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流年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踏天逆道

更新时间:2020-09-10 17:35:26

踏天逆道

踏天逆道 乱落 著

已完结 海莫言,黄鹂儿 魔幻玄幻热血爽文

《踏天逆道》是乱落著作的最新完本的佳作,主要讲述了海莫言,黄鹂儿之间的精彩故事:如此与妻相携,随至于死。“花丽?侬美?”妻问之。予含泪答曰:“侬美,花惭,无及万一。”妻喜极而泣,偎于予怀,捏三枝低头自簪。异史氏曰:“出世入世,浮沉浮尘自得,死亡诗人何言死?”莲花落,落莲花,莲花轻移,步步生花。姑且妄言姑听之,豆棚瓜架细如丝。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两个人,在各自的悲伤中,浑不知后面,正有一道虹光在渐渐迫近我们。我是最忘情的,想到很多久远的遗憾事,最后还是黄鹂儿她摇曳我的肩膀提醒我,我才发觉的有人近来的。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名为白先远的两仪道友,佩剑就是那把“红楼”。白先远对黄鹂儿心仪已久,常常跑来我那儿向她献殷勤,那劲儿可不是一般的坚韧。可惜,黄鹂儿对他,没有对我的那种感觉。

“海师兄,你好啊!”白先远向我点点头,打打招呼,然后就忘“我”似的,转头定在了黄鹂儿身上。

我搓了搓剩衣袖上的我的一点泪迹,然后对白先远道:“来找黄鹂儿?”我话中的黄鹂儿,就是面前这个黄鹂莺了。我在不知不觉中,就这样叫她了,亦不知是许久前地事。

虽然黄鹂儿她曾经多次抗议我叫她“黄鹂儿”,说她的昵名是“莺儿”。我想叫她的昵称,就要像她的姑婆冬秋月神那样,叫她“莺儿”。不过,我不愿意就是了,之后黄鹂儿亦无可奈何,只好将就着被我叫她“黄鹂儿”。

可是那,黄鹂儿她现在不知有多愿意我叫她“黄鹂儿”,因为与众不同呢。

“是,是的,我找黄师妹。”白先远还是见到黄鹂儿,还是情不自禁有点害羞。

害羞着的白先远回答我的话后,对黄鹂儿柔声说道:“‘十道会武’举行在即,下个月就开始了,你还要外出吗?留在两仪里和同门练练剑不好么?我。”

“还有一个月呢,怕什么?我不要你关心我,为我操心,对我着意!你晓得的。”黄鹂儿不耐烦地打断白先远的话,顿了一顿,又对他说:“你还是回去吧,我和莫言要去西边一趟,兴许我和莫言在一起,可以学到不少东西嘞。”

白先远听了黄鹂儿的话,涨红了面。我看着白先远这么尴尬,这想也是黄鹂儿第一遭这样对他吧。

黄鹂莺说得这么直接,以致直白得,让白先远他无地自容呢,无法想象怎样地去接受呢。

白先远听着,握紧住了“红楼”的软丝剑柄,落寞宛如秋天的落叶,无奈地道:“那,我们的剑阵‘长相思’怎么办?我们对它的阵法和次序‘起承转合’,还没有纯熟啊!冯师妹许师弟还有林师兄他们,都会怪你离开的,这么样的不辞而别。”

“少我一个人,是没什么关系的,再说,这和十道会武可是没有一点儿关系呀,那是单轮积分的比赛。”黄鹂儿坚决地道,“我还要让莫言他,多指点一下我那新开发的术呢!”

“黄师妹,你对海师兄。”白先远伤情地说着,可是他被我一瞪之后,就不敢再说了。可他不再定望黄鹂儿了,他望着我了。

我被白先远望着有点不自在,只好望向黄鹂儿。

不知为何,黄鹂儿默默地望着树梢上的,像似蜘蛛网之类的东西,道:“我们走吧,莫言。”她听到了白先远没说完的话,似乎会意了,所以有点不自在。

话说是呢,一个少女的心被别人知道了,不自在才是不正常地呢除了被少女爱上那个男人,少女不但不会不自在,还会很高兴,兼带着一份热辣的羞涩。

“嗯。”我听到黄鹂儿叫我上路。

“等一下,我也与你们一同走吧!”眼见黄鹂儿要和我一起走,白先远还是不死心,强硬地道:“我刚好也正好要到西边一趟,去采集一种草药材,‘颇有草’,你们听说过的吧,西边的特产。”

“你。”黄鹂儿为之气结,“忘情水和忘忧草,也是西边的特产呢,我看你应该采集一些回来,和着熬汤喝。”

“黄鹂儿!”我亦为黄鹂儿之话气结。

“嗯?”黄鹂儿不愿意地瞄着我。

我不理会黄鹂儿的热辣挑拨,转头看着这个坚毅的少年那脸上的勇气,真心说道:“那么,我们还等谁?你和我在一起甚好,我还不知去找谁呢!不像某人无事生非。”

“莫言你!”黄鹂儿听着,为之气结。

我嘻嘻一笑,首先御飞离去。迎着微光,我感受着,那悠悠自在的白云那忧心忡忡的心绪。

曾几何时,我也有过像如白先远这么样的,一份纯粹的激情和爱意。

赶了许多路,终于去到了一处。那是一个一望无垠的沼泽。

整个偌大的沼泽上,笼盖着一层七彩波澜的气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剧烈的毒气。在沼泽近岸边的浅水下,我们隐约可以见到那里,已然有着十几具人类的尸骨,永远地躺在那里。

前之时没有来这里时,就听附近地村民说,这近来的一个多月,这个往日普普通通的沼泽,不知怎的,就涌起了这种罕有的毒气。这些毒气飘飘忽忽,弥漫在沼泽的近边,并且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就已然害死了多达十数人,以致村民们都不敢再来沼泽周围打渔捕猎。

不特如此,这些弥漫飘忽的毒气,还害得有些困苦人家,被逼要举家迁移。这对于安土重迁的老百姓来说,无疑是会令他们痛哭流泪的不啻死了家人。

这样一来,我们作为修真者,就不可能袖手旁观了,需到沼泽那里一探究竟,然后为村民们解决这道难题。

白先远望着这辽无边际的沼泽地,回头对黄鹂儿飞快地解释道:“《天秋一色》记载,七彩魂雾的创造者是太古蛇神‘醋意熏天’,可是太古蛇神死后,七彩魂雾并没有在世间消逝,而是渐渐的被别的物类吸取了。时至今日,这七彩魂雾已经很少有了,在西边更是纯属罕见是南方修蛇独有的毒气,这样看来,这里的沼泽应该藏有修蛇。”

“修蛇的七彩魂雾啊。”我淡淡的应一声。

“嗯。只是,我不知道,为何这种魔兽会来到这儿,我以前从别的书籍上看到过,西边的气候干燥异常,并不适合修蛇的生存,看着这个沼泽的水不是很深,就知道。”白先远他引经据典,说得也彼头头是道。

猜你喜欢

  1. 魔幻玄幻
  2.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