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流年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带着牙套也穿越:丑后无敌

更新时间:2019-12-14 11:25:16

带着牙套也穿越:丑后无敌

带着牙套也穿越:丑后无敌 六音 著

已完结 司徒剑澜,张梦莲 婚恋小说穿越小说

主角司徒剑澜张梦莲《带着牙套也穿越:丑后无敌》是六音最新完结的穿越小说。她赶上了时下最流行的穿越。穿越就穿越吧,她还赶上了一穿就嫁的风潮。这也就算了,嫁就嫁吧,可是老天居然让她一嫁就欺君!这些都算了,毕竟她是塞翁失马,因祸得福,取得了皇后的名衔。这次上天总算眷顾了她一次,没让她落的悲惨被砍头的下场。可是口中带着银色牙套,真是一笑“倾城”又“倾国”。带着牙套也能穿越?真是,悲哀,悲哀!

精彩章节试读:

从他掀起她的红红的盖头起,从他第一次碰到她惩罚丫鬟起。

张梦莲总觉得有一双赤诚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缓缓地睁开眼睛,顿时惊的半点睡意也没。

四目相对,她眼里没有相逢的惊喜,他眼里却有期待之意。

“你——”

“你——”

轻启丹唇,两声重叠,却不唐突,也不尴尬。

张梦莲轻笑:“这里是锦阳宫。”

她的意思在明显不过:这里是皇后的寝宫,你是谁?

“莲儿,你——”司马宜君轻抬脚步,神情专注的盯着眼前的人儿。

他想问她还好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来。

他以为她会像他一样,有着千言万语,却又一句也说不出。

可是他发现她的眼神中,自己却是那么的陌生。

“你是?”张梦莲,见眼前的男人刀削般的俊颜,深如潭水般的眸子,那深情款款的神态,儒雅帅气,心底顿时想到了张小玉口中的司马宜君。

司马宜君那帅气的脸上顿时印上淡淡的苦涩,笑的牵强:“皇后娘娘叫臣前来有何事。”

本想着有千种万种开口场白,却没想到他的话却是如此的心痛。自己心爱的女人,是他的皇嫂。

张梦莲见着眼前的男子痛楚的表情,心底淡淡的划过一丝悲伤,她想伸手抚平他那纠结在一起的眉头,她想抚平他心口的伤痕。

可是她不是他的张梦莲!

她无法代替张梦莲来所她的事,她想开口说,但是却是无言。

突然司马宜君抬头笑对着张梦莲:“不知皇后让臣来品茶,茶在何处?”

急促中略显的仓促。但是他又用话来接下去呢?难道还是一股相思水直涌出来,以泻自己的苦水?

不,他不是那样的人。

既然错了,那就错下去吧,既然她不愿再提起前程往事,那就让它们都随风消散吧。

“茶?”张梦莲有些吃惊。“是谁告诉你的我请了王爷你喝茶?”张梦莲双眼微眯,不以所然。

司马宜君也眯起了眼睛,看着张梦莲口中那银光闪闪的米字形牙套,却并没听见张梦莲的话中满是诧异。

“你?”

司马宜君惊讶的说了个你字,不知下面的话该如很说出。

张梦莲知道他想问什么,轻轻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像司马宜君,轻声道:“我是张梦莲,但是不和你相恋的张梦莲。”

“你的张梦莲带走了关于你的所有记忆,而我却带给了这个身体唯一能证明我不是张梦莲的理由。”说完,张梦莲指着自己的牙套,笑容凝固在她的脸上。

司马宜君一愣,身形微颤:“这就是你给我的诀别话?”疑问中充满了质疑。

“诀别?”张梦莲妖媚的笑,抬起头后又把目光紧紧的锁定在了司马宜君的眼睛上,一个一个字的道:“你看清楚了,我的眼里有没有对你的情?”

一字一字坚定而绝情,一下下,一刀刀慢慢的打进司马宜君的心底。

是的,她和他的张梦莲是不一样,除了张的一样外,其他一律不符合。

不,她连张的都不像,因为他的张梦莲口中没有那奇怪的东西,她一笑倾城,而她呢?

她敢笑的她那么的明媚么?她笑的有她那么无情么?

司马宜君被张梦莲打败了,他有些失魂落魄,而她却感觉自己也有些心疼。

她也许只是同情,而他却是伤心!

张梦莲觉得自己的话太伤人,如果她说的婉转点,用皇权来压他,那么他就不会这般的难受吧。

但是自己又不想因为自己的心软而又害了一人,我不杀伯乐,伯乐却因为我而死。

张梦莲闭眼抬头,让泪水不流下。这般的情感,为什么张梦芯为了自己一己私欲而让她的姐姐断送?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让人不折手段?

不知何时,张小玉轻轻的拿起手帕,送到张梦莲的面前,她低头不语。

在她的心底一直以为她的小姐真的是忘记了宜王爷,但是从刚才的情形看,并非如此。

原来不管是做小姐的她,还是做皇后的她,她总是处处为人着想。

“小玉,你说我是不是太无情了。”张梦莲接过手帕道。

其实她在见司马宜君的那一瞬间有种与君相识的感觉,只是她知道自己,对他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有的只是淡淡的歉意和同情。

如果说,张梦莲本人没有被自己这个假张梦莲代替了,那么他们的爱情受否真的能感化天地,还是被双双诛杀?

“娘娘这是成全。”张小玉轻轻把茶送到张梦莲的手中。

她的主子怎么会是绝情呢?要知道深宫里她虽然才来不久,但是她早在进宫的第一晚上就明白了此地的险恶。

如果你不小心,那就是万劫不复。

再说了,就算她家的小姐和宜王爷真心相爱,能越过皇上那道坎么?

要怪只怪那个生性娇惯的二小姐,活该她连王妃也没有坐上。

她并不是以前就不喜欢张梦芯的,但是从自家的小姐那知道的,虽然小姐没有点破二小姐的话,但是她小玉再怎么笨也不会不理解二小姐的居心。

以前在张府她就觉得为什么夫人对小姐不冷不热,甚至是恶言相讥,但是二小姐却是热情相待。

原来都是在利用她家的小姐啊!

“成全?”张梦莲喃喃自语。

“对了小玉,帮我去查一下刚才是谁宣召宜王的。”突然张梦莲想起了刚才司马宜君的话。

他说,是她宣召他来品茶。

可是她根本没有宣召过啊?

难道他是想见她,说了谎话?

可是他不像那样的人啊?

难道是有人假意传旨?想让她被皇帝捉奸?

张梦莲的眼神变得悠远深长,这个宫中到处都是野心和心计。一不小心就掉进无底洞,万劫不复。

是谁要陷害她呢?她一定要查出来。

——

张梦芯一人出了宫,眼神迷离而散漫。

她本以为她和他一起入宫,然后经过太后的调节,他们会一起回家,然后从此他对她日渐生情。

可是,他却去见了姐姐。

张梦芯脸上印了一丝的苦笑。原来他今天肯进宫,完全是因为她啊?

那她算什么?

为什么她不爱的人对她死死相缠,而她爱的人却是对她不闻不问?她难道和姐姐的差别就那么大么?

刚才皇帝对她依依不舍,含情脉脉的样子,她历历在目。

他在她下跪福身的时候,迫不及待的扶她起身。

他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紧紧的抓住她的手。

他在她没有半点危险意识的时候,紧紧的拥住了她,含住了她的唇。

他还在她咬破他的唇的时候,依然温柔款款的道:只要你愿意,我宁愿放弃整个江山与你携手共游。

他还说,他赐她姐姐为皇后,其实只为了将来她能回到他的身边。

可是她的心只在司马宜君。

就像司马宜君的心只在姐姐的身上一样。

其实姐姐那看似风光的外表也是苦水一堆。只是她不知,而她知!

她没有理由去嫉妒她。都是一样的可怜人啊,若不是皇权,估计他们还可以共伺一夫,估计她也不会这么苦,被司马宜君当成小人。

难道真的是她错了么?她不该劝解姐姐成全自己,她不该怂恿姐姐和自己调换,欺上瞒下。然后四人一起痛苦。

与其四人痛苦,那么她为什么不让她一人痛苦,而成全别人呢?

可是,她觉得她做不到成全别人,而苦了自己。

雨倾盆的大雨,毫无预兆的下了起来,扬起的灰尘很快被雨水再次的打压下去。

她仰天长啸,苦涩的心难受之及。

是的,她没有姐姐的善良,却比姐姐多了副善良的面孔。

可是谁人不自私?若是人不自私,那么司马剑澜就不会不经过她的同意,执意要立她为后。

全天下那么多的女人,为什么他就偏偏选自己?

张梦芯没有坐马车,一脚深一脚浅的在雨中行走,身上的月白色的宫衣到处都是淤泥。

那绝美的容颜像是水中独傲的青莲。

如果她和张梦莲调换,按就是绝配,可是她叫梦芯,不叫梦莲。

雨如瀑布般,扬起的雾气迷了张梦芯的眼,终于她晕倒在宜王府的门前。

当张梦芯醒来时,身边没有一个人。

“小平,小平——”她嗓子干涩,想叫她随身的丫鬟张小平为自己倒茶。

可是她喊了两声依然没有见张小平的影子。

不得不自己起身,颤颤谔谔的倒了杯水,喝后,又慢慢往chuang边挪去,躺下。

身子沉重的无法形容,眼泪从眼睛里悄悄的流出。

她在张府从来都是被宝贝的,可是现在呢?连一个丫鬟也没有。而她从张家带来的陪嫁丫头却也不知去向。

苦涩的泪,被她咽到肚子里。

张小平在司马宜君的书房里微微颤颤,她不知道宜王为什么如此的不喜欢她家小姐,就算不喜欢也不应该不让她把小姐抬进房啊。

再怎么说小姐晕倒在宜王府门口,她能不救么?就算不是她的主子,她也要救啊!更何况是自己的主子?

满身酒气的司马宜君拿着酒杯,怒眼看着低着头的张小平。

“你——”司马宜君指着他,眼神一漾,一抹笑意。

说是笑不如说是伤心,从皇宫回来他就因为张梦莲的事伤心难过,现下一个小丫鬟也这么的对他视若未睹,敢不经过他的同意就擅自做主,把张梦芯抬进屋。

猜你喜欢

  1. 婚恋小说
  2.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