欺负,林天二话不说一个人就冲过去帮她报仇,那时候对方并不知道他的身份,林天被打了个鼻青脸肿,还要逗她开心。

这样的哥哥,林悦怎么可能不维护?

秦若菲无言流泪,心里却无比可笑。

对我没话说?

他要真对我好,怎么会强行霸占自己?

明知道自己有喜欢的人了,怎么会强行拆散?

你是他妹妹,当然帮他说话!

林悦劝了几句,见秦若菲这样子,也知道她听不进去,索性也懒得劝了,摇了摇头回了自己房间。

这一切是林天不知情的,他在山巅修炼到第二天清晨才下山,身上的衣服都被露水沾湿了。

林天伸了个懒腰,呼出一口气,灵气震动,身上的露水全部被蒸干,然后才站了起来。

修炼一夜,体内总算是有了一点灵气。

只是这具身体实在太过羸弱,一晚上全都用来开辟经脉了。

修真之道,分练气、筑基、开窍、金丹、元婴、分神、合体、大乘、渡劫。

如今的他,刚开始练气,弱的可以。

回到别墅,秦若菲和林悦两人正在用餐,杨婉蓉不在,估计是去了公司。

“哥,你这一晚上都在外面过的?赶紧去洗漱一下吃早饭了!”林悦跑过来挽着他的胳膊撒娇。

林天看了秦若菲一眼,后者也正好看过来,但迅速移开视线。

吃过早餐,保镖开车送他们到学校,一路上林天都在闭目养神,坐在他旁边的秦若菲微微颦眉。

其实昨晚林悦和她说的那番话,她并不是完全没有听进去,只是不怎么相信罢了。

浪子回头?

这种事就算有,也不会发生在林天身上!

不过以前他总是会找各种话题和自己聊天,怎么今天一句话都不说了?

下了车走进学校大门,林天有些哑然失笑。

想他身为修真界的顶尖大能之一,没想到重生之后居然要来上学,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京城贵族学院是一所私人学府,不过师资力量足以排的进华夏前十,而且不是光有钱就能进来的,没有一点势力背景,都会被拒之门外。

刚准备踏进校门,一个女孩就慌慌张张的冲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瞅着,正好和林天撞了个满怀。

“啊!”

林天纹丝不动,女孩却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当即痛呼一声,而当她看清楚眼前的人时,小脸更是瞬间惨白,急忙忍着痛爬起来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林少爷,我不是故意的!”

那眼神,就跟看着一头恶魔一样。

林天有些古怪,扶住她不停鞠躬道歉的身子,问道:“怎么了?鬼追来了?”

女孩被吓得更惨,整个人都在颤抖,又不敢擅自走开,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这幅样子,让林天无可奈何的同时也有些好笑,这原身以前这么恐怖吗?

不等女孩说话,一辆蓝色的敞篷跑车就从学校里面冲了出去,眼看着就要撞上林天了,才一个甩尾稳稳当当的停在林天面前。

跑车上的青年摘下墨镜,看到林天后,忍不住脸色一变,有些不可思议的惊呼道:“林天?!你怎么在这里?!”

青年留着当下时髦的韩版发型,挺帅气的,只是看到林天后那见了鬼的神情,让他显得有些滑稽。

脑海中关于这人的记忆涌了出来,王洋赟,京城王家的三少爷,也是被林天在十八岁那年打成植物人的王高岭的弟弟。

王家在京城的势力不小,商政都有涉猎,只是比商比不过杨家,比政比不过林家,一直被压着,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一般的世家也不被王家放在眼里。

王洋赟比林天小一岁,如今是大一级学生。

“我在这里,你很意外吗?”林天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王洋赟刚才看到他的微表情已经出卖了一些东西。

比如,自己出车祸的事儿在刻意的封锁消息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而王洋赟刚才的表情却表明他似乎早就知道这件事?

问话的时候林天已经一步一步接近了跑车,他双手撑在超跑的车门上,微微俯身看着眼里闪过一抹慌张的王洋赟,然后忽然回头冲那个女孩问道:“刚才是他在追你?”

女孩大脑有些当机的点了点头,随后发现不对又赶忙摇头。

但林天已经重新转过头盯着王洋赟了。

被林天这危险的眼神盯得全身发毛,王洋赟声厉色茬的低吼道:“这跟你没关系吧?你要多管闲事?!”

显而易见这话并没有多少底气。

他至今还记得当初二哥是怎么被林天带人打成植物人的,直到现在他二哥还躺在医院接受每天的例行治疗,而这个始作俑者却还在逍遥法外。

林天突然伸出手摁在了王洋赟的后脑勺上,在后者来不及反应之前猛地往前一按,就听见‘咚’的一声响,王洋赟的脑门和方向盘来了个亲密接触。

惨痛的嚎叫让四周的人都视而不见,开什么玩笑,林大少教训人什么时候需要理由过?

鲜血顺着脑门和方向盘之间的缝隙流淌,林天俯身在王洋赟耳边冷笑道:“你们王家干了什么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放心,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

不顾内心狂跳脸色煞白的王洋赟,林天起身走到那女孩身前,笑着说道:“没事了,他以后要是还敢缠着你,你来找我,我帮你打他。”

丢下这句话,不管呆愣当场的女孩,林天背对着她挥了挥手走进了学校。

身后的秦若菲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眼里罕见的流露出一抹复杂的神色。

但也仅此而已罢了。

纨绔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同样,改过自新也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办到的。

在秦若菲眼里,林天依旧是那个京城第一号纨绔,那个毁了自己一生的人!

事实证明无聊的学业让林天支撑不到一节课就开溜了,离开教学楼漫步在校园里面,林天脑海中思考着下一步的对策。

原身的那一起车祸,显然不是什么巧合,结合刚才王洋赟看到他后的表情,不难猜出这事儿即便不是他们做的,也跟他们脱不了干系。

当然,事无绝对。

按照林悦所说,自己这原身以前得罪的人还真是不少。

比如李家。

据说那位被原身强了的李家小公主至今还在国外进修没有回来,林天倒是有些好奇对方究竟有多么花容月貌,能让原身这样的身份都不惜用强。

“也罢,既然占据了你的肉身,自当为你报仇,不管是谁设计害你,本尊都不会让他好过!”

“林天!”

林天正喃喃自语,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娇喝,声音清脆,带着一丝空灵。

他转身看去,只见一个穿着奶白色上衣和黑色皮裙的女生正怒气冲冲的盯着他。

这女生身材稍显娇小,不过两条腿极为纤细笔直,脚上踩着一双高跟凉鞋,晶莹的玉足涂着亮红色的指甲油,五官带点西方人的立体,整体却又是东方面孔,是个混血儿。

单论容貌或许和秦若菲相当,但截然不同的气质却还胜过秦若菲几分,让林天都是忍不住眼睛一亮!

只是自己貌似没见过她吧?

“你是......?”林天疑惑问道。

李诗情瞪大了眼睛,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双手叉腰一脸娇蛮的呵斥道:“好你个林天!五年前你把我拖进多媒体教室做过什么你这么快就忘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