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流年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我值豆蔻君未老

更新时间:2020-09-10 05:24:16

我值豆蔻君未老

我值豆蔻君未老 墨子白 著

已完结 墨容澉,白千帆 腹黑男主古言小说

主角墨容澉白千帆《我值豆蔻君未老》是墨子白最新完结的言情小说。阳春三月,阳光普照,花团锦簇,正是一年好时节。临安城里热闹非凡,繁华的金盛大街,十里红妆浩浩荡荡,见首不见尾,看热闹的百姓里三层,外三层,叽叽喳喳围了个水泄不通。百姓们这么捧场,不是因为这场婚事排场大,而是因为今天是东越国的煞神楚王爷成亲。提起楚王爷,两三岁的小儿都知晓,闻名便哭啼,是比妖魔鬼怪更可怕的怪物。听闻他面黑如锅底,眼大如铜铃,嘴悬四方,鼻孔朝天,一口獠牙,专爱吃小儿的心。家有夜哭郎的妇人偷偷画了楚王爷的画像贴在小儿床头,用来避邪倒是

精彩章节试读:

墨容澉今日得闲,难得天气又好,不让人跟着,自己在院子里悠闲散步,这一溜达到了后院,进了半月门便看到白千帆的揽月阁,门口冷冷清清,连个把门的都没有,他稍一思忖,抬脚走了进去。

长廊下坐着两个丫鬟,一边嗑着瓜子,一边闲聊,不时甩着手帕子捂嘴直笑,哪象是丫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两位大小姐。

墨容澉看着直摇头,白千帆平时是怎么管着底下人的,竟纵容到这种地步?

他没吱声,悄悄闪在大红抱柱后边,顺着夹道往里走,刚走几步,左边的厢房里传出来动静,悉索索的,象是洗牌的声音。

墨容澉用指头蘸着唾沫,轻轻在窗户的绵纸上捅了个小洞,里面果然是在打马吊,两个嬷嬷,两个丫鬟,旁边的角凳上摆着瓜子点心茶水,一个粗使丫头提着壶进来继水,笑着说,“谁赢了可记得给我茶水钱。”

一个绿衣丫鬟娇笑着,“齐嬷嬷赢了,一家吃三家呢。”

齐嬷嬷一张脸笑得象朵老菊花,“哪啊,我也就把昨天输的补回来,不过今儿我手气不错,来,先给着。”说完,两个铜子往那小丫头一抛。

小丫头忙不迭的接住,弯腰谢赏:“谢齐嬷嬷,齐嬷嬷客气。”

墨容澉还是头回看到这么拿大的嬷嬷,敢情把自已个当主子了,不过从她的话里,他得到了一个信息,这几个人经常在一起打马吊。

下人们嗑瓜子聊天,喝茶打马吊,当主子的呢?跟前不需要人服侍?

墨容澉突然有些好奇起来,想知道白千帆此刻在干什么?轻手轻脚转了一圈,可不管是厢房,耳房,杂房,角房,都没有白千帆的影子。

他原路退出来,站在路边若有所思。

郝平贯自打楚王爷进揽月阁,心就一直吊着,揽月阁里面的情况他多少知道一点,但王爷不管,他也懒得费那个心思。现在瞧见王爷一脸严肃站在那里,立刻麻溜的过去。

“王爷,可有什么吩咐?”

“不是叫你盯着白千帆吗?人呢?”

“这个…”他头大如斗,别说小王妃,连跟着小王妃的小厮都找不着了。

“王妃大概逛去了,我叫人去找找。”

“不用了。”墨容澉摆摆手,“你也别跟着我,我自个走走就回去。”

“是,王爷。”郝平贯躬着腰退了下去。

墨容澉信步往湖边走,明湖的风景还是不错的,湖里有荷花,刚长出新绿的叶子,参差不齐,错落有致,阳光下颇有点摇曳生姿的样子。

他顺着九曲长廊到了湖心亭,站在那里看了看,天高云阔,倒映在湖面上,令人心旷神怡,他眯了眯眼睛,总觉得湖对面的树下有人,似乎蹲在那里,只看到一角浅藕色的袍子。

他不动色返回到岸边,慢慢靠近树下蹲着的人。

那人很专注,看一会地,又抬头看一眼天,再低头看地,又抬头看天。

墨容澉被她弄得纳闷起来,悄无声息走到她身后,探头一看,原来在看蚂蚁,可她看天做什么?他也抬头看了一眼天,蓝天白云,没什么异常。

他终于忍不住问,“你老看天做什么?”

“唔,要下雨了。”

猜你喜欢

  1. 腹黑男主
  2.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