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流年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斗战天下

更新时间:2019-08-02 02:05:38

斗战天下

斗战天下 殇离兮 著

已完结 童溟,落落 魔幻玄幻热血爽文短篇小说

师傅曾近告诉过我:想要生成下去,就必须要强大的实力。看主角如何这边征战大陆,创不朽之伟业。无穷无尽敌人一般涌上来,他挺直的悬浮在虚空之中,冷漠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些敌人,没有丝毫的畏惧。从战魂堂到如今,不知道经历多少生死磨难。。更多斗战天下小说精彩章节内容等待您的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

童溟和老师相对席地而坐,屋子里砌了一壶茶,蒸腾而起的白气把两个人包围在中间,隔了一层微微的雾。

“你几乎从来没有找我谈过你的修习进度。”师父看着童溟的眼睛缓缓道。

“弟子并非不想,只是一直愚钝,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向师父请教。”童溟心里早就将这个性子又慢,关键时刻又总是掉链子的师父骂了千遍万遍,然而嘴上还是作出一副礼貌的样子。

“你刚才说,你自从法阵修行之后,便有很多事情困扰着你?”

“是的。”童溟点点头,继而把从法阵出来以后做过的重重梦境,包括在集市上看见的神秘人,都一五一十地和师父说了出来。

整个过程中,师父只是静静地听,没有说话。

等到童溟把一切都说完,他也只是端起茶壶,给童溟续了一杯水:“喝吧。”

童溟端起茶杯,师父沏的是上等的碧螺春,平日里师父极擅茶道,寻常人很少能与师父坐而论茶,能够被师父如此礼遇,已经实属难得,童溟乖乖地端起茶杯,装模作样地品着茶,等待着这个老头子把自己心中的疑惑解释出来。

“有些事情,本来可以不告诉你。”师父缓缓地放下茶杯,看着童溟的眼睛,“然而我现在觉得,不能再不告诉你了。”

“做好听故事的准备吗?”

童溟点点头,看着师父放下了手中的茶壶。

在都城东方的丛林里,本是部落的家乡。他们善于骑射,然而不善于政令,许多的政治法规都尚不成熟,在京都的人看来,那里不过是一群尚不开化的人而已。

但是一次贬谪改变了那里的命运。

户部尚书李严原本是朝中大员,然而却被莫须有的罪名贬谪到东方丛林,原本这种贬谪,对于在朝中娇生惯养的官员而言不亚于死刑,因为丛林里湿热的气候和瘴气让外界来的人极难适应,不出几年,大多病死。

然而李严没有,这个百分之百以文出仕的官员,却在那里扎了根,他在送别了押送他到那里的钦差之后,竟然迅速地和当地的番邦相处了起来,甚至在那里娶了女人,生了孩子。等到五年之后,朝廷礼节性地派官员去那里看望李严时,所有人都觉得出来迎接他们的只会是披麻戴孝的病死官员家属,又或者什么都没有,当他们看到穿戴整齐的李严和已经初具规模的东方城邦时,一时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这个人似乎很厉害……”童溟忍不住又嘴欠,“但这和我最近的经历有什么关系?”

师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慢悠悠地继续续着茶水,良久,才开口道,“要有耐心听。”

那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朝廷官员,却出乎意料地得到了李严的盛情款待,他用东方丛林盛产的果酒和美食请钦差吃饭,席间跟他们不断谈论着自己这些年安心思过的决心,并向钦差再三说明自己忠于朝廷的觉醒,一旦需要自己的时候,一定会随时准备为社稷继续效力。

连钦差都感觉到了不好意思,他们面面相觑,尴尬地看着李严痛心地陈词,激昂地表着决心。这所有的一切是在他们的计划之外的。在他们的计划里,应该是看到奄奄一息的李严,或者是面无表情地,已经在精神和身体上都被折磨殆尽的李严家属,来告诉他们李严前尚书已经病亡的消息,然后再宣读一下诏令,通告他或者他的家属朝廷记挂着他们,最后在发放一些不痛不痒的慰问品就可以打道回府了,可是这个不仅健康,而且看起来忠心耿耿,即使被流放至此也要对朝廷表忠心的李严大人,着实让他们的脸上青白不一。

这么好的官,恐怕百年才能出一个吧,却就这么被毁了吗?钦差心里面都是这么想的,并表示会把李严的决心会京城当面禀告皇上。

没有人知道,这是李严可怕计划的开始。

两个回京的官员还未来得及向皇上禀报李严大人效忠社稷的决心是多么感人,就暴病在家中。根据验尸的仵作所言,均是受了东方丛林的瘴气,身体不能适应因而染上了疾病,最终不治身亡。于是向皇帝表明李严事迹的机会也就暂时被压下了,朝中为抚慰罹难的官员家属,宣布给予追封官职,并给予其家属妥善的补偿,并命令两位钦差下葬的那一天,将在整个京城举行盛大的游行。

游行持续了一天,罹难钦差的家属还没来得及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回过神来,便被笼罩在了巨大的英雄光环里,本身在这样的和平岁月里,家中出了一位高官,并在执行朝廷旨意时殉职,这本事是一件光荣的事情。家属也并没有太过伤心欲绝,毕竟家里出了一位当朝的有功之臣,这是在任何年代都是极其光耀门楣的事情。

就在下葬的后一个星期,两个家庭先后传来了家属重病的消息,起先人们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就算再怎么光宗耀祖,人死不能复生,死者家属因伤神患病也是正常的。

然而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几乎在极快的时间里,所有的钦差家属先后染上了一样的疾病,所有的疾病发病都异常突然,患者起先感到浑身不适,尸体发热,后来便逐渐呼吸衰竭,最终窒息而死。从发病到病亡不超过一周的时间。

举城上下这才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这两个钦差的死亡并非水土不服,而是染上了极其严重的传染病,瘴毒本不属于传染病,只是会让身体虚弱的人患病而已,然而这次病死钦差的家属先后死去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是一场瘟疫!

几乎所有人都想到了那次全城游行,大家都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全京城的人,都可能已经成为了这场瘟疫的引源!

然而人们知晓的太慢了,早在钦差家属尚未病亡之前,已经有零散的市民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身体不适。官方惧怕消息走漏风声会造成大面积的恐慌,因而没有将疫病的消息传播出去。但没有不透风的强,钦差病死他乡,带来了严重传染病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便传遍了全城。

恐怖的消息散布的分外之快,全城上下都笼罩在一片人心惶惶的气息中。没有人敢猜测事情到底会变成什么样,所有药铺被纷至沓来的百姓踏破了门槛。

然而人们依然没有组织瘟疫散播的力量。几乎就在同时,瘟疫正以远超过人们心理预期的速度疯狂地蔓延着。起初只是几家几户,很快地,瘟疫就逼近了整座城市。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街上几乎已经看不到行人,所有人几乎都是同一症状,浑身无力,头痛,发热,进而呼吸困难,窒息至死,每一个人的死状都极其残忍。大多数人的脸被憋成了青紫色,还有少数人完全无法呼吸,在痛苦的折磨中死去。整个城市被完全笼罩在了死亡的气息当中。

就在这个时候,一件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前户部尚书李严,带着十年间暗自培养的两千兵马,攻向京城。

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两件事情之间的关联,但还是有聪明的人将这两件事情很快联系在了一起,紧急召集之下,天子绝望地发现能够听从他调动的京城兵马已经不过数千人,更多的人已经丧生于铺天盖地的瘟疫当中,瘟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寻常百姓蔓延到军队,蔓延到贵族,甚至蔓延到皇家。

原本固若金汤的城市,在一场瘟疫面前,变成了一只脆弱不堪的鸡蛋。在李严的两千兵马攻破沿途的最后一道关隘,杀向京城的时候,能够以完整的编制站出来勤王的军队也已经被瘟疫打败,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叛军杀到了京城之外百里。

皇帝第一时间召集了所有还没有被疾病击倒的老臣,几乎所有的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了远在千里的睿亲王,尽管皇帝曾与自己的兄弟为争夺皇位,以封王之名将其放逐到了偏远的夏城,然而同族遭灭,如果改朝换代,对于睿亲王来说也势必是李严势力必须打压的对象,何况此时进京,若勤王成功,能以什么样的筹码站在皇帝的前面还是未知数,当救援的诏书发到睿亲王的手中时,这个在夏城蛰伏了二十年的猎豹心动了。

双方在京城外的郊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浮尸荒野。最终睿亲王的部队以惨痛的代价战胜了李严,后者不知所踪。他所带领的部队是十年之间秘密训练的精兵,其战斗能力远非一般人所能想象。本以为可以以一场胜利胁迫皇帝退位的睿亲王,在此一战中也耗尽了几乎所有的战斗力。这是一场没有胜者的战役,整个京城被笼罩一片哀鸿声中。

便是在这样的时候,“战气”诞生了。

没有人知道“战气”是谁先发现的,但所有人都知道,当一切都处在百废待兴的时候,有一群神秘的人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当中,他们当街支援灾民,在城市当中摆起一口大锅煮粥,凡是能排队的乞丐均能领取到免费的粥和饼子。这在一片死气沉沉的废墟之上,几乎能称得上是神明一般的存在了。人们感激这些人,却很快发现他们的行踪也不是那么的正常。有人看见他们能以常人无法做到的动作奔跑,有人看到他们的行动比一般人要矫健得多。

很多人开始怀疑那些施舍的粥饭是否别有用心,但饥饿中的人是很难拥有真正的是非辨别之心的,更多的人默默地接受了这样的施舍,然而人们心头的疑云却从来都没有消散过。

原本这样的经过并不能称得上生动。然而有一次,事情发生了转折,驻扎在军中的睿亲王部队,一次在街道中与分发粥饭的人群发生了争执,一言不合,最终到了要动手的地步。便在这时,所有在场的人都目睹了一个分发粥饭的神秘人,不费吹灰之力地将一个身着甲胄的士兵三下五除二地击翻在地。整个过程中,他甚至都没有碰到过对方的衣服!

一股全新的力量在整个城市里蔓延,所有人都带着好奇和惧怕去猜测这群不知何方来的人究竟是什么神灵,来拯救这座被瘟疫和战乱折磨得疲惫不堪也破碎不堪的城市究竟是什么动机。然而短暂地怀疑之后,更多地人还是选择相信他们是上天派来嗯泽人间的使者,除了这个解释之外,他们想象不出来到这个已经与死城无异的地方对外来的人而言有什么样的意义。

正是从那时开始,击败身披甲胄的敌人,隔空即可伤人,能够蓄势待发击倒别人却不凭借任何武器和武功的“战气”,在这片大陆上兴盛开来。

起初,能够掌握这门技术的人也不过寥寥,并未引起人们大范围的关注,但逐渐地,情况开始慢慢转变了。人们惊讶地发现,这股力量开始成为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犹豫掌握战气的人越来越多,能够隔空伤人,伤敌于数步之外的人也越来越多,朝廷不得已,只好专门为新出现的情况颁布新的律令,然后犹豫没有可以相应参考的前例,也无法为这样的情况定下合适的罪名和约束的条例,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慢慢地,一股新的力量逐渐兴起,那便是战魂堂。

战魂堂招收人的方式也十分宽泛,凡是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打出一片天下的年轻人,都纷纷投入了战魂堂的麾下,他们大多数是游手好闲的年轻人,只有极其少数的所谓有志之士,但凭借着天资的不同,很快,绝大部分人都掌握了战气的结束,战气也逐渐开始有了等级之分,一等战气若释放者掌握得当,也不过是可以给别人造成一点隔空掌风的感觉,而到了三等战气以上,便是可以能够对寻常武者造成伤害的攻击了,听说战魂堂的长老级人物,全部都能达到七级以上的战气。让人想起来就不由心生畏惧。

然而,就在一切秩序都在被重新建立的时候,战魂堂的内部,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

“那就是我梦境里看到的吗?”童溟发问。

师父叹了口气,缓缓开口,“是的。”派系的争夺。以主张夺取政权为首的激进派和以主张勤王为首的保守派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最后也没有讨论的出一个结果。在不断地争论中,两个派系之间的争斗越来越激烈,最后终于爆发了出来。

在一次商议密会的时候,激进派的代表方世离忽然出手袭击了保守派的长老蒋衡,在众人还没有反映过来之前,战气已经将毫无防备的蒋衡完全击穿。鲜血**了数丈之远方才停息。

众人很快明白过来,大殿内瞬间变成了修罗场,参加密会的大多都是高阶战气的长老,双方之间的厮杀只持续了短短数分钟就刺刀见红,整个大殿内被变成了血涂满了的修罗地狱。充沛的战气来回激荡,将整个大殿划得千疮百孔。

一战之后,激进派也没有讨到什么便宜,两败俱伤的结果令战魂堂元气大伤。然而最后依然是保守派活到了最后,方世离负伤出逃,暗中继续扶植着自己的实力,而保守派也逐渐修改了招收新弟子的要求。战魂堂似乎就这样逐渐衰弱了下去。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

方世离在脱出了战魂堂之后,开始了自己的谋划。而他首要针对的目标并非是天子势力,而是战魂堂的保守派。

保守派为此召开了紧急会议,初期大家都认为,他的动机来源于他的仇恨,被重伤的愤恨使方世离迫切需要将保守派的势力全部扑杀干净。然而很快大家发现,事情并非像大家想象的那样简单,他的刺杀简单而明确,所有的刺杀行动都避开了战魂堂中的低阶新手和一些中等骨干,而全部对准了第一批成立战魂堂的老人,更重要的是,身亡的人当中,有很大一部分的人都与方世离并没有严重的意见分歧,甚至都没有出现在最后剑拔弩张,血溅三尺的大殿里。反倒是一些出现在最后火拼之日的中等成员,并未遭到他的报复。随着死亡人数的不断增多,战魂堂内保守派几乎变得群龙无首。更重要的是,主力地长老几乎被方世离屠杀殆尽。大家在反复地讨论中终于得到一个重要的结论:在战魂堂的主力高层里,有着大家不明白的秘密。而方世离脱离出战魂堂之后,之所以专挑保守派的长老进行灭杀,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将这个秘密公诸于世前消灭干净。

当大家恍然大悟的时候,第一批残存的长老已经所剩无几,这时保守派中的代表人已经是后来提拔上来的新一批领导人,自然对这样的秘密一无所知。大家急切地把目光投到了保守派中仅剩的三位长老身上。

这三位长老缄口沉默,一言不发,这更家确定了大家的推断。战魂堂里一定有大家所不知道的秘密,然而越是追问,长老们越是不肯透露半点消息。大家只好纷纷作罢。于是只好将三位长老全天候地监视起来,为的是在方世离将所有的秘密销毁之前保留最后的希望。

然而,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在受不了长时间软禁的折磨之后,三位长老选择了自杀。

这一次,方世离没有出手,而保守派的第一批长老已经死亡殆尽。

秘密就这样被压了下来,所有人已经无从得知这个秘密究竟是怎样,只能寄希望于将方世离捉拿归案。然而他的行踪已经完全不可捉摸,所有的人只得生活在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里,害怕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一具枯骨。

然而方世离此时再度让所有人出乎意料之外。他并没有再杀一人,战魂堂的保守派就这样苟延残喘了下来,战魂堂开始重新招收新的学员,开始继续把战气传授下去,从教会人防身健体,再甄选出有天赋且品行端正的人进行深造,将他们再打造成可以凭借战气去战斗的人,再向朝廷不断输送新的学员,从而补充着前线的战斗力。

就在这样的情景下,战魂堂逐渐变成了年轻人都无比向往的地方。因为进了战魂堂,你最起码可以拥有一份不差的前景,即使不能成为高阶弟子,去修习那些战气的攻击效果,也可以防身健体。然而更多的人向往的依然是能够一朝进入朝堂,从此家里的老母亲也有个照养,自己即使不能成为驰骋疆场的一代名将,也能将自己的热血和精力抛洒在战场上。

在这个乱世,能够将命丢在战场上……听起来,也是足够一个男人为之热血贲张的事情了吧?

猜你喜欢

  1. 魔幻玄幻
  2. 热血爽文
  3. 短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