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流年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姻缘错:娶个神仙做老公

更新时间:2020-09-10 17:00:17

姻缘错:娶个神仙做老公

姻缘错:娶个神仙做老公 姑娘看武侠 著

已完结 赵屹,艾瑶 腹黑男主古言小说

姻缘错:娶个神仙做老公是由姑娘看武侠创作的言情类小说,主角赵屹,艾瑶全文章节目录,此书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艾瑶的世界里,干净而充满阳光,纯粹的笑声,伴随着欢快的歌谣,让他无忧无虑的生活中尽显着美与善。她不曾体会过分离之苦,倒是了解了人生中必定会有悲欢离合。她也不曾感受过情之甜蜜,但她从姐姐和姐夫的身上,感受到了那份见也思念的浓浓爱意,姐姐的幸福,让她渴望着自己的人生中也能出现那个对自己的疼爱就像姐夫对姐姐疼爱至深的人。是的,她期待着。

精彩章节试读:

田颖死了,金家上上下下哭成一片,杜兰兰不知内情,抱着田颖的尸体哭得晕天暗地,她好不容易有个可爱的妹妹,为什么老天爷要夺走她呢。

金成龙正安排人给田颖入棺,却不想曹总管也赶了过来,看到如此场景,曹总管是不得不信,不过,依规矩,他还必须让太医再检查,以确定人因何而死。

太医的结论是突然卒死,曹总管的脸立刻拉了下来,这可是皇上亲自选定的妃子,这下人没啦,皇上一生气,多少人得提着脑袋过日子呀。

眼看就要到了进宫的日子,在这节骨眼上还发生这样的事,这下惨了,回去该如何交差呀。

金家请来了人做法事,大张旗鼓,不遮不掩,很多商场上打交道的人都来了,官场上也来了不少人,一个个轮流劝着金成龙节哀顺便,金成龙答谢。

法事足足办了三天,四月初八的早辰,田颖顺利出殡,墓地选在城外的枫林里,这里人迹稀少,对于做后面的事更加安全。

果然,皇上天天买醉,酒杯砸了无数个,不懂事的小太监小宫女也被他处死了好几个,现在,敢近他身边的人除了太后和王庭贵,已经没有其它人了。

“皇帝,真要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天下了吗?”太后捡起地上的酒壶,放到了桌子上,来到了皇上的身边。

皇帝醉意正浓,全身无力的躺在地上,太后既心疼又生气,说道:“宫里那么多的女人你不要,一个未进宫的短命辰妃,居然把你弄成这副鬼样子,试问,你有何颜面面对先皇。”

“什么先皇啊,我要辰妃。”

“辰妃辰妃,你的眼里当真只有辰妃吗?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你要让多少人笑话你,就为了一个女人,你堂堂一个国主,整日喝酒,不顾国家大事,我怎么,怎么就生了你这个只爱美色不要江山的儿子呢,早知你今日如此,我当初又何必处心积虑的跟皇后争宠,帮你夺取天下啊。”

太后气急败坏,恨银不成钢,也没扶起躺在地上的皇帝,自顾自的在那生气。

皇上没有理会太后的话,他已经醉得毫无意识了,只是嘴里依然喊着辰妃二字,太后怒气未消,但却不能一走了之,毕竟躺在地上的人是自己亲生儿子,她叫了丫环把皇上扶上床,盖好了被子才离开皇上的寝宫。

就在田颖下葬后的第三天,天刚刚黑。金成龙带着金皓悄悄的坐上马车,往城外而去,可不巧的是,路上遇到了刘柳,夜风吹起车帘,借着月光,让刘柳认出了马车上的人有一个就是金成龙,见马车匆匆往城外而去,刘柳一时好奇,带着两人悄悄跟了上去。

金成龙来到城外,让车夫把马车停在了树林外,带着金皓进了树林,往墓地而去。

刚到墓地,肖逸山就闪身出来,看来他已等候多时。

“大哥,时间不多了,现在就开始吧。”

“好。皓儿,拿锄头,把墓挖开。”

三人不再多说,各自捡起地上的锄头挖着坟墓,隐藏在远处的刘柳大惊,依她的江湖经验,她可以确定,金成龙挖坟墓,必定跟官材里的人有关,如此可以猜测,田颖并没有死,而是乍死。

为这一发现,刘柳笑了,庆幸自己多长了个心眼,否则还真中了金成龙的瞒天过海金蝉脱壳之计。

三人挖了足足半个时辰,才露出棺材,肖逸山拿出匕首把棺木上的钉子撬起,便迫不及待的打开棺盖,看到田颖安然无羔,才小心的把她抱了出来,让她靠在胸前,又从怀里掏出解药,把药丸塞入田颖的喉咙,取下挂在腰间的水,给田颖喝下,不一会,田颖便悠悠转醒,三人紧张的心才放松下来。

田颖由于长时间没有进食,身体很虚弱,全身发软,不过还好,她庆幸自己睁开眼第一个看见的是她想见的人。

“你别说话,现在还很虚弱,来,再喝点水。”肖逸山的体贴,让金皓放下了心,田颖跟他走,是对的。

“小颖,你好些了吗,现在感觉怎么样?”金成龙问道。

“干爹,我好多了。”

“那就好,这样我们就放心了,小颖,听着,等一下你们就离开,以后,田颖这个名字也不要再用了,你们之间随便怎么称呼不需要告诉我们,不过你要记住,你永远是干爹的好女儿,干爹会永远想念你的。”

“可是爹,他们要去哪里呢?”金皓忍不住问道。

“皓儿,这个问题不该问,知道不如不知道,不知道便没有烦恼,懂吗?”

金皓点了点,似乎明白了什么。

“好了,老弟,我女儿可就交给你了,你必须答应我,要负责她的一生,让她快乐的活着。”

“请大哥放心,我对天发誓,会一辈子保护好她,让她快快乐乐。”

金成龙这才点点头,从怀里拿出了一沓厚厚的银票,交给了肖逸山,肖逸山推辞,金成龙说:“老弟,我们之间讲钱真的很俗气,但是,我真的不方便给你带别的东西,也只有钱你才方便带在身上,当然,你全当这是我给女儿的嫁妆,收下吧,这样我更能安心。”

肖逸山感动的收下了银票,再三道了谢,便吹了一个口哨,林子深处跑来了一匹马,田颖知道,是到了分别的时候。

“干爹,哥哥,谢谢你们的眷顾,此生绝不敢忘大恩。”田颖弯下了腰,算是给他们谢了恩,这才在肖逸山的帮助下上了马,肖逸山上了马,回头说道:“谢谢二位,大恩来世必报,保重。驾。”

目送着二人离开,金成龙父子俩又拿起锄头,把坟墓还原。

刘柳冷冷一笑,带着人悄然无声的离开了。

刘柳离开后,直接进了宫,来到皇上的寝宫,看到皇上一人在那喝着闷酒,旁边连个宫女也没有,想到,定是皇上发火,把人都赶走了。

“是哪个该死的奴婢敢来打扰朕喝酒,还不滚。”话音刚落,一个酒杯砸了过来,在刘柳的脚边摔了个粉碎。

刘柳吓了一跳,她认识皇上这么久,从来都没有见过皇上发这么大的火,也不知为什么,腿一软就跪了下来,但尽量保持冷静说:“爷,我是柳儿,有大事要跟您汇报。”

“柳儿?这么晚了,还有什么大事啊。”皇上怒气放缓,对于刘柳,他还是知道她跟宫女是有区别的。

“是。”

“停。”皇上制止了刘柳的话,又说:“如果跟辰妃无关,那么你就别说了。”

“爷,正是跟辰妃有关。”

“什么。”皇上精神一振,不过瞬间又垂下了眉,起身问道:“如果是辰妃活过来了,你就接着说,但是,最好不要骗朕说辰妃活过来了。”

“爷,您说对了,辰妃活过来了。”

皇上大喝一声,怒道:“刘柳,朕提醒过你,不要骗朕说辰妃活过来,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刘柳全身一颤,明白辰妃在皇上心中的份量,是自己十个百个也抵不上的,于是又小心的说:“爷,柳儿没有骗您,辰妃真的活过来了,这事千真万确,是柳儿今晚跟踪金成龙去了城外树林,亲眼看见金成龙带着他的儿子金皓,与另外一名男子将坟墓挖开,把辰妃抱了出来,并救活了她。”

皇上怔怔的听着刘柳的话,似乎不敢相信,哪有死去的人还能活过来的道理,那么这世界岂不大乱了,可是,柳儿又岂敢说谎呢。

“柳儿,如果你说谎,那可是欺君之罪啊,朕绝不饶你。”

“爷,柳儿跟了您十多年,何时欺骗过您呢,这事,真是柳儿亲眼所见。”

“果真如此?”

“是。”

“那现在呢,辰妃在哪?”

“爷,柳儿不敢擅自行动,看到辰妃被人带走后就赶紧回来向您回报,请您下命令,柳儿会不惜一切将辰妃安然无恙的给您带回来。”

“好,好哇,好个王八蛋金成龙,居然敢跟摆朕的乌龙,朕要你不得好死。来人,来人。”皇上对着门口喊了两声,不一会,值班的守卫跑了进来。

“你给朕听好了,马上去转告禁军统领吴佩良,要他马上带人包围金成龙的家,一只苍蝇都不许飞出去,快去。”

守卫慌张的跑了下去,皇上又对刘柳说道:“柳儿,你带人去追辰妃,顺便把带走辰妃的人一起抓回来,如果反抗,格杀勿乱,但朕要见到人头。”

“是。”刘柳领命走了,皇上又派人找来了曹九,将事情告诉了他,并要他天亮以后带人去金家问罪,一定要金成龙给个交待,否则,他们的日子就算是过到头了。

金成龙前脚刚进家门,一大堆的士兵便将他的家围了个水泄不通,他知事不妙,定是刚才城外一事走漏了风声,不过,他现在想去给肖逸山通风报信也来不及了,更何况,他根本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

“爹,我们该怎么办?”金皓小声地问。

金成龙叹了一口气才说道:“现在你该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问他们的去处了吗?”

“爹,孩儿明白了,您说过,肖大侠对您有救之恩,此恩我们定要报答,现在,正是我们报恩的时候,孩儿一切都听爹的。”

“皓儿,你真没让爹失望,可是,我们一家人的日子恐怕不长了。”

“爹,我们心中坦荡,无愧于天地,死又有何惧。”

金成龙满意的点了点头,得子如此,甚是安慰。

第二天一早,曹九就带了人来到了金家,金家四口早已在厅内等候。

杜梦母女昨夜已听金成龙告诉了田颖没死的事,也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告诉了他们,不过,他们一家人会一起面对,是生是死,都会在一起。

“金老板,您可真是折磨老奴呀,我这把老骨头也没几天活头了,你还非得让我这老胳膊老腿跑来跟您受苦,您这是何必呢?”

“曹总管,有话不妨直说。”

“看来金老板已经做好了生死就义的准备呀,那老奴可就直说啦,辰妃这个位置那可是多少人想要要不来的,宫里的女人,每一个人都想踩着别人往上爬,可你呢,一步登天的事你居然要放弃,我说金老板,你让老奴实在是想不通呀。要不,你给老奴一个理由,让老奴也好跟皇上那有个交代。”

“曹总管,金某无话可说。”金成龙已做好了守口如瓶的准备,不论如何,他是不会出卖兄弟的。

曹总管嗯了一声,冷冷的笑道:“金老板,你该明白这可是欺君之罪,那可是要灭九族的,曹九我一生看过太多太多的人因为这个罪名而断送性命,说实在话,我这把年纪已经不想再看到任何人因此罪而丢了命了,所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你把辰妃送哪了?”

“曹总管,多谢你看得起我金某,但是,金某真的无话可说,如果皇上非要拿我问罪,那只怪我命该如此。”

曹总管摇了摇头,说道:“金老板,看来你已经铁了心了,难道你就不担心你的妻子儿女吗?你看看你女儿,多好一个姑娘呀,看样子连婆家都还没有吧,还有你儿子,英俊潇洒,想必也未娶妻吧,难道,你要眼看着金家断后不成。”

“曹总管,你不必费话了,该为这件事情负全部责任的是皇上,而不是我们金家。”金皓看不下去了,插上了话。

曹总管有些吃惊,这年头的年轻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大胆,“金公子,你此话怎么讲呢?”

“皓儿,闭嘴。”金成龙不想惹太多的事,便让儿子闭嘴。

“金老板,今个儿老奴还真想听听令公子的话,没事,金公子,接着说。”

金皓早已将生死置之肚外,心里的气不发出来岂不是要带到棺材里去,反正都是一死,多一句和少一句有何区别。“我妹妹才十五岁,她的美好人生还不算开始,可是那个皇上,却要逼着她进宫,也许别人不知道那个皇宫里的女人争权夺势,勾心斗角,但是我们金家与朝廷打交道那么多年,这些还是知道的,我妹妹活泼单纯,不善陷媚,进了宫,就等于让她去死,这种事,我们金家的人做不出来。”

“大胆,你小小一个商人,居然敢如此这般的抵毁皇宫,那可是皇上的家,你这是在侮辱皇上,那是杀头的大罪,来人,把金公子给老奴绑了。”

说着话,就冲上来两个人,却被金成龙和杜兰兰母子挡了下来,杜兰兰怒道:“你们这些欺民怕势的人,就知道拿我们这些老百姓来开刀,我们若死了,你们也会不得好死。”

“还有嘴硬的,嗯,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把他们全绑了,扔大牢里去,等追回了辰妃,再听候发落。”曹总管也失去耐性,该说的他已经说了,金家人骨头硬,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猜你喜欢

  1. 腹黑男主
  2.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