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流年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婚晚时晴

更新时间:2019-07-01 22:21:14

婚晚时晴

婚晚时晴 茶忆安 著

连载中 靳予城,秦宛 婚恋小说言情小说现代言情虐恋小说

《婚晚时晴》讲述了主角靳予城秦宛之间的精彩故事,是作者茶忆安著作的言情类小说。“这场婚姻里,你注定是个失败者。”生下孩子的当天,肖扬领着个气焰嚣张的女人站在病床前,逼我离婚,逼我净身出户。曾经,我对他深信不疑,没想到在他眼里,我只是个利用完就可以随手丢弃的工具。忿恨过,也绝望过。直到后来,我认识了靳予城,才知道:如果有人曾不屑一顾地把你踩进泥泞,那么终将会有一个人,心甘情愿把你捧在云端。只是予城,也许我脚下这条早已走偏的路,永远也无法和你相交……

精彩章节试读:

我的心忽的往上一提,急忙摇头否认。

她将洗乱的牌一张张摆在桌上,看看我意味深长说:“男人哪,都坏。有钱男人更加没一个好东西。女人对他们来说,就跟玩物没两样,新鲜时多看两眼,玩腻了就翻脸无情,像用过的垃圾一样丢出去……来,抽一张。”

一叠牌伸在我眼前,我随手抽了一张。也不知道这番话到底是针对靳予城,还是只是她随口发的一通感慨。

不过,话里的某些字眼,我是感同身受的。

黎阿姨来回点点桌面上的牌,翻了一张黑桃9出来,又叫我亮出自己的,黑桃A。

看到两张牌,她突然愣了愣,半晌才默默把牌收回去重新洗乱。

我也不清楚她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阿芳,小秦是问你靳总这个人怎么样,你跟她说那些干什么?”李叔一直蹲在旁边清理园艺工具,这时转过头插了句嘴。

黎阿姨回过神,斜起眼角白了他一眼:“死一边去,我俩说话有你什么事?”

“好好好……我只是觉得,你总把人想得太坏。男人也有好的嘛。”

“在哪,我怎么没看到?你个老家伙不会是说你自己吧?少往脸上贴金,也不害臊!”

黎阿姨一贯的嘴不饶人,一句一句全顶了回去,李叔憨厚的笑笑,不作声了。

其实挺羡慕他们之间的这种状态。不过关于我的问题,似乎并没有得到任何答案。

靳予城再回来时,已经是一年之后。

我和他真正有接触,是从那时才开始。

转年八月末的一天,他回来得很突然,事先没有任何通知。

这里是他的家,我们都只是他花钱雇的人。他来或者不来,确实没有告知的必要。

那天晚上,Angela有些吵闹不肯睡,我就把她抱到我的房间,搂着她一边唱歌一边哄她。

很快Angela睡着了,我也迷迷糊糊闭了眼。夜里惊醒,窗外照进来的清淡月光里,一个黑色身影赫然立在chuang边。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想坐起来,那人伸出一根手指慢慢放在唇边,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我这才看清,原来是靳予城。

一年来,除了和他通过几回电话告知Angela的近况,我一次也没见过他。他清瘦了点,只穿着件深色衬衫,外套拎在手里,身影显得更加修长。

昏暗光线下,半个侧脸隐在暗影里,视线也很幽深。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样子可能并不怎么……庄重。

那时夏天还没过去,天气依然很热。Angela受不了空调,我就开着窗,只穿了件薄薄的白色睡裙,身上什么都没盖。

夜里翻身,裙子早缩到腿根的地方,一根吊带还滑到了肩膀下面。我都能想见是副什么鬼样子。

可在他眼底,我实在不好意思立刻就去拉扯衣服,何况孩子的头还枕在我胳膊上,我一动,她准醒。

好在黑暗里,也看不清我的脸有多红。

“我只是想看看孩子。打扰你了,对不起。”

像是觉察到了我的窘迫,靳予城很自然地移开视线,不过没走,反倒往前两步,放下外套在chuang边坐了下来,然后伸手轻轻拂过Angela的额头。

很久没见到孩子,那种凝视的目光是深切的。

“你把Angela照顾得很好,谢谢。”他嗓音低沉又轻柔,指尖顺着她细软发丝滑下来时,微微触到了我的肩。

那阵热意,好像电流一样,瞬间穿透我全身。

我抿抿唇,本想回应却没发出声音。

他应该是无意。只是很奇怪,那一刻我并没有疏离感。

第二天,我早早起了chuang。梳洗干净换好衣服,一下楼,没想到靳予城醒得比我还要早。

套着件藏蓝色棉质睡袍,靠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烟。

轻薄烟雾在清晨斜斜照进来的阳光底下缭绕,那张脸看起来有些疲惫,眼神也是放空的。眉宇间轻微锁紧,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觉得,他和从前好像有点不一样。

具体我也说不清。印象里的靳总一贯是成熟睿智的形象。此时的他,却似乎有点压抑,透着种说不出的消沉。

不过,也有可能只是在享受指间那根香烟而已。毕竟男人抽烟时是最放松的状态,可能一切只是我的错觉罢了。

靳予城终于看到我,坐起身。

我抚抚胳膊,打了声招呼:“靳总,这么早醒了啊。”

“时差,睡不着。”他简短吐出几个字。

这么说,他有可能在这里坐了一夜?我“哦”一声,有点明白刚才那种感觉的来源了。

“Angela还没醒?”他问。

“我看她睡得挺香,就没吵醒她。”我走下最后几级楼梯,笑了笑。

他往烟缸里弹弹烟灰,淡然看看我:“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回来得匆忙,也没给你带什么礼物,抱歉。”

“那倒不用,靳总你太客气了。拿钱办事,是我应该的。”

“怎么这么说?”他把烟头摁灭,依然是浅淡的口吻,“我不希望我们之间,只是金钱关系。你帮了我很大的忙,不是钱能衡量的。”

其实很清楚,他出钱,我出力,我跟他之间就是明明白白的金钱关系。不过听他这样说,还是让人很受用的。

高明的老板都有这种话术,几个字之间就让人觉得暖心。这方面,他总是做得很妥帖。

这时Angela好像醒了,另一位保姆何婶把她抱出来,远远的我就听见一阵稚嫩的喊声从楼梯上传来:“妈咪,妈咪!”

Angela刚开始学说话,只会发这个音,她这样叫我,我也没有刻意去纠正。

靳予城抬头往楼梯那边看去,脸上很快泛上一层笑意,眼里也一改刚才的沉郁,变得明亮又充满宠溺。

看来,他还是很爱这个小姑娘的。

何婶抱着孩子下楼,一走过来就满面堆笑的奉承:“Angela,这是你爸爸。爸爸回来了,快叫啊。”

一岁多点的孩子多少还有些认生。Angela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了他两眼就不乐意了,一个劲的往我怀里奔:“妈咪——”

我只好把她抱过来,轻声说:“叫爸爸,爸——爸。”

她一面往我怀里钻,一面又偷眼去瞄他。

靳予城把手伸过来,揉了一把她的小脑袋,笑了。

阳光都似乎因为这个笑变得更明亮。清晨的一切看起来那么温暖,其乐融融。

猜你喜欢

  1. 婚恋小说
  2. 言情小说
  3. 现代言情
  4. 虐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