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流年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狼性

更新时间:2020-09-08 17:53:10

狼性

狼性 好人君 著

已完结 林梁伟,钱慧惠 腹黑男主热血爽文

主角林梁伟钱慧惠《狼性》是好人君最新完结的悬疑小说。咔嚓,门被钥匙打开的声音显得如此生疏。但这声音在林梁伟的耳朵里却并非如此,对于他来说这代表父亲回来了。孩童的精力总是如此旺盛,小男孩就更是如此。吧嗒吧嗒,一路光脚小跑。门刚刚被打开的一瞬间,小家伙就已经瞪着期待的大眼睛守在门口。然后……第一眼看到的却并非那个满脸胡渣的中年男人,一个个头与自己差不多但明显消瘦黝黑一些的男孩站在那里。长长的睫毛与黝黑的大眼睛仿佛深邃的黑夜,那略长的漆黑长发每一根都精神饱满的站着。

精彩章节试读:

黑暗之中,黄兴怯生生的说道

“不……不是……手,我肩膀上有一只手……”

保全听了黄兴这话先是一愣,随即缓缓转过头去。

借着昏暗的灯光,保全果然看到在黄兴身后有一个黑影,黑影的一只手正搭在黄兴的肩膀上。

那个身影模糊不清,只觉得头比一般人头要大得多,在脸部偏下的位置好像有什么在抽动着。那是嘴的位置,是一张展开的嘴。即便是在黑暗之中,保全也能很清楚的看到黑影张开了嘴,里面是白森森的尖牙。

忽然,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搭在黄兴肩膀上的那只大手上传来。当时整个人就翻转了过去,黄兴本来就胆小再经这么一吓整个人当时就晕了过去。

“喂,黄耗子!怎么了?”黑影搭在黄兴身上那只手瞬间提住他的衣领不让他摔倒,一边问着情况。

保全听这声音觉得耳熟,忽然脑海中想起一个人。“你是白天的那个警察?”

“对,这些等会再说。把房里灯开了让这家伙躺会。”

既然确认了对方是人不是鬼,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按照他所说的保全赶紧把房间里灯打开,二人一个抬着头一个抬着脚把黄兴抬到了床上。

完了那警察点起一支烟,保全这时仔细一看果然是白天开车叫住自己的那个警员。这时候保全还不知道这个警员叫什么名字,但想起他忽然出现在这里难道说是跟踪自己一路到这里的?

保全正在这样想着,忽听警员开口道、

“喂,你抽烟吗?”抬头一看那人从烟盒里抖出一支烟正要递给保全。

“不用,我不会抽烟。倒是你为什么在后面跟着我们。”

听保全这么问起,姚江也没有隐瞒的意思便直接说了“我在这附近巡逻想上来看看这里还能不能找到其他线索,正好看见你们就上来打个招呼。谁想到这家伙这么胆小,直接给吓晕了。”他指了指躺在床上昏睡的黄兴。

“我叫姚江,你是叫保全对吧。”保全缓缓点点头,但没有接话。

姚江又吸了两口烟,他料想这两人恐怕也是来这犯罪现场的。不管这二人处于什么目的在这里问了恐怕也不会回答,再想起白天叶所长说过的话索性让这叫保全的年青人看看,说不定能搞出点门道。

这样想着,姚江也就直接提了出来。

“小伙子,来帮我看看现场。看有没有什么发现。”说罢也就自顾自的在周围观察了起来。

保全心想“这人到底是有什么目的,本以为会盘问我们为何来着。没想到竟然只字未提,会不会是一路跟踪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目的?虽然看不透他在搞什么鬼,但既然说了让帮忙看也正好有个理由能观察一下。”这样想着,保全也开始查看四周寻找线索了。

屋子不大,除了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柜子也没有其他的。看得出在这里住的女孩过得很清贫,书架上的书也是笔记满满。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保全又去翻看了衣柜中的衣物。

“果然如此”保全喃喃自语道,却被姚江听到了。

“哟,大小伙子翻女孩子内衣,这可不太好吧。”姚江表面上是在开玩笑实际上是想知道保全在想什么。

“找线索自然要看了才行,忌讳这些怎么搞清楚真相。”

“那你搞清楚没有?”

相了一会保全对姚江说“之前根据这女孩死的情况推断是**杀人或者诱奸杀人,但根据这女孩的生活环境看并不像是轻浮的女性。而且门锁没有被破坏的情况,我觉得蓄意杀人的可能性很高。尸检结果出来了吗?”

姚江又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后才说到。“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死者没有被**的迹象。尸体上也没有挣扎或者被殴打的情况,死因是窒息只有脖子上有勒痕。”

姚江把最后一口烟吸完并在门口用脚踩灭烟头,这才缓缓道出最后一条信息。

“脖子上的勒痕是凶手带着手套干的,所以没有留下指纹。”

“还有个问题,死者被发现的时候听说衣服都被人脱掉了对吧。脱掉的衣服在哪?是什么样子的。”

姚江饶有深意的看了保全一眼,露出很是欣赏的模样。他两部走到床边用脚踢了踢一个小凳子,又把手机里当时的照片给保全看。

“衣服是放在这个小凳子上的,当时是找个模样。”保全接过姚江递过来的手机,照片上就是床边那个小凳子。上面整齐的放这一摞衣服,内衣和外衣都整体的叠成一垛。

“果然就是这样了。”说罢保全把手机递回给姚江,自己跑到书架上抽屉里翻找着什么。

“你是不是想找这个?”姚江看着保全四处翻找,索性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证物袋。袋子里是一本笔记本看上去略旧,笔记本里似乎还夹着东西。

姚江顺手一抛扔到保全手里“没事,打开看吧。都是已经检查过的了。”

保全打开袋子,翻开笔记本。没翻几页一张照片出现在眼前,照片上是一对亲密的男女。“这女的就是死者吗?”保全问到。

“没错,你是不是想说那男的是谁?我更你说……”姚江正要说着,保全打断了他。

“这男的与本案无关,调查他毫无意义。”保全坚定的眼神告诉姚江,他已经知道了什么。

“哦,那你说说看。”

“这起案件发生后有许多谣言,大部分都是说这女孩到处结交男人生活不检点才被人抓住机会。但真正认识这女孩的人却都说他是个好学生,几天年勘察了现场可以从这里的陈设、女孩的服装、以及死亡情况断定真相是后者。”听到保全这么说,姚江很有兴趣示意他说下去。

“这里的书籍全是教材习题,而且大都是经常被翻看有很多笔记。要做这些事情必然没有多余时间娱乐,况且这女孩衣服朴素并没有几件时尚衣物自然不会出入娱乐场所。更可疑的是尸体状况,未遭到性侵暂且不说就从脱下衣服的摆放层次和样子就能推断出。做这件事的一定是女性,男性不清楚内衣结构不可能脱得这么整齐且顺序正确。并且脱衣服时并未在死者身体上留下更多痕迹,如果凶手是男性性格是否毛躁暂且不说,单凭面对死者**便无法保持如此镇定的。”

听完保全的分析姚江并没有沉浸在思考之中,从他的反应看他是很认同保全的推理的。但同时也说明另一件事,这些推理结论他早已知晓。

“这些结论你早就知道了,那你今天为什么过来?”保全已经猜到案件真相,但另一个疑问却又冒了出来,保全选择直接提问。

“我只是来看看,能不能再找到些证据。倒是你们为什么在这。”

“这小子确如叶局长所说的那样,但目前看来也帮不上忙。”姚江在心里盘算着“干脆将他们的事情点破,让他们自己觉得理亏。我在给他台阶下让他们自己散了算了,毕竟还是孩子没必要耽误时间。”这里姚江所说的事,其实是指保全和黄兴来这里的原因。要将知道他们是想来现场看看,但当着警察面这么说可是就是没事找事了。

“死者是被下了迷药昏睡过了是吗?”不知道保全确实是想到什么还是可以不去理会姚江的问题,但从他眼神中姚江看出了一丝不容置疑的坚定。

“尸检报告里确实有提过,这条线索很重要?”姚江疑惑的问到。

“死者手机呢?应该被作为证物保存了吧。”保全又问到,姚江有些不耐烦的点点头。

保全露出自信的微笑“姚警官,你只需要按我说的去查一件事情便可以准备去抓凶手了!想必你已经锁定了几个目标吧,没错凶手就是死者的闺蜜之一!”

姚江简直不敢相信,什么叫查一件事情之后就能抓人。监控了几个犯罪嫌疑人至今未实施抓捕,就是因为一直找不到确切的定罪证据。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深得局长赏识,但仅仅凭着刚才那些性息就能找到定罪证据,这也太过荒唐了吧。

但接下来的时间里,保全详细阐述了关键信息及定罪方法后,姚江连感叹都没来得及发出便立即赶回警察局着手调查。倒是把保全撂在原地不管不顾了。

姚江走后不久,躺在床上的黄兴终于有了动静。刚醒来看到保全便在恍惚之中,唧唧歪歪开始了诉说。

“保全呀,我在那呀?刚才做了个噩梦吓死我了。”

“你要讲故事之前,我可要先告诉你。我们就在昨天命案的案发现场,你躺的床就是死人的那张。”

保全说罢,只见黄兴跟个弹簧一般搜的一下便跳了起来。在全身上下一顿乱拍拉着保全就跑出了屋子,哪还管噩梦不噩梦的。只把保全逗得咯咯直笑。

当晚告别了黄兴,保全便打了张车回到家中。此时时间已经不早了,洗洗也便睡了。睡前钱慧惠曾来询问最近保全的情况,上学没多久穿衣打扮风格和作息时间改变较大,钱慧惠有些担心所以来询问。

二人虽不是真母子,但几年相处下来也胜似母子。聊了会家常保全还是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想到保全这孩子一向成熟得早钱慧惠也便安心了。

晚上躺在床上,保全想起至亲兄弟林梁伟。最近一段时间光顾着调查老雕疏于联系,不知道他那边生活是不是还习惯和一群不靠谱室友的相处是否愉快。想到这里,保全决定明天有空的时候主动与林梁伟联系下。今天一天经历这么多也是累了,保全没想多久便沉沉的睡去了。

保全因为追查老雕的行踪而属于和林梁伟联系,林梁伟这边也是一大堆的问题急待着解决。刚被宿舍几人莫名其妙的推入一场比赛风波,这刚打完擂台想谈谈心聊聊天却又莫名其妙被选为社长。

清晨是一天活动的开始,在经历了一夜辗转之后。林梁伟终于还是带着惺忪的睡眼从床上爬了起来,他叫醒了同寝室三个很会找事的“孩子”。令林梁伟感到庆幸的是,至少洗漱和吃早饭时这三个“大孩子”不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

或许林梁伟的判断出了错,又或许麻烦的根源并不是他们三人。在四人踏进食堂的同时,有一个人正迎面走来。

于是奇妙的一幕就发生了,靠后的三人拼命的挺高了胸膛像三座大山一般要迎过去,而站在排头的林梁伟却想极力躲开。但无奈三座大山不可动摇,他们将仿佛是受了惊吓的兔子般的林梁伟推到了村花面前。

“哟,这么早吃早饭呐。”林梁伟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喂喂,是你们平时都太晚起来了。今天难得早起才会遇到我,我可是生活很有规律的人。”所谓不打不相识,经历昨天一场擂台大战大家互相之间都有了了解。虽然双方比试还没有结束,但能感觉到彼此的关系还是融洽了不少。

临走时村花还不忘激励一下野狼队。“虽然射击比赛你们赢的可能性基本没有,如果能和我打平我请你们吃饭哟!”说罢便潇洒的离开了。

“嘿,这丫头竟然敢挑衅!”小个子刘鑫跳出来抱不平了。

“人家确实有资本呐~射击比赛开的就是真实力,从平时成绩看咱们三个都没戏。”柯振华惯例性的跳出来泼冷水。

“那今天比试怎么办?”问这问题的竟然是林梁伟,因为他也没有任何头绪应对这个难题。

沉默,随着而来的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大家就在这样沉默的气息中吃完了早餐,餐后柯振华用一种另类的方式打破了沉默。

“我去买酸奶你们要吗?”

其余三人虽然眼神之中透出的是死寂,但还是勉强的用点头来告诉柯振华“我要”。

“我去上个厕所。”随着柯振华和刘鑫各自离开,只留下林梁伟和陆光荣二人还坐在那。

“对了,光荣。这两天你状态不错嘛,今天射击就看你的了。”开口的是林梁伟。

“我一直都这样,靠我没前途的。”

“别装了,你影藏实力无非就是想低调。昨天稍微一认真不就立马展现出来了嘛,射击我真没信心。今天下午胜败可就指望你了。”

“……”陆光荣没有回答,只是带着笑容若有所思的摸样想了想。

说起这陆光荣,林梁伟就一直觉得他是个很有本事的人。虽然平日里各种懒散不求上进,但是该听的课该干的活可是一点没少干。有的人上课看着样子很认真但实际上在发呆,而陆光荣这种看似在睡觉可是真的在思考。

有很多时候聪明人往往会显得蠢笨,他们知道怎么用最小的付出换取最大的回报。最小的付出是什么,不是把卷子写满每一道题都答对,也不是每科成绩都拿个第一。把能够达到及格线的题作对了,把能够完成目的的活干了这才是最小的努力换取最大的收货。而陆光荣就是这样的人。

一个人愿不愿意把一切展现出来,就看他对这件事有没有兴趣。林梁伟今天就把宝压在陆光荣身上,他认为陆光荣对这事有兴趣。所以当刘鑫和柯振华尝试各种玄学寄希望于林梁伟能超常发挥的时候,林梁伟则是去调动陆光荣希望他能认真对待。

不管最终的结果怎么样,大家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个小集体而努力着。

转眼便到了射击训练课,虽然没有胜利的信心但几人还是摩钱擦掌严正以待。课程教学部分结束进入自由训练阶段,因为射击课程使用考试模式评定所以柯振华特意找到教官讨论比赛的事。

每堂客每名学生训练用**实有数量限制的,而且开展个比赛也不影响教学反而能利用竞争调动学生积极性。很快教官便同意并主动充当起了裁判。

学校的射击课程所采用的是2005式9mm转轮**,摸样类似于短款小一号的美国西部片里大家熟知的左轮枪。对于一些特殊警种则会使用92式9mm**,那款枪形就更接近现代**且握柄处有本国特色五角星一枚。

因为是一个人对四个人,所以公平起见村花有三次射击机会最终成绩取最好的一次。涉及顺序按照村花、刘鑫、柯振华、村花、林梁伟、陆光荣、村花这样的顺序进行。

首先上场的村花,只见她从容的走上射击场不慌不忙的检查好**装弹。检查无误后左手持枪右手一拍转轮,转轮旋转之时做手一抖转轮分毫不差扣入枪身。整个动作潇洒帅气和电影中那些牛仔简直毫无区别,这一套下来引起了同学整整惊叹。

只见村花周手握枪右手辅助将枪举到与视线平齐,稍微瞄准了一下只听有节奏的三声枪响后裁判爆出了9、7、7的成绩。

这个成绩自然不是平时训练的最好成绩,但相比平均水准已经很不错了。

“小个子,今天看样子还有的一拼。加油!”既然柯振华说了还有的一拼,那一定要发挥出超平均的水准才行。

刘鑫打头阵,他走上前去拿起训练**按照平时训练的流程准备完毕。不一会只听啪啪两声后竟然传来了扳机空响的声音,这是大家都愣愣的望着刘鑫。

只见刘鑫将手里的训练枪摆弄了半天才挠着头回头说道。

“不好意思,枪里总共五发**。干脆直接就用了,少上一发**。”

靠,感情刘鑫这家伙紧张到这种程度,连**能够搞忘了!忽然一下子所有人对刘鑫都充满了失望,包括林梁伟在内的所有人都是。

预知射击比赛结果如何,还请等下午分解!

猜你喜欢

  1. 腹黑男主
  2.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