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宠成欢:绝色神后太霸道》小说简介

主角是纪非攻的小说叫做《帝宠成欢:绝色神后太霸道》,本小说的作者是紫甘蓝.CS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惊觉除了第一次之外,她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其实从来没有做过详细的打算。事实证明,她下起手来只顾得上“狠”,分寸是次要的东西。气流散去,遍地尸骨。苍于归没有修为,夜色掩盖下看不到那些,苍郁却嫌恶地挥了挥袖...

《帝宠成欢:绝色神后太霸道》 第6章 深夜谈心 免费试读

她惊觉除了第一次之外,她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其实从来没有做过详细的打算。事实证明,她下起手来只顾得上“狠”,分寸是次要的东西。

气流散去,遍地尸骨。苍于归没有修为,夜色掩盖下看不到那些,苍郁却嫌恶地挥了挥袖,刹那间连空气中的血腥气都洗净了。

苍于归抬了抬眼。

苍郁见她不说话,蹙了眉靠近她,“他伤到你喉咙了?”

她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苍郁闻言冷哼一声,抬头看了眼青竹屋的方向,说道:“你回去,这里没你的事。”

苍于归心知是苍于欢听到动静出来了,回头笑笑:“于欢。”

苍于欢的脚步顿了一下,看着像是有些无措。

苍郁:“我和你姐姐有些事情要说。她今天的行为太荒唐了。你先去休息。”

“姐姐她……”苍于欢不知想到了什么,说到一半就停下了,只看了看苍于归,担忧道:“好吧,我先回去了。小姨,你不要过多苛责姐姐。”

苍郁冷哼一声:“她犯了错就该受教训。”

苍于归只好苦笑。眼见苍于欢还想说些什么,赶紧道:“你快回去吧。今天这事是我不对。小姨说的没错,犯了错就该受教训。”

“那……我先进去了。”苍于欢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直到苍于欢进了屋,苍郁才开口说话:“今天的事,给我一个解释。”

还能有什么解释。苍于归无奈地道:“小姨,你才是,为什么你以前到镇里去采买的时候从来不管那些风言风语?”

九霄一听她说这话就知道要糟,果然下一秒苍郁就怒道:“我现在在问你话!”

苍于归:“……”

九霄:“……”所以他是真的没看出这暴脾气的姑娘哪儿温柔了。

“苍于归,你从小就聪明,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为什么放任那些人的流言蜚语。”苍郁缓了缓语气,“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懂:现在不是强出头的时候;现在恰恰是应该收敛的时候。”

苍于归心道“小姨果然把那大汉认出来了”,只好点头。

“既然如此,你告诉我,你今天听到看到了什么?”苍郁看着她,“见识过那些之后,你又做了什么?”

苍于归观她神色,似乎不像是想追究责任的样子,可见苍郁也忍得够久了。此次洗白,总归是利大于弊。但苍于归看不懂苍郁的眼神,那眼神太过复杂,她一时竟然辨别不明。

“是这样,小姨,”她叹了口气,“我今日下山,见他侮辱你,实在忍不了就在大庭广众下教训了他一顿。当时我看他态度不对,所以特意留了一手。果然他觉得丢脸,夜晚就来找我寻仇了。”

苍郁:“……你自己的身体状况你不知道吗?胡乱动手也就罢了,居然妄用灵力。你是忘了那三年间的苦痛了吗?我好不容易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你自己却不珍惜这条小命!”

“是我的错,”苍于归从善如流地垂下脑袋。半晌她又飞快地觑了苍郁一眼,见苍郁没有发怒的迹象,这才又接道:“可是小姨以前从来不会委屈自己。”

以前的苍郁神采飞扬,一身红衣如火凌冽,凤眸一瞥间无数人肝胆俱裂,何曾有如此宵小胆敢垂涎于她;她又何曾强迫过自己顺从任何折辱于她的人或事。

苍郁的骄傲是高高挂在天上的,从没有人敢挑衅。而如今……苍郁竟然为了求全,委屈了自己整整三年。

苍郁像是噎住了不知如何回答,苍于归则抿了抿唇,说道:“小姨,我是个废人,活着是幸,死了是命。我的命不值钱,却总算能够拿来换你们活得自在一些。小姨,这些你能忍,我不能忍。”

没有回音。

苍于归瞥见苍郁的手在颤抖,便明白这些年来看似冷漠的苍郁其实也并不好过。她的压力并不比卧榻的苍于归要小,因为如今偌大一个苍氏只剩了三人,三人中她辈分年岁最长,苍氏遗孤的生死几乎全系于她一身。为了责任,她不得不顺应世俗,只有回到了家才能用更冷漠的外表伪装成无坚不摧的模样。

这世道何其残忍,尤其是对一个美貌的女人。

苍于归知道苍郁一直都很冷漠,但她内心深处却比任何人都要柔软。燕凌的存在几乎毁了她的一生,但面对苍于归,她依然选择无怨无悔地照顾并抚养她——事实上,只要她将苍于归的身份暴露出去,她和苍于欢可以少很多忧患,尤其那段时间苍于归几乎是任人宰割。

苍郁活得太苦了。

苍于归只是想在力所能及之内,稍稍帮她松一松肩上的担子。

良久,她听见苍郁叹了口气。她刚想抬头,苍郁就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声道:“你比我想象的更懂事。”

苍于归以为苍郁至少还要再说一些类似话,但等了很久,只等到苍郁把手拿开。她困惑地抬头去看,只见苍郁已经背对着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

“小姨,我不懂事的。”她笑了笑,“在小姨面前,我永远都不懂事的。”

苍郁沉默地站了一会儿,没对她这句话作出回应,转而道:“你还记得于欢出生那会儿的事吗?”

苍于归愣了一下。

“你母亲怀胎十二月,仍然毫无胎动的迹象——全因于欢原本其实是个死胎。”苍郁轻声道,“但是于欢不能死。那时所有人都认为于欢的血脉纯净,未来会是苍氏族长,她不能死。可她天生灵魂缺失。她无法降生。”

苍于归抿抿唇。

“所有人都手足无措,而你父母想尽一切办法,甚至快要走投无路动用禁术,哪怕要以生命为代价。但最终,是于欢的姐姐救了她和所有人。”苍郁说着,转头看了她一眼,“是年仅三岁的你选择了撕裂自己的灵魂补全于欢,最终苍于欢成功降生,而你命不久矣。”

“……”苍于归只好笑了笑。

苍郁却说道:“你那时候也是像现在这样笑。苍于归,你总是这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