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流年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爱比恨更堪述

更新时间:2020-07-27 03:05:00

爱比恨更堪述

爱比恨更堪述 黑心馒头 著

已完结 晏西臣,顾清 都市小说言情小说现代言情短篇小说

爱比恨更堪述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短篇类小说,男女主是晏西臣,顾清。如果可以逆转时间,晏西臣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交换这个机会,他要求得不多多,只盼望回到顾清被迷晕在酒店的那一天,这次他会静静地坐在她的身边,握着她的手,等着她醒来。

精彩章节试读:

那是一封很简短的遗书,顾让之的笔迹潦草,一看就是匆匆写就。

“小清,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爸爸应该已经死了。你别生气,爸爸是真的没办法了,我要是不死,以后还会有更大的麻烦,你就当爸爸是个没胆子承担后果的窝囊废的。我知道,是我为了自己的、为了公司的利益,毁了你跟西臣原本的幸福。我已经把所有事情的真相都告诉了西臣,爸爸是罪有应得,你别怪西臣,跟他好好过吧。”

顾清的眼泪落在纸上,把字都冲花了,说的真是轻巧啊。

好好过?他们还能过得下去吗?

“你来做什么?抱着孩子来医院耀武扬威吗?”王姨突然气呼呼起身,堵在病房门口,说什么也不让来人进门,“太太已经吐血了,你还想怎么样?想看着她死吗?”

“你这老太太还真是有意思,她要是那么容易死,还用得着等到现在吗?简直是莫名其妙!”

两个人毫不顾忌地站在走廊上对骂,就算这样,阿莫恹恹的哭声还是传到了顾清的耳朵里,顾清赶紧擦干了眼泪,“王姨,是阿莫吗?让她们进来吧。”

“你瞧,你家主子可比你懂事多了呢!”陶莉莉扭腰摆胯地撞开王姨进了病房,王姨气得跳脚。

“阿莫怎么了?生病了吗?”

“生病?那倒没有,她吃得好、睡得好,可就是像死了妈一样,天天哭了不停!我找来的育儿专家对她一点办法都没有,”陶莉莉看起来快要被阿莫逼疯了,要不是拼命控制自己,陶莉莉大概会把她直接摔在地上。

顾清吃力地接过了阿莫,阿莫重了好多,她一落到顾清的怀里,就立刻安静了下来。眼睛的眼泪还没干掉,就看着顾清咯咯地笑了起来。陶莉莉看在眼里,难掩脸上的落寞。

“你还真是厉害啊!那正好,你好好照顾着我的女儿,我呢,先去跟西臣约会去了。”

“这个小jian人就是故意的!明明知道您生病了,还把个孩子弄过来让您操劳。先生也真是的,您都病成这个样子,他居然还跟……”

“王姨,别说了,吵到孩子就不好了。”顾清擦掉了阿莫脸上的泪水,笑得温柔。

王姨重重地叹了口气,一句话也不说了。

照顾阿莫对于病中的她来说,还是太吃力了。阿莫特别黏她,只要离开她的怀抱,就会莫名的嚎啕大哭,等到阿莫睡着的时候,顾清整个人已经疲惫到连手指都抬不起来了。

可就算是这样,顾清还是睡不着,她一闭上眼睛,就是各种过往与如今的事情在脑袋里跑马灯似的过了不停,这甚至比绵延不绝的疼痛还要让她难以忍受。

她睁着眼睛躺在chuang上,听着王姨跟阿莫此起彼伏的呼吸声,时不时地舔一下已经干裂的嘴唇。她突然觉得好渴,感觉自己整个人从里到外都要干透了,她强撑着起身,想要chuang头的那杯清水,却被人抢先一步。

“你刚刚做完手术,短时间内不能喝水。”

“跟你没有关系,把水给我!”极度的疲惫让顾清的耐心跟好脾气荡然无存。

晏西臣摇了摇头,他伸手拿过棉签,用清水蘸湿了,想要为顾清滋润干到起皮的嘴唇。

顾清倔强地躲闪着,她不想要晏西臣莫名其妙的殷勤跟示好,他上次对自己说“重新来过”,第二天父亲就跳楼自杀。

这样的好,她真的要不起。

“这么难得的良宵,你不跟陶莉莉在一起,跑到我这儿来干什么!”

“我今晚是去跟陶莉莉分手的。”

顾清没想到竟然会这样,“为什么?”

“你答应了我重新来过,我怎么可以继续跟陶莉莉在一起?谢谢你给我机会。”

“你间接害死了我的父亲,为什么会觉得我还想跟你‘重新来过’?你已经看过我父亲遗书了,对吧?你以为他对我说,让我不要怪你,跟你好好过,我就会这么做吗?晏西臣,你猜错了,我不原谅你,也不想跟你好好过下去。现在我累了,请你出去!”

顾清说完就直接背过身去,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她等了好久,久到天都快亮了,才敢偷偷睁开眼睛,晏西臣果然已经离开了。

她轻舒了口气,眼泪就跟着不自觉地流了下来。顾清用手背擦了擦,却发现流得更多了,索性不再理睬。顾清现在的心里像一团被猫抓花的毛线团,她搞不清自己到底是如释负重,还是觉得百感失落,也许都有吧。

顾清现在终于觉得困了,她的意识慢慢地沉入到温水里,温暖从冰冷的手脚开始上移,当那温暖轻巧地擦过脸颊的时候,顾清突然清醒了过来。

哪有什么温水,根本是去而复返的晏西臣用温热的湿毛巾,在耐心细致地为她擦身。

顾清手脚无力,躲都躲不开,“你不需要这么做的!”

晏西臣面对顾清直白的拒绝,很是坦然,“我从来都不会知难而退,你大概忘了我当年是怎么追你的了吧?”

顾清又在医院里住了五天,这五天时间里,晏西臣一直衣不解带地照顾着她,就连胡子都腾不出时间刮一下。王姨都看不过去了,劝了晏西臣好几次,可晏西臣直接当作耳旁风,根本不加理睬。

“你回去休息吧,我自己可以的,王姨也可以帮忙的。”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跟我说话了。”晏西臣把一勺白粥送到了顾清嘴边,顾清摇了摇头,晏西臣也不强迫她。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担心你父亲的追悼会,你放心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你的出院手续也已经办好了,一会我们一起回家。”

家里还是之前的样子,只是属于陶莉莉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顾清的东西都回到了次卧,那扇暗门也大咧咧地敞开着,像是邀请、又像是**。

顾清想要假装视而不见,都没有办法。

趁着顾清精神还不错,晏西臣还带她去了追悼会的现场。

现场还在紧锣密鼓地布置着,晏西臣为顾让之操办的追悼会非常盛大,他事无巨细地为顾清准备好了一切,没有一点需要她操心的,就连黑色的套装都按照她的尺码订做好了。

可顾清试穿的时候,却发现原本刚刚好的尺寸,现在却大了不少,晏西臣看在眼里,虽然不说话,但是眼眶明显红了。

他把顾清紧紧地拥在怀里,像是要把融进自己的骨血里,“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说了太多句对不起,多得都要让顾清心软了。

第二天的追悼会现场冷清得就像医院的太平间,顾让之最辉煌的时候,朋友多得几乎可以踏平他家的门槛,可是现在,他人死灯灭,还背负着畏罪自杀的名声,竟然连曾经多多提携过的下属也没几个前来吊唁。

“都说顾家已经彻底垮了,我看还可以嘛,这追悼会的场子可够大的,就是一个人都没有,真是太可怜了,哈哈哈……”

“你们懂个屁,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知道吗?顾家就算是再落魄,也比我们这些穷光蛋强上一百倍啊!”

“没错,大哥说的对!”

顾清看着几个故意穿着大红大绿的衣服,流里流气的男人嘻嘻哈哈地闯了进来,他们每个人的怀里都捧在一束大红的玫瑰,看到自己脸上的笑意也毫不收敛,“你就是顾清顾大小姐吧,节哀顺便啊!”

“请你们离开,这是我父亲的追悼会,你们想做什么!”

“做什么?要债啊!父债子偿的道理你懂吧?你父亲欠了我们老板2个亿,他死了,只有靠你来还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言情小说
  3. 现代言情
  4. 短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